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贾乾初
贾乾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059
  • 关注人气:3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除夕诗生活小纪

(2013-02-23 13:58:55)
标签:

除夕

生活

七律

学原创

分类: 诗情词绪

除夕诗生活小纪

 

    春节总是将那么可爱、爱恨、可喜、可恼乃至可怕等各种情绪交织于一起,让人无奈地渡过。人至中年,感触越发地多了起来。为纪这逝去的标志性年华,节前与茂之、子益、素心诸兄约定,各以《除夕》为题,限用十五删,作七律一首。除夕之际自是作不出来的,只感受和酝酿吧。

    节后于盐山农村适逢大雪,夜中成句:

 

此日风寒尽醉颜,

春泥雪径绕村间。

归心瑟索樗枝冷,

负志蓬昂鬓毛斑。

夜外彩花伤寂灭,

诗中黄鸟怅间关。

操觚事业催人老,

为爱韶光罔有闲。

 

用短信发给茂之、子益、素心诸兄。发毕忽而想,短信这东西毕竟还是有益于诗生活的。睡去。翌日晨起,发觉茂之、子益的诗早发过来了。茂之兄诗是最扣题的,很喜欢。诗云:

 

心系云山性自闲,

世情羁累背弓弯。

雪痕未退田塍路,

柳色悄黄卫水湾。

惟有屠苏添夜话,

更无笔砚记苍颜,

新桃旧符徒增岁,

艾发争爬两鬓斑。

 

再看子益的诗,与往日一样的惨淡,有不尽的身世之感。怪不得有评论家说“文艺是苦闷的象征”呢,其实我也是倾向于子益的这种况味的,但毕竟是题《除夕》,所以对他的处理,我还是有一些保留意见。诗中看来,作者仿佛是花甲之后的人了,岂知子益兄方至不惑,气血之旺是强于茂之和我的。子益诗曰:

 

忽忽今又到年关,

半世混沦半世闲。

常恨风霜侵日暮,

堪怜残雪照衰颜。

鬓班始惧身是客,

老病方忧意气孱。

最是烟花绝胜处,

抚弦独自对苍山。

 

又翌日,素心兄亦如约将诗发了过来。素兄匠心独具,将琴曲名字一一嵌入诗中,甚是独特。诗曰:

 

我守丝桐君守岁,

借曲良宵引春还。

情融白雪高山叹,

谊满平沙流水潸。

三弄梅花催落寞,

百结环佩索悠闲。

山居吟罢除夕去,

再送阳关莫泣颜。

 

诗中隐入琴曲凡十首,大约素心是将自己的琴中雅愿布于此中了罢。一生弹得十首古曲,足矣。

    本以为,到此这段生活便算是截止了。不想节后与茂之、子益等相聚时,子益兄又出示了莲生兄的诗:

 

匆匆行色返乡关,

情怯心灰鬓已斑。

惭对高堂茶与酒,

独临窗户雪和山。

五湖春色梦犹远,

净土莲台路更艰。

时蹇障深俱忘却,

任他运命几回环。

 

又翌日,家家鸣炮食饺子的时候,竟又接到素心兄的大作:

 

新联旧历两相关,

华发童真一念间。

把酒推心将岁守,

焚香操缦引春还。

一弦流水烟花没,

半曲高山礼乐环,

此韵无声情有寄,

喧嚣怎掩素心闲。

 

于此节日喧嚣之中,真的是雅兴不浅呢。一时被其所染,兴起赓和为《同韵答素心斋主》一首如下:

 

得君数韵气凝闲,

爱煞丝桐几处斑。

南北文传云树谊,

春秋墨作葛藤颜。

须从犬马知心素,

竟以丹青解性蛮。

一盏红醅多少味,

挑灯无地倩青鬟。

 

这下我们的除夕诗生活应该是结束了,二日后却又得了铁标兄的收束之作《和乾初先生除夕诗》:

 

最是春来惹笑颜,

东风化雨过窗前。

开怀不惧金樽冷,

醉眼何愁鬓毛斑。

槛外彩花开寂灭,

诗中青鸟走阳关。

齐家琐事催人老,

治大如烹最有闲。

 

标兄诗一如其人,甚有气象。真是比乾初等的惨淡,阳光了许多呢!这除夕诗生活方才真正结束。不必讳言,这些诗于词律、韵律尚有不少毛病,但却不失为我们此年此境一种“健康”的排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