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悦使者--陈宏宾
心悦使者--陈宏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800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诗】雪,坚硬了谁的思想

(2015-12-27 18:50:36)
标签:

陈宏宾

雪坚硬了谁的思想

温润

寒冷里打捞起一首散文

分类: 散文诗

雪花在北风的调教下,越发任性,见谁抽打谁。

一片片雪花,沿着长辈去年走过的路,一个劲往村口胡同里钻去。

泥土冻得不敢说话。

风,使劲敲打一堵发黄的土墙。故事被冻结在尘土的目光里,还有一群闲聊的身影。

坚硬,土气,夹杂着烟味。

流水,恨透了突如其来的寒冷,谁让你凝固我冲动的思想?

被冻结的还有绿叶,蓝天,父亲的烟斗。

鸟巢结冰,

桂枝僵硬,再也无法散发芳香。

抛起的毽子停留在空中,连同孩子的目光都笔直地挂在屋檐下,晶莹。

一根根坚硬的思想还彰显稚嫩,一眼就能看穿他们全部的想法。

我的目光随着孩子的欢笑徘徊在厚厚的积雪上,

一个问号,在寒冷里打捞起一首散文诗。

飞雪感叹!

前世,都是为洁白而孕育的准备,一出生,就带来一种力量,坚硬。

娘使劲拍打着冻僵的柴草。炊烟急不可待,烟囱静立。

一只麻雀无语,目光呆滞地望着眼前洁白的大幕。

路,哪里去啦?

弯曲的思想躺在厚厚的积雪下面,发呆。此时的我,还躺在被窝里。

寒冷把父亲的咳嗽挂在村头,惊醒那只黄狗。

一树一犬,谁也读不懂谁的心思!

村子中央的那口古井,思维清醒,把温润的问候放在哈气里,一个劲往外冒。

我好想写一首诗,无奈,担水的人是父亲,踩在僵硬的乡村小路上,

疼,还是不疼,只有积雪知道。

冷吗?我伸出头问娘。娘忙得头上直冒汗。

我知道,寒冷永远无法靠近娘身边;娘知道,飞雪过后,就会迎来春。

我在被窝里听见骨骼生长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