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8,399
  • 关注人气:5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香港文汇报发表:南宋军中“第一虎”

(2015-10-20 14:37:05)
标签:

文化

分类: 史海漫游
文/王兆贵
 
  南宋绍兴年间,临安府西湖东岸曾建有一座豪华盖世的酒肆,唤作“太平楼”。楼主不是一般商贾,而是南宋中兴四将之首的张俊。这位原曾抗金有功的主将,后来转为主和偏安,并请求辞去兵权,专一聚敛财富,由杀敌报国的三镇节度使,变为富可敌国的清河郡王。现今西湖的“清河坊”街区,即因当年的清河郡王府邸所在而得名。张俊的豪奢非同寻常,并创下了史上少有的显赫名头。这里只须略举一例,就足以令人乍舌。
  绍兴二十一年十月,宋高宗携大大小小一百多名官员和随从,驾幸清河郡王府第。张俊为接驾供奉,排筵席、列珍馐、献珠宝,费尽了心机。这次家设御筵,是按时辰、有节次、分等级进行的,先后进献上等酒食果子几百种,金器三千两、珠子六万九千多颗、玛瑙碗三十件、各种精细玉器四十多件、绫罗缎绵一千匹以及一大批名贵古玩、字画等,堪称史上第一豪宴。
  高宗进门落座之初,就分七轮上了七十二道盘子。歇息片刻再落座后,又分六轮上了六十六道盘子。接下来正餐开始,前后下酒十五盏次,每一盏次上菜两道。其间,还有插食七品、劝酒果子十番、厨师劝酒菜十味。另外,还备有“细垒”四桌和“次细垒”两桌以及“晚食”五十份,以备不时之需。节次食单上的果蔬、蜜饯、菜肴、羹汤、粥饭、饼食等,名堂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有些花式闻所未闻。
  其实,上述只是张俊“最多赀”的一个华彩片段。在历史典籍中,关于他爱财、贪财、敛财的掌故还有许多。
  《夷坚志》记载,张家白银无数,又担心贼惦记,于是就将每千两银子熔铸为一只大球,视之为“没奈何”。意思是谁也奈何它不得,纵有小偷光顾也搬不走。
  《坚瓠集》记载:南渡诸将俱封王,尊荣安富,而张循王尤善治生,其罢兵而归,岁收租米六十万斛。绍兴间内宴,有优人作善天文者云:“世间贵人必应星象,我悉能窥之。当用浑天仪设玉衡对其人窥之,见星而不见人。玉衡不能猝办,用钱一文亦可。”令窥光尧,曰:“帝星也。”秦师垣,曰:“相星也。”韩蕲王,曰:“将星也。”张循王,曰:“不见其星。”众皆骇,复令窥之,曰:“不见星,只见张郡王在钱眼内坐。”殿上大笑。
  那么,张俊如此“多赀”的家底是怎么来的呢?
  说起来,这与宋朝立国之后的治军之策有很大关系。宋太祖为防重镇在握的将领拥兵自立,以加强中央集权,即位之初就采取了“杯酒释兵权”的绥靖策略,虽然避免了汉代诛杀功臣以防江山易主的恶例重演,但也为后来军队的腐败种下了祸根。
  当年,开国元勋石守信等,深知赵匡胤的心意,就上表自请免去兵权,专任天平军节度使。自此“专务聚敛,积财钜万”,乐享荣华富贵。朝廷的绿灯一开,其他如张永德、赵延溥、祁廷训等也都加入到“回易”(即商贸)队伍中来,以至于走私贩卖、与民争利的官商盛行。有人从《清明上河图》中发现,城墙下的军营遍布商铺,城上传递火情和军情的“望火楼”竟然无人值守。
  赵宋皇帝为了转移军队将领对权力的觊觎,默许他们经商图利、沉醉太平,客观上缓解了君臣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军费之不足。但是,军营官府经商之风一旦蔓延开来,中饱私囊的贪腐之风也相跟着泛滥起来,必然会带来军纪败坏、军备废弛等一系列问题,削弱了凝聚力和战斗力,以致在对敌斗争中反应失措,屡遭边寇侵凌,终被金兵所灭。
  半壁江山沦陷后,康王赵构到应天府鸿庆宫祭祀祖庙后,即位为宋高宗,尔后一路逃亡江南,到得杭州后方立定行在,升为临安府,治所钱塘,是为南宋。张俊在北宋时曾屡立战功,后因平叛、勤王有功,得以加官进爵,成为高宗的宠将。绍兴十二年,张俊迎合朝廷对金议和的意向,自请解除兵权,授枢密使。张俊乐得清闲,自此更加专注于发财致富,变着法子逍遥自在,且能得以善终,死后被追封为循王。
  张俊敛财手段并不复杂,也毋须原始积累,不过是因循北宋老例而已。兼并土地也好,扩张房产也好,靠的都是权势。建宅造屋、回图贸易等所需劳务,也不必雇工付酬,调遣手下的“厢兵”即可。宋代组建有留守性质的“厢军”,名曰“常备军”,其实是中央机构和各州府的勤务兵,专一承担修建﹑运输﹑邮传等杂役。皇家的宫室、自家的宅邸以及经商敛财的瓦舍勾栏,包括上文提到的“太平楼”,都是役使“厢兵”建造的。张俊在“厢兵”中挑选了一批壮丁,全身刺满锦绣花纹,让他们短打出游,纵民围观,由此得了个“花腿军”的称号。士兵中流传的歌谣唱道:“张家寨里没来由,使他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见庄绰《鸡肋编》)
  利用手下的兵力资源为自己创造财富,张俊不仅玩得转,而且玩得精。据当朝罗大经所著《鹤林玉露》丙篇卷二记载,循王张俊之兄张保,曾抱怨循王不相援引,循王说,现将十万缗钱、五千兵卒交付与你,要使钱与人流转不息,你能办到吗?张保沉思良久说,不能。循王说,这就是我不敢轻易引荐哥哥的原因啊。循王春日游览后花园,见一老兵躺在太阳底下睡懒觉,就问他何以慵眠如是,他说无事可做,问他会做什么事,他说诸事都会一点,如回易之类的,也粗略通晓。循王说,我付你一万缗钱回易如何?老兵说,不够用。循王说,那就给你五万。老兵说,也不够用。循王说,你要多少?老兵说,不能给百万,也得给五十万方可。循王欣赏他的勇气,即给了他五十万任其支配。这位老兵张罗准备了一通,就扬帆出海而去。一年后满载而归,从海外诸国购得大量珍奇珠宝和骏马,获利几十倍。
  在宋代,“以商养军”是合法的,其初衷无可厚非,也确实能缓解军费不足之困。问题是这一特许政策弊多于利,其腐蚀性之大,无异于自毁长城,因此为历来执政者所戒惧,所禁忌。

香港文汇报发表:南宋军中“第一虎”
  附注:本文发表在香港《文汇报》20151017文汇园副刊,责任编辑张岳悦。中新社《外报动态》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