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4,465
  • 关注人气:5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习时报:伊尹放太甲的道义取向

(2017-07-14 10:08:51)
标签:

流放

贬谪文化

伊尹

太甲

替天行道

分类: 史海漫游

  在我国古代,朝廷命官得罪了皇上,或者触犯了刑律,只要不是死罪,通常要在贬职的同时流放到边远地区。放逐这一处罚亘古就有,并且延续了几千年,形成了独特的贬谪文化以及研究这一现象的诸多专著。天子放逐臣子,说起来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在遥远的商代,还曾发生过一起大臣放逐君王的事件,并且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这就在历史长河的波峰浪谷之上,凝成了一团说来话长的千古迷雾。
  大约是公元前1541年,成汤(即商汤)的嫡长孙太甲,在太宰伊尹的拥立下,成为商朝的第四位君王。据史籍记载,太甲继位的头两年,作为还说得过去,接下来就忘乎所以,独断专行,一味地享乐不说,还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以致纲纪废弛,朝政昏乱,百姓困苦。伊尹反复规劝未果,只好把他放逐到桐宫闭门思过,自行摄政代理国务。这件事的源头颇为古老,早在《史记》之前的《尚书》、《左传》、《孟子》等典籍中就有同类记载,史称“伊尹放太甲”。
  桐宫建在距商都数十里外的成汤居丧守灵之所,庄严肃穆,寻常人禁入。在这样的氛围里,太甲面对是祖父的陵寝,想到的是祖父的功业,领教的是伊尹的训导。太甲即位之初,为了帮他修习强化立身之德,熟悉掌握为政之道,伊尹作《伊训》《肆命》《徂后》,谏训太甲,述说成汤帝建功立国之大德,以及如何继承成汤法度等问题,教导他哪些事可为,哪些事不可为。太甲通过深切反省,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过失所在,从而痛改前非,回头向善,三年后被伊尹迎回国都当政。太甲归位后,勤修德政,四方诸侯尽皆臣服,天下百姓得以安宁。伊尹甚为嘉许,遂作《太甲训》三篇,称誉他为“太宗”。
  作为一名臣子,伊尹哪来这么大的胆量和能量,敢将主子放逐出宫呢?
  伊尹,名挚,小名阿衡,出生于有莘部落一个叫空桑的地方,因其母居于伊水之上而怀孕,便以伊为氏。伊挚聪明颖慧,好学上进,善烹饪,精医术,通占卜,并曾以“负鼎俎调五味”诠释治国之道,老子那句 “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名言,据说正是由此而来。许多年后,伊挚以有莘氏陪嫁奴仆的身份,来到部落首领子履(建商后庙号成汤)家里,做专职厨师兼老师。其时,夏桀奢侈无度,荒淫残暴。伊挚一有机会,便向子履分析天下形势,讲述救时匡弊之道。子履颇为赏识,于是就解除其奴隶身份,用为辅佐家臣,谋划讨伐夏桀大计。子履伐夏的历程相当艰难曲折,先后持续了二十一年之久。眼见得夏桀暴政所引发的不满愈益加剧,方国联盟愈益松散。伊挚曾往返桀汤之间,洞晓夏桀之弊,认为火候到了,子履便在景亳召集诸侯举行誓师大会,这就是史上著名的“汤誓”,自此拉开了大规模伐桀的序幕。子履与伊挚、仲虺戮力同心,率部在鸣条之野迎击夏军,殊死决战,终于打败了夏桀,建立了商朝,子履即位商王,封伊挚为令尹。尹乃官职之称,相当于右相。伊尹历事商汤、外丙、仲壬,居功至伟。到太甲继位时,已经是四朝元老。在其任职期间,商朝经济繁荣,政治清明,社会稳定。沃丁八年,伊尹逝世,享年百岁。沃丁以天子之礼将其安葬于南亳,以表彰他对商朝做出的杰出贡献。
  综上所述,“伊尹放太甲”这件事,之所以顺理成章,功德圆满,得益于伊尹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威望。可以说,那时的伊尹,集师权、神权、政权于一身,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鲜有不服者。商家王朝奉伊尹为“元圣”,论语云“大贤唯有伊尹”,周礼则认为“伊尹格于皇天”。这就等于说,“伊尹放太甲”乃是出以公心的替天行道之举,为的是商王朝长治久安,仁至义尽,其诚可嘉,善莫大焉,功在千秋。这件事,从《尚书》、《左传》、《孟子》到《史记》等古籍,表述大同小异,简约中彰显了伊尹的高风亮节,但在西晋出土的一批竹简古书里,对这件事的记载却发生了惊天逆转,爆出来的是伊尹因篡位自立而被杀,伊尹的形象也就此变得不那么光彩起来。
