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帖】缅甸GCD史

(2009-08-31 19:08: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史海钩沉
【转帖】缅甸GCD史

【大家對緬甸政府﹑地方勢力﹑毒品交易﹐及其緬共各派錯綜複雜的關係和由來﹐一定不太了解﹐以下摘編自相關文章﹐要想理清緬甸內戰背景﹐必需一讀。】
一﹐缅甸獨立


  1937年,仰光大学学生会领导人德钦登﹑德钦梭、德钦巴欣﹑吴努﹑昂山等成為“緬人协会”领导人。
  1939年,缅甸GCD成立。昂山被选为总书记。党的领导人还有德钦巴欣、德钦梭、德钦巴丁。
  缅共成立不久,领导层在思想上就分为两派。一派以昂山为首的主张学习中Gong的斗争方式。一派以德钦巴欣为首的亲苏派,主张苏联援助,两派在坚信共产主义上是一致的。

  1940年8月,昂山带着缅共介绍信準備去延安。抵达厦门时被日本特务机关软禁。昂山感到利用日本人逐驱英国人为一良策﹐于是便从厦门前往日本。1941 年3月,昂山秘密潜回缅甸,召集“人民革命党”领导人,商量“联日反英”,昂山此时也已脱离缅共。
  1941年,日本入侵缅甸,成立由昂山任司令的缅甸国民军,实际大权握在日本“顾问团”手中。 1943年8月1日,日本帝国主义导演了“缅甸独立”的闹剧。巴莫担任国家元首兼政府总理,昂山为国防部长,吴努为外交部长。
(昂山被譽為緬甸獨立之父﹐他也是現在被政府軟禁的昂山素姬的父親)

  由德钦梭与德钦丹东领导的缅共,1943年初,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德钦梭被选为总书记。
  1944年8月,德钦梭秘密到仰光与昂山会谈,各派抗日力量领导人在吴努家中成立“反法西斯人民同盟”。“緬甸之父”昂山任最高领导人,德钦丹东任总书记,德钦梭﹑奈温等均為主要领导人之一。
 “二战”后,英国重回到甸,缅共反對昂山的“中间路线”。1946年10月“同盟”把缅共排除出“同盟”。

  1947年2月,昂山与掸、克钦、果敢等族的代表及英国政府的代表,在班弄签署了历史性的《班弄协议》,承认民族平等,强调了各少数民族的自决权。同年7月19日上,昂山在他的办公室遇刺身亡﹐终年32岁。
  同年10月7日,英缅双方签定《英缅条约》,英国承认“缅甸联邦为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这个《条约》分别被英缅议会通过。
  由于缅共与吴努在《条约》的独立条件上发生重大分歧,1947年11月,吴努与缅共谈判破裂。
  1948年1月4日,缅甸宣告独立。
二﹐缅共與文革

  与此同时,缅共内部矛盾加剧,出现“红旗GCD”与“白旗GCD”两派。“红旗派”德钦梭﹐在赴苏联学习返回后,织了武装力量。但最終仍没能逃脱失败厄运﹐德钦梭于1972年被捕﹐“红旗派”終告失敗。
  “白旗派”德钦丹东主张向中Gong学习,先后在缅甸南部山区建立武装力量。50年代,力量日益扩大,向克耶邦、克伦邦发展地盘。
 自吴奈温上台后,“白旗派”也逐渐丧失原有优势﹐队伍四散,部分武装力量聚集到了缅中边境一帶。
  缅共克钦族﹑缅族兩支部队,60年代初退到中国境内﹐被中国政府友好安置﹐其中,克钦族安置在贵州,缅族安置在四川。这批缅共武装力量, 在中國保存下来。他们在中国住了十多年,后来成为70年代缅共人民军的中坚,许多人成为缅共高级领导人。

