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夏山风_218
一夏山风_21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3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帖)金源“骗贷案”未了局:谁为纵横之死买单?

(2010-09-08 21:00:04)
标签:

杂谈


王文嫣 上海报道 2010-09-07 22:46:27 评论(2)条 随时随地看新闻核心提示:浙江绍兴最大民营纺织化纤企业纵横集团轰然倒下,是周跃进落马的直接原因。随着对这一案件的审理逐步深入,越来越多灰色地带浮出水面。
2010年9月7日上午,原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上海金源国际经贸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跃进,以“上诉人”的身份,站在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
此前的4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骗取贷款罪”,判处周跃进有期徒刑6年。一审法院认定,2008年,周跃进与曾排名胡润百富榜76名的浙江纵横控股集团董事长袁柏仁合谋,假借贸易名义,向农行上海分行骗取贷款2.93亿元,造成农行上海分行直接损失2.6亿余元。而这2.93亿贷款中的2.5亿元,最终成为纵横集团的“融资”。
2009年5月19日,在周跃进被司法机关带走调查前,其担任的社会职务为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同时身兼上海市国际承包商会副会长、上海市国际服务贸易行业协会副会长和上海市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其妻,便是著名越剧演员单仰萍。
2008年10月,浙江绍兴最大民营纺织化纤企业纵横集团轰然倒下,是周跃进落马的直接原因。而随着对这一案件的审理逐步深入,越来越多的灰色地带,正在浮出水面。
周跃进坚称“无罪”
9月7日上午,在看守所中度过1年有余的周跃进现身法庭,身穿一件白色条纹T恤,较一审开庭时消瘦许多。
在开庭审理之前,能容纳30人的旁听席,已经座无虚席。周跃进的多位家属都参加了旁听,其妻单仰萍一直坐在旁听席中平静听取周跃进向法庭陈述。
在辩论阶段,周跃进为自己辩护1个多小时。
对一审判决,周跃进提出多种质疑,坚称自己无罪。他反复强调称,一审判决认定他与纵横控股集团董事长袁柏仁共谋骗取农行2.928亿元贷款,只听取袁柏仁等人的一面之词,而且证人证言自相矛盾,充满猜测成分,以此为据的判决结果也是有失公正的。
事实上,从2009年5月被司法机关带走调查起,周跃进便一直坚称自己无罪。此前,周跃进在看守所内写给代理律师的信中提到,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避免向银行赔付3亿元的款项,通过有关层面让他承担刑事责任,是整个案件的起因。
当天的庭审,于下午3点多闭庭。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祸起“循环贸易”
1958年出生的周跃进,在外贸行业有20余年的从业经历。
其掌管的上海金源国际经贸公司,成立于2000年,年进出口额约3亿美元。自2001年起,上海金源便长期代理纵横集团进口其化纤生产所需要的PTA和MEG产品,年均进口额约1.8亿美元。至2008年底,金源贸易代理纵横集团进口的PTA和MEG产品,累计已达9.26亿美元。
但2008年,金源与纵横的一次“合作”,最终让周跃进落马。
2010年4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2008年8月至9月间,浙江纵横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将PTA、MEG销售给9家中间商,然后,再由金源经贸公司用农行上海分行的贷款,向9家中间商购买上述化工产品,最后,金源经贸公司再将产品回销给浙江纵横集团。
判决书称,这一系列交易,只是“形式上”的。在整个“循环贸易”过程中,并无实物交易,但金源经贸公司却籍此从农业银行上海分行获得2.93亿元的贷款,用于支付给9家中间商,并最终由中间商支付给纵横集团。
至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周跃进在法庭上称,2008年初,袁柏仁提出上诉交易要求后,金源公司就与农行接洽,农行表示,若能够获得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承保,则将考虑给予融资支持。
此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曾委托浙江最大的咨询机构,调查评估纵横集团的履约能力和信用情况,并于2008年6月27日签发了“国内贸易信用保险保单”,信用限额人民币5亿元。