  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在汲郡一座战国诸侯王古墓中,发现并出土了一批竹简,史称《汲冢竹书》或《竹书纪年》。这部编年体简书,先以三代帝王纪年,记录夏、商、西周之事;再以晋国纪年,记录春秋之事;后以魏国纪年,记录战国之事;至魏襄王二十年为止,上下一千八百四十七年,共八十九位帝王。该书与传统的正史不同,记载多有歧异之处。其中五帝纪关于舜的记载,就跟正史所载的有德之君形象相反:舜称帝并非来自尧之禅让,而是因尧帝德衰,舜把他囚禁起来取而代之。在殷纪中,则彻底颠覆了伊尹的贤者形象。写他放逐太甲后自立为王,被逃出来的太甲所诛杀。但从各地对已出土的甲骨文所做的破译来看,伊尹在整个商代都是师权的象征,地位尊崇无比,不仅有伊尹迎回太甲归位的记载,而且有其后人位重权高的表述。两相对照,究竟哪一种说法可信呢?
  《竹书纪年》原简早在汉代就已散佚,西晋出土后失而复得,但在修复整理过程中又频遭波折,初释本、考正本在经历了安史之乱、五代十国的动荡后渐渐亡佚无存,北宋官修的《崇文总目》中竟无《竹书纪年》目录。明代刊行的《今本竹书纪年》被判定是伪作后,清代又有《古本竹书纪年》问世,一时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进一步加大了还原历史真相的难度。因此,在没有新的发现来佐证《竹书纪年》之前,只能搁置争议,存疑待考。
  有学者认为,《竹书纪年》到宋代荡然无存,与其说是亡佚不考,毋宁说是弃置不录,这与儒学的正统性与排他性关系极大。可以想象,《竹书纪年》出土后,给史学界带来的震动非同小可,对儒家史学体系带来的冲击更大,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异端邪说。正如清代朱右曾所云:“学者锢于所习,以与《太史公书》及汉世经师传说乖牾,遂不复研寻,徒资异论。越六百余岁而是书复亡。”
  客观地说,《竹书纪年》具有较高的史料索引价值,它的一再亡佚,既与历经战乱有关,也与该书某些记载或是有违伦常或是不足采信有关。因不合正统有违伦常,有些历史片段被弃置被省略,这在后来的史书中并不鲜见。就像现今的电影毛片,有些情节(镜头)被删减,或作模糊处理,是一个道理。就个人见解而言,是不是可以说,所有重构的历史记述,或多或少都是修史人在总体观照基础上,对原始记录所作出的某些主观考虑和剪裁。
  《竹书纪年》与传统信史对“伊尹放太甲”的记载,尽管在情节和结局上有所不同,但基本史实却是公认的,引起后世争议的只是道义取向问题。若按儒家伦理裁判,臣子放逐天子,乃大逆不道之举,何以赞扬伊尹是大贤呢?司马迁也曾受过不公之辱,不大可能为尊者讳而掩饰太甲和伊尹。伊尹果真是个乱臣贼子,太甲死后继位的沃丁王,还会以天子之礼安葬他吗?据已经出土的甲骨卜辞显示,商朝直至末年,仍在坚持祭祀伊尹,这又怎么解释呢?
  公孙丑曾就这件事求教于老师孟子:伊尹说他不亲近那些不通情达理的人,放太甲于桐,百姓很高兴;太甲变好了,又让他重返君位,百姓也很高兴。那么,贤者之为人臣,他辅佐的君主不贤,就可以放逐他吗?公孙丑这一问,触及的其实是君臣伦理问题。这样的案例,如果发生在封建时代,无疑会被认定为大逆不道。而在先秦时期,虽然也有争议,但在法统和道统上却有商量的余地。春秋名相管仲与晏婴,就曾以“社稷之臣”定位自己的身份。认为社稷之臣当忠于国,而不必像家臣那样效命于主子。社稷的利益高于君王,臣子可以与社稷共存亡,而不必与君王共危难。孟子深以为然,所以他对公孙丑说:“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就是说,放逐太甲这样的事,若有伊尹那样胸怀,就是正当的;否则就是篡位。
  到了宋代,苏轼曾撰写《伊尹论》发表自己的政见说,太甲被废黜,天下未尝有此先例,伊尹这样做了,天下不感到吃惊;以臣子的身份放逐国君,天下不以为僭越;放逐后又重新扶立,太甲不认为伊尹专权。为什么呢?因为伊尹平素不屑一顾的东西,足以取信于天下。伊尹视天下渺然若无而不足以动其心,怎么会忍心用废黜放逐他的国君来求得好处呢?后世的君子循规蹈矩,习以为常,惴惴不安地害怕不能被天下宽宥,一发生有悖常规的非常之举,就群起责备他,却不知道探求他平素德行,这也太过分了。由此可见,伊尹放逐太甲,是出以公心为天下计,即便《竹书纪年》记载可信,也无损于伊尹铁肩担道义的“元圣”形象。(作者 王兆贵)

学习时报:伊尹放太甲的道义取向
  附注:本文发表在《学习时报》2017年7月14日中外历史版,责任编辑曹颖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