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悦使者--陈宏宾
心悦使者--陈宏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280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配乐散文诗】母亲,一幅永不褪色的画\ 朗诵:彩衣

(2014-04-15 20:54:35)
标签:

散文诗

陈宏宾

使者

朗诵:彩衣

一幅永不褪色的画

分类: 乡土散文

http://video.tudou.com/v/XMjI4MzU5NTk2NA==.html

 

母亲,一幅永不褪色的画


作者:陈宏宾(网名:心悦使者)

朗诵:彩衣

(一)
    一根扁担压弯了月亮的脊梁,一弯明月照亮了乡村的夜空。

    一个人,两只水桶,盛满岁月的沧桑。

    父亲喝着前面那只桶里的水,我喝着后面那只桶里的水,担水的人是母亲。月光下有她纤细的身影,小路上洒下母亲的记忆。父亲走出了小村,是月亮为他卷起行李;我沿着母亲的脊梁,行走在乡村平坦的小路上,走向远方。

    扁担弯成一张弓,一弯月落在母亲肩头。母亲一头挑着故乡的昨天,一头挑着希望的明天。夜色里一行脚印留在乡村厚重的胸膛上。

    一滴水从母亲桶里蹦出,滋润了我梦中的那棵种子。

    发芽、生长,母亲绿在我心中。
(二)
    一大捆玉米杆压在母亲肩上,我听到了秋天喘气的声音。

    一个人,一片地,描绘出一幅秋收图。

    母亲蘸着流淌的汗水,在这幅画上认真地构思着,清香的风送来金黄的颜色,我仿佛闻到了秋天的气息,飘来的更多是乳香的滋味。

    一付单薄的肩膀,挑起全家的重负,厚重的泥土压弯了母亲的腰,母亲用汗水为我铺就一条通向外边的路,这条路其实就是母亲的身躯。路的起头在故乡,我看不到路的尽头,路边一双渴望的眼睛盯着我,我把母亲装在心里头。

    一茬一茬的庄稼,从绿到黄,犹如母亲的头发,割了多少次,只有镰刀才能数得过来。

    秋风中,一大捆玉米杆艰难地行走在乡村土路上。

(三)

    围着石磨转的不是驴,是母亲。

    母亲把自己当成驴一样使唤,推着沉甸甸的石磨,磨出日出日落,磨过艰辛岁月。

    一粒粒粮食从磨眼里灌下去,磨口流淌出白色的面粉,那是母亲粉碎的心。

    磨道虽短,母亲却用她细碎的脚步丈量出了漫长的春夏秋冬,在磨道里留下了五彩缤纷的日月星辰。

    我无论怎么用力,也推不起石磨转动,石磨就是母亲伟岸纤细的身躯,那黄色的玉米粒是母亲粗重的骨骼,养育我一天天茁壮成长,生命的轮回,从磨眼里袅袅飘出。

    我踩着磨道里母亲的脚印,行走在童年朦胧的岁月里。

    一盘磨,两个字,母爱。

    一段岁月,一种牵挂。

    一幅永不褪色的画,慈母情深。
(四)
    村口那个人,用目光牵着我的手回家,无论白天黑夜,我都不会迷路。

    这个身影从小就刻在我梦里,我读懂了母亲,还有她牵挂的那颗心。

    儿行千里母担忧。

    看着母亲等待的背影,突然想哭。母亲的乳汁成了我的眼泪,滴落在她的怀抱里。

    沿着母亲的目光,我踏上回家的路。不再遥远,不再陌生,故乡在心头,更有母亲亲手蒸的馒头,温暖了我那颗远离的心。

    不再漂泊、不再颤抖。

    轻轻地一句问候,我抚摸着那双粗糙的手,回归的情怀涌上心头。

    一根白发让我想起童年。

    母亲成了那弯月亮,柔柔的夜色里,担着水桶,行走在记忆中,身边多了一个影子,牵着母亲的手。

    回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