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岛帆子
千岛帆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922
  • 关注人气:1,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2010-12-09 20:05:06)
标签:

黔东南

千户苗寨

西江苗寨

敬酒歌

长桌宴

旅游散文

千帆摄影

旅游

分类: 行摄游记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

QIANDOMGNAN•XIJIANGJIUGECHANGZHUOYAN

 

 

引子

西江苗寨,是中国仅有也是世界无双的千户苗寨。两年前与挚友仙懵懵懂懂闯入后,心就一直被她所牵绊。两年间奉旨陪同北京、广州的记者采访过,陪同学好友观光过,而每次总是来去匆匆,并无细致品味,总有一种心领并无神会之感。尔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又与挚友仙、YG对西江作了一次深度探访,并在那里小住了几日。当我再靠近她、贴近她时,我不仅听到有她无尽的欢乐声还有她无奈的喘息声。很真切。那此起彼伏的交替着纠结着我的内心,时时颠覆着我对她的最初印象。

 

西江酒歌长桌宴

苗族长桌宴,起源庆祝丰收的一种仪式。丰收之后,各家各户把自家的条桌拿出来,拼接在宽阔的院坝里,拿出自家酿造的米酒和各种好吃的菜肴,围坐在一起,品尝新收的粮食,畅饮飘香的米酒。正是因了苗家儿女与生俱来“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会喝水就会喝酒”的豪放性格和民族气质,以至于无论在任何条件和环境下,只要围坐在苗家长长的或圆圆的桌边,你就会切实感受着他们的热情和能歌善舞的本领,以及他们饮酒的豪爽与海量。

 

相信去过西江的人都领略了苗家儿女好客的热情与真挚。相信去西江吃过长桌宴的朋友,都有一段被敬酒的难忘片段。席间,一般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当你有点飘飘然之后,你的身后会梦幻般翩跹出一队盛装的苗族姑娘,个个美若天仙,手捧盛满飘香米酒的牛角,唱着甜甜的敬酒歌,飘到你的跟前,不容你分说与反应,那凉滋滋的牛角就碰到了你的嘴边,那酒就顺着你的嘴,伴着那甜滋滋的歌儿和火辣辣的情流入你的体内。假如你在有意的推诿中,无意手触碰到了那牛角,对不起,这一牛角的酒就是对你的惩罚了。呵呵,假如再不从,那姑娘们就会揪耳捏鼻掰嘴巴往你肚子里灌……(呵呵~~这“手段”呀,一般都是针对好“战”的男子。姐妹们互敬时还是很优雅的。)

 

西江苗寨,保留着古老的苗家习俗,是纯苗族人的劳动生活聚集地,没有以汉族杂居,文化受汉族的影响较小,至今保存比较完整的苗族文化。绚丽夺目的苗族服饰,别致情调的栏门酒歌,饭桌上的敬酒歌逐渐的形成具有本民族特点的敬酒歌。西江苗寨的敬酒歌起源历史悠久,体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形成于本民族的风俗习惯和文化生活方式。随着历史的演变,在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中,苗寨人民的内心的情感也融入其中,明世间情,礼仪相待,敬酒歌已经发展成一种诚、礼、敬的待客文化体现。在苗族文化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千古以来日益发展代代相传。

 

在西江采风的日子里,我对那里的长桌宴与敬酒歌做了一些浅层次的探索,发现那旋律优美,简洁、生动、传神的敬酒歌,不仅仅是出自于苗家儿女对远到而至的客人的一种崇尚礼节,更是他们以歌传情,以情达意,抒发内心细腻感情的真实写照,是苗族灿烂辉煌的文化浓缩的精华,是苗族人民在劳动生活中创造的结晶。

 

众所周知,苗族分支众多,地域广阔。在重大节日里,他们都会邀请各地同族不同支的兄弟姐妹在一起欢庆祝贺。长桌宴上,他们相互敬酒唱歌,场面生动风趣,乐意无边。 第一轮敬酒,男女平等,人人要喝,淡淡香香,美不自言。有其一必有其二,苗家人有一不成文的规矩:人是两只脚走路,喝酒必须喝两杯。两巡之后,便开始歌酒大战。“阿表妹,来敬酒,阿表哥,来喝酒;你想喝,也得喝,不想喝,也得喝,想不想喝都得喝……啊咿!”“高山高岭嘞泉水清咯,甜酒好似我们的情,好比高山最高峰我喊(请)客人喝碗酒,啊咿!亲人呀,一碗酒象一碗情。”唱完一曲痛饮一杯。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歌声撩情情放飞。

 

歌声再次响起:“你想喝,也得喝,不想喝,也得喝,想不想喝都得喝……啊咿!”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帆子:黔东南——西江•酒歌•长桌宴【图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