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醒狮国学:家天下的肇始与终结

(2018-12-01 15:36:01)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家天下

李唐

分类: 史海漫游
家天下的肇始与终结
王兆贵

  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少有才名,七岁能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首诗穿越一千三百多年后,依旧妇孺能诵,家喻户晓。他所撰写的《讨武曌檄》,先声夺人,发聋振聩。被传檄对象武则天,初观此文还嬉笑自若,当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后,竟被吓到了,忙问谁写的?当她听说是骆宾王时,不由叹曰:“宰相安得失此人!” 
  《讨武曌檄》为后世所改易,原题《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虽仅只五百余字,但却“事昭而理辩,气盛而辞断”,特别是尾句“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更是铿锵有力,气势逼人。
  天下是谁家的?于今说来不是问题,但在古代却是个天大的问题。骆宾王所以有此一问,因为唐朝的江山是李家打下来的,故天下姓李,武则天做了皇帝,这天下就不再姓李而姓武,李唐变成了武周。骆宾王这一感召力极强的质问,就是以檄文的方式,代李敬业向武则天宣战。
  “家天下”之说由来已久,据考源自夏朝。伴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出现,原始氏族社会开始解体。华夏部落联盟最后的首领禹,传位于儿子启,就此改变了原始部落的禅让制,开启了世袭制之先河。此后,皇家就与天下划上了等号,一划四千余年之久,直到宣统退位。“家天下”这一形象说法,其内涵是指帝王据天下为己有,视国家为私产,世代因袭,一脉相传。当“家天下”的王位继承制被历代王朝视为天经地义,围绕“家天下”上演的宫廷闹剧也就“你方唱罢我登场”。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有人戏说,中国古代史其实就是历代皇帝的“家史”。
  据《旧唐书》记载,永徽六年,唐高宗打算废黜王皇后,册昭仪武则天为皇后,却遭到了顾命大臣的坚决反对。褚遂良劝阻未果,就把上朝的笏板放到殿前的台阶上,叩头至流血说:“还陛下此笏。”表示宁肯弃官,也不肯妥协。真正是:顾命大臣不顾命,洒血也要尽耿忠。高宗大怒,令人将褚遂良强行拖了出去。第二天,高宗去找李勣商量此事,并诚恳地道出了自己的苦衷,李勣回答说:“此乃陛下家事,不合问外人。”
  将皇后或太子的废立说成皇帝家事,史书中多有提及。李勣是否滥其觞者,姑且不论,这样的回答,聪明透顶而又圆滑之至,因此被后世学者讥讽为史上回答微妙问题的经典样本。皇上问你,是倚重也是尊重。你若表示支持,势必会招致反对派的诘难;你若直言反对,褚遂良的昨日就是你的今天。但这又是必答题,皇上问你话呢,岂能装聋作哑?球已到了你的脚下,再踢给对方也许是最佳选择。看似轻轻一拨,分量却也不轻,听来置身度外,实乃一举两得。对李勣来说是破局,对李治来说是默许。这样一来,既改变了大唐政治走向,也将褚遂良等人推入了悲凉苦海,同时也为后来的李唐家事埋下了祸根。虽然谈不上“细思极恐”,却也“步步惊心”。他的这一回答,促使唐高宗心安理得地立武昭仪为皇后,把褚遂良贬到两千里外的潭州(今长沙)。武则天登基后,更是把褚遂良往死里整,去世两年后仍不放过,褫夺了他的官爵,并将其子孙后代也流放到他死去的地方。武则天临终前,情知对褚家报复过甚,颁诏书遗嘱:“其王、萧二族及褚遂良、韩瑗等子孙亲属当时缘累者,咸令复业。”自此,这桩冤案才得以平反,相距褚遂良去世已经46年。武则天政绩昭然,是非毁誉自有公论,这里谈的只是李勣应答的历史后果。
  按照“家天下”逻辑,将皇后或太子的废立说成是皇帝家事顺理成章,那么,陛下家事就不合问外人了吗?究其实远不是这么回事。我们知道,做皇后的必须母仪天下,方能总领六宫;做太子的必须垂范天下,方能继承大统。皇家人事更迭,形式上是后妃嫡庶的甄选,实际上关乎国运的兴衰,天下的治乱,选择不慎,后患无穷。否则,皇上怎么会降尊纡贵找大臣商量?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朝廷重臣卷入其中呢?在太子废立这件事上,几乎没有哪个朝代能够幸免于内讧的。争夺储位的皇子,个个像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卷入其中的朝廷重臣,或者是为天下太平计,拥立堪当大任的皇位继承人,或者是为家族兴衰计,推举自身利益的代理人。动机虽然各有不同,但风险系数极高,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博弈。成功了,一荣俱荣,鸡犬升天;失败了,一损俱损,满门抄斩。
  历史上一幕幕宫斗剧告诉我们,帝王家事,小事不小,轻则同室操戈,大内喋血,重则天下遭殃,生灵涂炭。从这个意义上说,皇家与天下是一体的,皇家不宁,天下难安。但是,皇家与天下这一等式并非任何情况下都成立。君不闻:得人心者的天下,失去人心则江山易主;君不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有多少王冠应声落地。清王朝的没落,昭示着家天下的衰败;辛亥革命的爆发,敲响了家天下的丧钟。但因问鼎王者重器的军阀竞相角逐,沉湎帝王旧梦的余孽恋念龙椅,新秩序的确立步履维艰,即便是革命成功后的某些邦国,仍给王室留有供奉的殿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宣告了家天下历史的彻底终结,才真正做到了还天下人以天下。

醒狮国学:家天下的肇始与终结

醒狮国学:家天下的肇始与终结
  附注:本文发表在《醒狮国学》2018年第9期,责任编辑林青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