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柴自生
柴自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乌鸦太太不唱了

(2007-01-21 11:51:09)
分类: 散文

翌日下午六点,约好的聚会成员先后到了,唯有乌鸦太太姗姗来迟约半小时,狐狸和鸡婆站在火锅城门口迎宾位置,直至乌鸦太太的到来,鸡婆笑的嘴上开了花,狐狸乐地口水垂着涎。二位左右搀扶着乌鸦太太像新娘似地进入二楼雅间。已到位的见乌鸦太太到来,鼓掌欢迎。金丝猴起立鞠躬致敬。大家按宾、主礼仪次序落座,乌鸦太太坐在狐狸的右手席位,鸡婆坐在左手席位,其次金丝猴挨着鸡婆,黄鼠狼挨着金丝猴,羯猪在乌鸦太太的右席。这时东道主狐狸开始发话:“承蒙诸位对我老狐的抬举,尤其是乌鸦太太的大驾光临,更使满室生辉。我们今天纯属友情联谊,心声交流。所以咱们无所顾虑,敞开心肺,吃好,玩好。为感谢诸位,我先喝三杯为敬”。狐狸干了三杯后,举起第四杯要与乌鸦太太碰杯,乌鸦太太忙说她不会喝酒,鸡婆马上站起和狐狸咣当一碰说:“我代鸦妹干杯!”猛饮下肚。杯口上还发出嗖地一声。乌鸦太太莞尔一笑说:“谢谢姐姐!”狐狸见状,当即叫服务生给乌鸦太太上雀巢咖啡,多加些冰糖块。酒过三循,菜过五味,狐狸眼盯着乌鸦太太,满脸堆笑对着说:“乌鸦太太,老狐上次的缺德失义,实在是罪该万死,所以今天当着诸位的面,向您赔礼谢罪,恭听任罚。”说着端起乌鸦太太的咖啡杯弯下腰举过自己的头顶,毕恭毕敬地待乌鸦太太发话。

这时乌鸦太太不慌不忙地起立,不紧不慢地接过狐狸举在头顶的咖啡杯才慢条斯理地说:“狐先生的聪明才智,奴妾早已领教了,如此大礼,实在领受不起,快快请坐为安。”狐狸坐下后,乌鸦太太接着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以后不再戏弄我这怯弱女流之辈也就万幸了。只要大家能舒心过活,一切自然云消雾散了。乘此机会,我借花献佛,以咖啡代酒,深表对狐先生及诸位的敬意。”然后把晾温的咖啡一气饮净,便彬彬有礼地坐下了。

在坐诸位看到乌鸦太太如此不卑不亢地言谈举止异口同声地称赞:高!高!高家庄的高。乌鸦太太如此雅量容人,势必厚德载福,不愧为是开明大度的天仙下凡,令人可钦可佩。

狐狸接着诸位的话茬,一边添满咖啡一边加入糖块,并十分滑稽地说着:“无耻的老狐,上次叼走太太的到口之肉,今天把这全盘子鲜羔肉献上,万谢太太的宽容。”说着从锅里挟起一筷子羊肉直接送到乌鸦太太口边。乌鸦太太顺势噙在嘴里咽下。这时狐狸又捞了一大块羊肉,又送到乌鸦太太口边,笑眯眯地说:“噙好!您再给大家唱首歌,老狐我跪在地上,仰头张口等着把肉掉入嘴巴。”

乌鸦太太把二次喂的肉又咽下去,也焕然起“甜甜好心情”,瞥了狐狸一眼浅笑着说:“行了!狐先生还想拿我取笑,怪不得大家称您是刁钻狡猾的老狐精。我这辈子实在是学不会您那本领,所以也不敢和您较真。”说着端起大杯白酒给狐狸灌入口中,然后说:“该饶了我这怯弱的弟妹吧!”狐狸把乌鸦太太给他灌入口中的酒咽下后,欣喜若狂地说道:“幸运,幸运!能喝上太太这杯酒,老狐也就踏实自若了。”

大家看到这酒席气氛活耀起来了,便摆开了摇色子轮输赢,划拳见高下的酒坛场,吆五喝六,调情嬉戏,浪成一片。狐狸替乌鸦太太代拳代酒,大献殷情,乌鸦太太也美滋滋地竞享其乐。

正当大伙开心若狂,羯猪的手机响了,敏感的鸡婆听出是老情人寒候鸟的呼唤。羯猪表示抱歉地提前离席。接着金丝猴说他和老绵羊约好晚上八点在企鹅宾馆谈事也告别了。这时,黄鼠狼乘机给鸡婆使了个眼神,鸡婆心领神会点头应允,稍许一会儿,鸡婆说:“狐兄,鸦妹!你俩先谝着,我与黄鼠狼到大厅唱唱歌。”便拉着黄鼠狼离开雅间,只有乌鸦太太与狐狸俩继续交流感情。

鸡婆与黄鼠狼其实并没有在大厅唱歌,而是漫步在夜黑人稀的小巷。黄鼠狼前爪达在鸡婆的背上,酒气冲冲地问:“鸡兄(他习惯对鸡婆这样的称呼),咱俩的友谊就不能再往深些发展?”鸡婆爽朗地回答:“可以呀!”黄鼠狼顺势提出:“行的话,咱就到小青龙旅社开间房子上床玩玩.”鸡婆听了并没有气恼,而笑唏唏地说:“现在还不可以,别看我大大咧咧,但并不是疯狂放纵.平时虚荣、虚伪地显示自己,只不过是为了交际取乐而已。即使情有所钟,情有所爱,也还不至于沿街为娼,总还要顾及亲朋长兄们的脸面,况且我也不想太失体统。可是话又说回来,只要你诚心喜欢我,关爱我,到时间姐会满足你的。旅社包房名声不好,咱慢慢瞅准机会,到私房让你开心。

黄鼠狼有点情绪低落,却以妒忌的口气问鸡婆:“我听说你与狐狸、羯猪、金丝猴明来暗往都有一腿,偏把老弟一只拒之床外,你以为我不诚心爱你吗?”

