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870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2016-12-12 11:46:10)
标签:

贞观盛世

卖马粪

刘仁轨

镜殿

卖炭翁

分类: 史海漫游
作者:王兆贵

  当我发现一篇题为《卖马粪卖出的贞观盛世》的文章,以探微、揭秘、钩沉之名,赫然见诸于中国历史故事网、中国文化传媒网、中国作家网、美国中文网、人教学习网等知名网站后,实在是惊诧莫名。因为信史中根本没有这回事,即使唐高宗永隆年间有此轶闻,也只是个提案,并没有付诸行动,与李世民没有半点关系,贞观盛世怎么可能是靠卖马粪卖出来的呢?
  据《资治通鉴》记载,掌管百工事务的少府监裴匪舒,善于经营牟利。唐高宗永隆二年(公元681年),裴匪舒上奏说,若将宫苑中的马粪卖掉,每年可得钱二十万缗。皇上问刘仁轨可否,刘仁轨回道,获利倒也丰厚,但恐后代提起你唐家卖马粪来,于名声上不大好听。皇上听刘仁轨这么一说,这件事就此叫停。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你看,明明是发生在李治身上的事,却搬到他爹李世民的头上,明明是被否决的奏议,却说成是既成的事实,岂非滑天下之大稽?经查阅得知,这篇文章出自一位故事高手,最初以《李世民卖马粪》为题发表在《古今故事报》上,不料却被人抄来转去,至今热度不减。当他发觉多家报刊和门户网站,将这个编出来的故事当成史实竞相转载,并被新浪网首页推荐后,对这种盲目的抄袭行为气愤不已,就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份声明,说李世民从来没卖过马粪,他编这个故事纯属戏说,意在阐述经济现象。
  尽管卖马粪这件事与唐太宗无涉,但在高宗时期确实发生过,而且被载入史册。那么,修史严谨的司马光为何要从《朝野佥载》中选取这段轶事写入《资治通鉴》呢?《朝野佥载》是唐人张鷟撰写的关于隋唐两代轶闻的笔记文,因属时人记时事,所载内容多为第一手资料,因此颇有参考价值,为《资治通鉴》、《太平御览》等史书、类书以及后世治唐史者广为引用。应该说,这段轶事是可信的。再者,从三位当事人的身份与举止来看,卖马粪之说恐怕另有隐情。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在唐代官制中,少府监列“九寺、五监”之一,秩级从三品。裴匪舒新官上任,急于建树政绩。在卖马粪的提案被否决之后,司马光又接连记述了他建造镜殿的事。所谓镜殿,就是四壁镶嵌镜子的宫殿。裴匪舒建造的镜殿落成后,唐高宗与刘仁轨一起去参观。刘仁轨见状一惊,遂快步退了出来。皇上问他缘何慌张,回答说,天上没有两个太阳,地上没有两个君王。刚才我见宫殿四壁有数位天子形象,还有比这更不吉利的事吗?皇上闻言,就下令将镜子剔去。
   司马光将这两件事摆在一起,应该说是有用心的。据我分析,至少能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裴匪舒这个少府监净出馊主意,二是刘仁轨这个宰相善于讽谏,三是李治这个皇上信任刘仁轨并从善如流。剔除宫殿装潢的镜子,说起来关乎吉凶,其实也是制止奢靡之风。那么,刘仁轨谏阻卖马粪赚钱,仅仅是为了维护皇家的声誉吗?为了充实内帑,废物利用,将马粪卖掉又有何不可呢?要弄清这个问题,必须先来算算经济账。