  50-60年代,中缅两国度过了“胞波之情”密月时期。毛主席周總理為打破美帝國主義的包圍﹐對緬甸實行了重要的让步,中国政府在英缅政府与清朝签定的不平等边界条约基础上,与缅甸进行了谈判﹐中方间接承认了这一不平等条约。为此,一大块土地,划入了缅甸国土。1960年1月24日,缅甸总理吴奈温将军访华。于1月28日同周总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缅甸联邦政府关于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缅甸联邦政府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
  1964年缅共中央制定了“夺取政权”的革命路线,68年初又在缅东北开辟新革命根据地,建立基层政权。

  1967年,中国進入文化大革命﹐缅甸仰光大学的华人学生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开始了“緬甸文化大革命”。这种过激的行为方式,導致了仰光大学的中緬雙方学生激烈械斗冲突。  最後爆發了缅甸反华活动﹐几乎全缅华人都卷入这場灾难事件中。反华烈火从仰光蔓延整个缅甸。许多华人财产被查收,被抄家,被打死打伤。受缅甸政府指使的民众,冲击中国驻缅使馆,杀害中国专家刘逸。6月29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撤回驻缅大使。

三﹐中國介入緬共

  彭家声部在这時退到中国云南境内临沧地区进行整编﹐彭家声到北京,受到有关领导接见。当时早已在贵州和四川的原缅共成员,也被紧急集合起来。
  1968年1月1日,彭家声兄弟率领的队伍正式打出了“人民军”的番号,向缅甸政府军发动进攻。而当时中国云南滇西边境的一线部队,被赋于了支援缅共人民军的任务。

  當時中國全力支持越南GCD﹑老撾共產黨和馬來亞共產黨﹐但由于和緬甸有外交關係﹐支援缅共需要有 “政策尺度”。1969年,周总理親自决定成立中国军事人员 “顾问组”﹐直接進入緬共部隊進行指揮。相关后勤也秘密展开﹐在与缅甸接壤的德宏、西双版纳、思茅、临沧、保山等地,設立了以 “105”、“106”、“108”、“326”等為代号的支缅基地。
  1969年3月,原分散在贵州、四川的原缅共人员,被迅速武装集結,出现在果敢地区。他们切断缅军运输线,令缅军不得不撤出果敢地区。1969年4月,缅甸GCD领导果敢县委成立,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
  1970年緬共主席德钦丹东被叛变的警卫员杀害,副书记德钦辛在缅军围剿中阵亡﹐常驻北京的副书记德钦巴登顶接任緬共中央总书记职务﹐也是緬北人民軍的最高領導人。

  德钦丹东牺牲,緬甸南部根據地喪失﹐“白旗派”失敗﹐緬共北部根據地在中国全力支持下,影响越来越大。外电报道说,在一些来自中国职业军人娴熟的指挥下,人民军使缅军产生极大惊恐。在果敢地区站稳后,缅共人民军迅速向萨尔温江西岸进发。在云南潞西县芒海境外的勐固,建立了根据地,1971年攻佔重镇滚弄﹐邦桑成为缅共中央所在地。
  缅共人民军的编制為4个军区:东北军区、中部军区、“八一五”军区,以及以克钦族为主的101军区,同时成立了中央直属警卫旅。这四大块缅共武装,也就是今天缅北各支割据势力的雏形。
当时,正值中国文化大革命进入高峰时期,大批知青到落戶雲南﹐无数抱着世界革命激情的知青跨出国界﹐参加了果敢地区的“滚弄战役”。许多人在这一战斗中牺牲﹐不少失散的女知青,流落缅北,靠肉体出卖维持生计。这一仗后, 部分知青回了雲南,沉绽在缅共队伍中的知青,许多人最後成為緬共领导人。
  1989年3月缅共瓦解,云南知青罗常保升任中央警卫旅政委,云南知青蒋志明升任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李自如升任中部军区司令员,车炬升任中部军区旅长,這批人至今活跃在缅北各支武装中。
缅共鼎盛时期,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近3万人。缅共以在缅北地区东山再起,很大程度得益于中国的“国际主义援助”,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緬甸政府军在多次受挫后,采取了僵持对峙, 等待时机的策略。