鸡婆的脸稍红了一下又笑着说:“老弟!你放心,姐亏待不了你,只是今后性情不要太暴燥,口也封严些不要乱嚷嚷,耐心等着好日子吧!如果火急得不行了,我先给你找只雏鸡,泄泄火。”黄鼠狼长吁短叹地说:“不!我就等着你,总不能单把我一个抛开”。

说着、走着,已到鸡婆门口,鸡婆吻了一下黄鼠狼,眯着眼睛说:“回去吧!今晚不可能,金丝猴的原姘斑鸠出远门找大雕去了,他早已在我舍下榻了”。

火锅城的雅间只丢下狐狸和乌鸦太太俩。为讨乌鸦太太的欢心,狐狸百般轻浮,万般恭维,把世上的美言赞语几乎说尽,又掏出一万元钞票贼眉绺眼地递在乌鸦太太手里。乌鸦太太也觉察出他夺美心切,不择手段。并也看出他那狡黠的神色,所以也很留神地笑着说:“狐兄的谦恭、虔诚使我非常感激,这几天也正急等钱用。但咱们还是按‘好朋友清算帐。’的规矩来,我给你打下借条,稍许手头倒转了,当即还你。”狐狸一听,愣了一会才问:“不需要打借条更不需还我,这是我所表示的谢罪之礼,您是不是嫌少?”乌鸦太太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说无功不受禄。再则朋友之间友谊的深厚与否,并不是以金钱多少为标准,请兄不必多心。”说着写下了借据,站起道别:“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聚会后的日子里,狐狸主动多次去乌鸦太太那里,乌鸦太太的老公有时在有时不在,但乌鸦太太总是不冷不热,不卑不亢地让坐上茶和寒暄客套。而且婉言谢绝了几次鸡婆张罗的聚会,使狐狸大失所望。只有狐狸一次车祸几乎被碰死,住院治疗期间,乌鸦太太才去看望给放下一百元钱。同时发现狐狸夫妇感情笃深十分亲密。并不是如鸡婆所渲染狐狸打算离婚妻子而娶乌鸦太太的欺骗谎言,所以心中更是有底了。反倒从狐狸妻子的诉说中得知鸡婆去看望狐狸时,却是全肢爬在狐狸身上双爪抱着狐狸的伤脸声泪俱下。使狐狸的亲朋们大为惊讶也十分讨厌。

光阴荏苒,井中捞月。二年多了,狐狸竟连乌鸦太太的身子也难以捏揣一下,眼看乌鸦太太到手无望。便把鸡婆找来厮混后,拿出乌鸦太太的一万元借条说:“那年乌鸦太太借我一万块钱,我当时说给她的不需还,她硬给我留下借条,所以我现在不好意思与她讨债。事到如此,看来还是咱俩的关系牢靠。我把条子给你,要回来钱全部归你花销去。”鸡婆一听,喜出望外,满口答应:“没问题!钱要回来还是你的。至于咱俩,谁花谁的还分什么你我。咱不就是没办结婚证的夫妻吗?”狐狸笑着亲了一嘴鸡婆说:“那倒也是。不过妹子的小嘴甜得也够味!”

其实,鸡婆明知是替狐狸讨债,总感到自己一个对付乌鸦太太还有些胆怯。便约了黄鼠狼说:“狐狸告诉,这一万块钱要回来,他就不要了,咱俩对半开”。黄鼠狼一听高兴地说:“行!只要钱要回来咱俩就上床,那一半钱我也分文不取,你看怎么样?”鸡婆笑眯眯的说:“行!包你两耳挂凤爪”。

鸡婆与黄鼠狼到了乌鸦太太巢下,展示借款条子索款,乌鸦太太看了借条后淡淡笑着说:“条子上写的明明白白,我借到狐狸先生现金壹万元,怎么借条今天到了你二位手里。实在对不起,钱我有,但不能交给你俩,还是请狐狸当面来取吧!”随手把条子扔到地上,唰地一声展翅飞走了。

鸡婆和黄鼠狼狼狈地捡起险些被风吹跑的借条一块回到狐狸那里交差道:“骨头太硬,啃不动了。还得你亲自去吧!”狐狸生气地说:“我看你俩也是一对蠢货,只有吃刀子的口,没有屙刀子的屁眼,你们走吧!”

鸡婆和黄鼠狼回到鸡舍,把企图间接捞钱的过程给正在等急了的金丝猴叙说了一遍,金丝猴看见鸡婆带来了黄鼠狼也大为不悦地讽刺鸡婆道:别做你那“见钱眼开”的白日梦了。你以为就如狐狸请游医给你扎腿揉奶那么容易,结果呢?还不是你大把花钱。在那次聚会的饭局上我已看清楚,乌鸦太太已不是当年狐狸那么容易糊弄的乌鸦太太了。说得鸡婆与黄鼠狼俩谁也没啃声。停了一会儿,金丝猴又补充道:看看你们那嘴脸,原本就是一群鸡鸣狗盗的货色,还想干出什么人事。我行骗几十年,绝不是你们那种雕虫小技,早些歇着去吧!

说完了,三只禽兽十条腿,悻悻而散,各找各的生计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