  我们知道,在纸币尚未问世前,中国古代的货币,除了黄金白银外,铜钱流通时间最长,也最为广泛。戏曲片《十五贯》的剧情,就是围绕十五贯铜钱的误会展开的。十五贯也叫十五吊,书面称作十五缗。作为借代,缗的字面意思是绳索。一枚铜钱为一文,一千枚铜钱串起来就是一缗。唐代的币制,大致也是这样。那么,上文提到的二十万缗钱是个什么概念呢?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古今货币的价值,是以购买力进行比较的,参照系通常是以谷物为中介。盛唐时期物价相对低廉,若按照正常年景的中等米均价为参照进行换算,唐代一缗钱的购买力,相当于今天人民币五千元左右,二十万缗钱就是一亿元人民币。应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弄清了币制与币值,我们再来查考唐高宗御马的存栏数以及排泄马粪的数量,从而搞清怎样才能赚到二十万缗钱。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隋唐养马业兴盛是实,但那是战争年代延续下来的宏观状况。战争年代,要抵抗外侮、稳定边陲、拓展疆土,没有足够数量的马匹难以制胜。和平时期养马,除了军备需要外,主要用于交通运输、情报传递,也包括出行、游猎以及娱乐表演等方面的需要。具体到皇家马厩里,各个时期马匹的数量尽管不同,但在总量上是有限度的。对于国民来说,牛羊多了是财富,养马过多,拥有量超过了正常需要,就会加重百姓负担。据《新唐书·张文瓘传》记载:“时高宗造蓬莱、上阳、合璧等宫,复征讨四夷,京师养厩马万匹,帑廥寖虚。文瓘谏曰:‘王者养民,逸则富以康,劳则怨以叛。秦、汉广事四夷,造宫室,至二世土崩,武帝末年户口减半。夫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人罔常怀,怀于有仁。臣愿抚之,无使劳而生怨。隋监未远,不可不察。’帝善其言,赐缯锦百段,为减厩马数千。”永隆二年,唐高宗还曾颁布诏令,“今年朝中官员及外州有进献鹰鹘及狗马者一律定罪”。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众所周知,除典章制度、百工技艺、度量衡器、算经缀术、山川地理、耕牧稼穑、天候物象等专门知识外,我国古籍对物事的表达往往以概数示人。“数千”之说就是一个模糊的表述。相对于一万而言,数千当不止一千、两千,至少应在两千以上。照此估计,唐高宗时期京师厩马的总数不会超过八千。有人做过统计,一匹马每天排泄粪便约为十公斤,一年下来三千六百五十公斤,按唐制约合六十二石,八千匹马排泄粪便约为四十九万六千石。马粪可肥田、生火,总不会比谷物还贵吧?正常年景,公平市价,一石米多则能卖百文钱。一石马粪就算能值百文钱,整个京师的马粪也只能能卖四万九千六百缗。那么,裴匪舒凭什么说能赚二十万缗呢?这就涉及到经济史学中的一个概念:“宫市”。
  据韩愈在《顺宗实录》中记载,过去,皇宫所需物品由官吏主使,随行就市,公平交易。到了唐贞元末期,改由宦官掌管,通常分派数百人到长安东西两市及其它闹市区,低价索购高价货,还勒索进奉“门户钱”、“脚价钱”。名为“宫市”,实为白拿,坊间称这些人为“白望”。他们自称宫中采买,却无文书证明,人们搞不清真假,也不敢问来头、谈价钱,只好敛手付货,自认倒霉,甚至还有运货而来空手而归的人。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最能说明“宫市”问题的,是白居易所创作的新乐府诗之一《卖炭翁》。这首诗从描述卖炭翁谋生之苦入手,通过以个别表现一般的艺术手法,深刻揭露了“宫市”的黑暗。那位卖碳的老汉,为解衣食之忧,起早贪黑,赶着牛车,碾着冰辙,忍饥挨饿,直到中午时分,好容易才赶到集市南门,原指望能卖个好价钱,不曾想却被皇宫来的人用半匹红绡一丈绫充抵炭钱,硬是将千余斤的一车炭强买了去,嘴里还说这是奉旨公干。
  《卖炭翁》是文学作品,但反映的却是耳闻目睹的社会现实。白居易在这首诗的开篇,就以题注的方式长叹:“苦宫市也。”可见那时的“宫市”无异是猛于虎的苛政。什么叫“宫市”,说白了就是皇宫中人到市场上强取豪夺,并将内帑支取的银两装进自己腰包。皇宫来的“黄衣使者白衫儿”,既然能用低价强买木炭,自然也会用高价强卖马粪。由此说来,刘仁轨谏阻御苑卖马粪,就不只是顾及皇家脸面问题,而是预见到卖马粪这件事背后有猫腻,担心那些宫廷赃官借卖马粪勒索百姓。唐高宗闻言而止,是否料到了这一层不得而知,估计也应有所察觉。

学习时报发表:唐朝宰相刘仁轨的讽谏艺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