2008年8月至9月,金源经贸凭借与纵横集团之间的销售合同,分6次从农行上海分行获得国内贸易信用贷款2.93亿元,纵横集团必须6个月内付清全部款项。而若纵横集团不能按时支付,根据金源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之间的《赔款转让协议》,则由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向农行赔款。
但当时已深陷“严重经营困境”的纵横集团,于2008年10月出现资金链断裂,最终未能如期支付货款。2008年11月,农行上海分行将金源告上法庭。
周跃进在法庭上表示,在上述交易之前,纵横集团每次都按时付清了所有货款,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加上纵横集团向金源贸易提供的定期财务报表,在纵横集团突然倒下前,自己根本无从判断其真实的经营状况。
纵横“殃及池鱼”
纵横集团的轰然倒下,并非偶然。
2008年中,随着全球金融风暴向实体经济蔓延和国际油价大幅波动,以及受到人民币升值、劳动力等生产成本上升、纺织品出口退税率下调等因素影响,国内化纤纺织行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
2008年10月,亚洲最大的PTA厂商华联三鑫突然停产,采用企业间互相担保模式运作的浙江绍兴地区,金融状况及企业的资金链陡然紧张,部分纺丝企业为维持资金流而不计成本大量抛售PTA、MEG原料和成品丝,致使原料和成品丝价格在极短时间内发生大幅度的、甚至是雪崩式的暴跌。加之企业自身存在的经营问题的集中爆发,纵横集团的资金链终于在2008年10月中下旬断裂。
但就在10月上旬,袁柏仁以70亿元的身家首次跻身胡润百富榜第76名。10月初,周跃进和袁柏仁在上海碰面闲聊时得知,在当地政府的牵头下,袁柏仁还计划出资数千万元去解救早些时候突然停产的华联三鑫。
参与纵横集团破产重整的金源贸易副总刘卫东透露,纵横集团于2009年6月被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破产重整后,管理人经审核后对外公布的纵横集团债权债务情况是:纵横集团总资产32.7亿元,但债务总额98.5亿元,形成的债务窟窿高达65.8亿元。其负债的构成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金融机构的贷款和开证额度,约50多亿元;其余的是社会上的高利贷和代理开证。
刘卫东称,从债权债务梳理情况来看,就连专业的金融机构也被纵横集团以往造假的良好财务情况所蒙蔽,金源贸易应是众多受害的债权人之一。
据其透露,自2008年10月20日起,纵横集团除了拖欠金源贸易代理进口项下对农行上海分行、华夏银行上海分行、中信银行上海分行的信用证货款外,还拖欠金源贸易PTA和MEG国内贸易总额约3.66亿元的应付款。
未解的迷局
2010年4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部分采信了纵横集团董事长袁柏仁的证词。
证词称,在事发前,袁柏仁已向周跃进透露了纵横集团资金紧张的情况,并邀请周跃进“共谋”骗取银行贷款,以缓解纵横集团资金压力。
而在二审开庭前,周跃进曾给自己的代理律师写了一封长信阐述自己的观点,“毕竟,跟袁柏仁打了10多年的交道,就我对他的了解,袁柏仁再聪明再无耻,也不会想出这样的说法”。
在9月7日的庭审中,周跃进多次强调,以自己守规矩的个性,如果知道真相,将会断然拒绝帮袁柏仁做内贸融资业务,因为金源贸易是信用证开证人,对银行具有第一性还款责任,自己不可能为了几百万元的代理费,让公司冒如此大的风险。
周跃进的代理律师王荣则认为,骗取贷款罪的法定刑为3到7年。周跃进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接近刑罚幅度的上限,一审法院在定罪和量刑上都存在问题。
王荣还称,一审法院认定农行是周跃进和袁柏仁共谋骗贷的受害者,但事实上,农行至今未把逾期贷款当作呆账处理,目前,金源贸易已向农行偿还了1.02亿元,根据目前的经营状况,未来也有能力偿还剩余1.7亿余元。
周跃进本人则认为,之所以自己被控骗贷并且身陷囹圄是因为,纵横集团发生经营危机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考虑到,向一家行将破产重组或重整的公司,以及其继任者或接管它的当地政府来主张其权益,难度也许是很大的。而在这种情况下,若作为投保人和原保险受益人的金源贸易能被“拉下水”,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就可以逃避赔付责任。
周跃进还称,即便法院认定自己骗贷,但另一“共犯”袁柏仁未受到“骗贷罪”的法律制裁,这也令他很不能理解。此前的7月13日,袁柏仁因“虚报注册资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三项涉嫌罪名被起诉,但至今仍未判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