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2015-12-15 16:37:47)
标签:

杂谈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缘起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在创作哈努猴的过程中,我已经感受到来自内心很大的压力,这是一种在创作中才会遇见的压力,一方面,我看了很多关于印度佛教和印度教的一些资料,用以结束哈努猴的创作,另一方面,我通过其他绘画之类的创作方式来想办法把自己从哈努猴的创作之中抽离出来。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因为突然会觉得,完全看不到未来,可能我是一个对未来有惧怕感的人,所以在那种黑暗当中,非常容易迷失和惧怕。
      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纠结当中,有一天无意刷淘宝,看见了一尊迦楼罗的铜造像,造像做的造型非常古朴,但是却很有趣,当时看到那尊像之后的第一感觉非常喜欢,然后又在淘宝搜索了几乎所有的迦楼罗造像,却一尊都没有购买,反而开始对迦楼罗感兴趣,当时觉得,这下子我可以从哈努猴的创作中,真正抽离出来了,因为找到了新的创作目标了。一个创作者,会因为找到新的创作题材和目标,而兴奋。
      于是,又一段创作开始了,这段创作,我称为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关于迦楼罗,我查找了在印度神话里的资料,知道这是古印度神话传说中记载的一种巨型神鸟,在印度教中是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湿奴的坐骑,而在佛教中则位列于天龙八部之一。有种种庄严宝像,金身,头生如意珠,鸣声悲苦,每天吞食一条龙王和五百条毒龙,随着体内毒气聚集,迦楼罗最后无法进食,上下翻飞七次后,飞往金刚轮山,毒气发作,全身自焚,只剩一个纯青琉璃心。
       关于形象,迦楼罗其身肚脐以上如天王形,只有嘴如鹰喙,绿色,面呈忿怒形,露牙齿。肚脐以下是鹰的形象。头戴尖顶宝冠,双发披肩,身披璎珞天衣,手戴环钏,通身金色。身后两翅红色,向外展开,其尾下垂,散开。
      看完这些资料,我脑海中去想起了王家卫的电影《阿飞正传》里的台词:“ 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鸟没有脚的?它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句台词却深刻的映入我的内心,也许,迦楼罗的悲情与无脚鸟的孤独在那一刻,在我内心重合了,而那种孤独与悲情,在我心里却有了新的感受,就是对于自由的渴望与追求。只有追求自由的,才会在风里孤独的飞,最后坠落了亡。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所以这次的创作,首先就有了这样一个情绪,带着这样追求孤独自由的情绪下,我尝试着绘制了迦楼罗的草图,为了营造出自己的风格和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但是又跟大众心目中的迦楼罗形象契合,我画了几次草图,每次都在内心里纠结很久才绘制,可能大家看见的只是类似的草图,但是每一个细节的修改,都非常纠结,这仿佛是一次痛苦的修行体验。在创作中,甚至出现过想要放弃的阶段。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之后创作泥稿的时期,这样的负面情绪依然缠绕着我,虽然已经从哈努猴中抽离出来,但是叠加的恐惧和我当时狭义的对自由以及孤独的理解,却依然覆盖在我内心之中,这样的创作过程,说实话并不快乐,我经常是做做停停,为某些细节去纠结考虑,有时候为了迦楼罗的头发,有时候又是因为翅膀的造型,特别是在手臂的连接上,增加了羽毛造型,为的只是手臂可以正常的旋转。
      在持续了接近1个月的原型创作过程中,经常是走走停停,情绪影响着创作。直到原型做好,喷完了水补土打磨粗组之后,整个被揪紧了1个多月的心才开始放松,而彼时,我的首批哈努猴限量35个粉红素体,也开始预订,并且火速销售完毕。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生产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伴随着哈努猴的销售,迦楼罗本身也进入生产阶段,这次依然是在中国用的头次胶生产,因为之前和国内一个厉害的怪兽玩具设计师聊天,让我有所感悟,其实很多真正理智的玩家和设计师,看的是玩具的造型和可玩性,而不是类似中国一批玩家,真正成了人傻钱多的主,购买的是做玩具的塑料壁厚,塑料表面光滑程度。这里可以做个科普,日本的软胶玩具SOFUBI,其实是SOFT VINYL的日本音译,在工厂里,日本怪兽用的是油炉工艺,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工艺,将油液加热到一定高温之后,将PVC原料注入模具,然后模具在油液中滚动,使PVC原料均匀附着于模具内部,然后将模具拔出。据说,目前日本还在使用这样的手法制作和生产玩具的职人,只剩下3位,都是国宝级大师,要想找这3位制作生产,订单都排到好几年后了。
       而另外一种软胶的制作方式,就是目前世界通行的搪胶工艺,材料不变,只是模具不再在通过油液滚动,而是用火炉摇动之后拔出,这样就节约了很多成本,但是由于工艺限制,无法生产透明的玩具,但是目前来说,很多玩具都是采用搪胶工艺完成,因为成本更低,也比较环保。至于原料,都是PVC,只是有些国内的黑心商人,采用劣质再生胶来制作,这样会让玩具本身带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毕竟有毒。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而迦楼罗这次的生产难题,是在于后背的翅膀,最初我设计的翅膀,是可转动的两个单独的分件,而工厂在一开始的蜡模制作中,也是分开来制作的,但是在生产过程中,却发现那两个小翅膀怎么也无法从模具中拔出来,拔出来之后,拉扯变形非常严重,在跟工厂的不停协商中,最终保留了翅膀这个元素,但是却做死在背上了,不过就连这样做在背上,次品率也很高,达到了32%左右,以至于最后工厂连样品都无法留下。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不过,最终的生产也已经完成,同哈努猴一样,我依然不把迦楼罗定义为KAIJU(怪兽),它依然也是属于设计师玩具,同时,它也是伴随着我走过这段孤独辛苦的追求自由的设计历程。回头看看,至少我走过了这段路,虽然真的很艰辛,很孤独,在创作中随时带有非常负面的情绪和压力。不过,终于走出来,并且有迦楼罗为伴。
尾声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最后,我还是想套用《阿飞正传》里的那段话:这世上有一种鸟没有脚的。它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不过,我希望,自由,但不再孤独。
迦楼罗——一次关于自由与孤独的创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