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539
  • 关注人气:4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间福报发表:魏徵从容化险

(2020-11-25 11:07:57)
标签:

历史

人生

才智

解读

札记

分类: 史海漫游
文/王兆贵
  玄武门事变后,李世民召魏徵来,责问他:你为何离间我们兄弟?众人吓坏了,心都吊到了嗓子眼。魏徵举止从容,回答说,先太子(李建成)早听我的话,必无今日之祸。李世民素重魏徵之才,遂改变了态度,以礼相待,任命他为詹事主簿。
  上边的这段历史镜头,空气十分紧张,但却没有交代李世民为何会有此一问。对此,史书的记载并不完全相同。《贞观政要》上说:“见太宗与隐太子阴相倾夺,每劝建成早为之谋”;《旧唐书》写道:“徵见太宗勋业日隆,每劝建成早为之所”;《新唐书》改为:“徵见秦王功高,阴劝太子早为计”;《资治通鉴》则直书:“洗马魏徵常劝太子建成早除秦王”。
  “早为之谋”“早为之所”“早为计”,粗看大致相同,细看同中有异,不同之处就在于修史人的笔触。个中味道,也许只有史家的嗅觉才能闻得出来。无论怎么说,玄武门之变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李世民毕竟是“成功人士”,写进信史中,尤须斟酌一番,当在情理之中。司马光措辞干脆,其实是在为李世民不计前嫌、化敌为友的用人之道作铺垫。
  敢用敌对阵营过来的文官武将,这在历代王朝中不乏范例,唐太宗做得更好些,也不足为奇。值得回看的是他们二人“过招”的场景,特别是魏徵的应对。从史书记载来看,李世民召魏徵来是问罪的,却不直奔主题,而是从伦理关系上打入楔子。这样的质询,应该说是高明的。魏徵呢,并没理会这个话茬,舌尖一甩,把李世民楔子给弹了回去:怪就怪先太子未能早听我的话,否则就不会发生今日之祸了。
  玄武门之变前的过节和隐情,二人心知肚明,在场的众人也都不是傻子,看破又何必说破呢?在这一场景中,魏徵的冷静、李世民的豁达,生动传神,跃然纸上。
  两大阵营的生死对决见分晓后,双方幕僚通常会以各为其主申辩。魏徵将类似的托词省了,将话题引向当初辅佐太子的策略。惨案已然发生了,当初的策略是让李家兄弟各得其所、相安无事,还是将李世民置于死地,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李世民明白,我当初的主意是好的,错就错在李建成没把我的话当回事,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李建成若能采纳我的话,就不会是今天这个结局了,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李世民自然明白魏徵的机心,于是便“改容礼之,引为詹事主簿”。这样的场景,大约就是历史细节微妙之处吧?
  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正是由于魏徵反客为主的从容应对,才躲过了这场躲不过去的危机,化险为夷。否则,魏徵的脑袋能否保得住,就很难说了。(作者 王兆贵)

人间福报发表:魏徵从容化险
  附注:本文发表在《人间福报》2020年11月25日纵横古今,编辑不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