四﹐緬共末日

  到70年代中期﹐中Gong与缅共都发生变化。文革已近尾声,缅共也部矛盾不断加剧。1976年毛主席去世后,中国派往缅共人民军的军事“顾问组”,分批撤回国内。
  1979年,我国大幅度调整外交政策,与缅共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由于长期对中国依賴,缅共自身沒有任何經濟活動力和财政收入。被“断奶”之后,更乱了章法,终于做起了鸦片生意。毒品的巨额利润,反过来又使许多中高级干部私欲膨胀,最终由腐败走向崩溃。

  在缅共中央“创收”口号鼓励下,东北军区首先成立了“特货贸易小组”。毒品貿易每年為东北军区提供千万收入,其它军区纷纷效仿。
  缅共中央政治局在1980年8月成立由缅共中央副主席德钦佩丁負責的毒品贸易机构,代号“8.19”。 
  “8.19”出现之后,整个缅共控制区瞬间一片狼烟起,“海落英”的加工厂,遍地开花。据不完全统计,到80年代中期,缅共建立的海落英加工厂多达85家! 
  80年代中后期,缅共中高级干部,全部卷入了鸦片贸易之中﹐从党的高级干部到一般士兵,没有不做毒品生意的。
  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国际共运进入了最低潮﹐缅共内部人心涣散。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在果敢发动了兵变,宣布脱离缅甸GCD。 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同时组建了“临时军事委员会”。彭家声出任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彭家声的队伍迅速接管了果敢县大 队、缅共果敢县委员会,以及各种机构与仓库。13日,彭部兵发勐洪,缅共东北军区1旅的4个营全部加入彭部。14日,未放一弹一枪,占领了缅共北方分局所在地勐固。除2旅政委高良退入中国境内外,其余大部人马投降彭部。

  缅共中央主席德钦巴登顶,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三天才知道消息﹐召开政Zhi局C委会,彭家声被定为“敌我矛盾”,“有预谋的反革命叛乱。”
  4月11日,在中国云南临沧地区沧源县永和第三生产队当过会计的佤族赵尼来,时任缅共中央后补 委员、北佤县长。中国云南思茅地区西盟县佤族头人的后裔鲍友祥,时任缅共人民军中部军区副司令。二人率中部军区全体官兵“起义”。
17日,鲍、赵二人在缅 中央警卫旅政委罗常保等人的“内应”下,包围了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扣押了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及其它中央领导人。鲍、赵二人将这批领导人送入中国境内的孟连县。4月22日,成立了以赵尼来为总书记的“缅甸民族联合党”和鲍友祥任总司令的“缅甸民族联合军"。
  鲍、赵二人正在起事之时,缅共中红极一时的“八一五”军区,也于4月19日宣告脱离缅共领导,率部成立了“缅甸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军政委员会”。“八一五”军区司令林明贤任“主席”和同盟军“司令”。林部绝大多数领导人是从中国出去的“知青”和“回乡知青”。

  失魂落魄的缅共中央领导人走投无路,6月16日在云南召开了秘密会议,决定成立由德钦巴登顶、政治局委员吴觉敏、耶博吞、钦貌基和北方分局书记吴丹组成一个临时中央领导机构。6月26日,中央迁至101军区所在地板瓦。“树倒猢狲散”的缅共中央,十几人寄人篱下地生活在101军区。党的主席与政治局委员们仍在不厌其烦地开会。
  1989年9月,他们终于走到了革命的尽头。101军区司令员丁英宣布脱离缅甸GCD,成立了“克钦新民主独立军”。当丁英将最后的决定通知德钦巴登顶主席时,这位领导人落下了眼泪。不得已,德钦等人的去向只有一个地方,德钦巴登顶在中国度过他的余生。
  缅甸GCD经过50年的努力,最终降下了历史的帷幕。但时值今日,由缅共时期开辟的地下毒品贸易和运输通道,至今还在被使用着。“金三角”里的一切,远远未到了了结的时候。在这块土地上,罂粟花仍在开放,依然是那样的艳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