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解析斯诺克奖金不高的原因

2013-10-20 21:12:20评论

   2013年上海大师赛已于数周前曲终人散,对于中国球迷而言,这届上海赛结局堪称完美。除了精彩比赛之外,场外一些新闻也牵动球迷的心,除了斯蒂芬李赌球案的审判等,有关斯诺克的收入奖金问题再次成为球员,球迷和媒体记者热议的话题。

球手再度非议奖金少

   本届上海赛奥沙利文没有报名参赛,不过在比赛开打之时,罗尼并没有闲着,他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直截了当表示虽然斯诺克在赫恩带领下取得进步,但奖金实在太少,甚至不如20年,火箭还列举了他在20年前所赢得7万英镑英锦赛冠军可以在英国斯特拉福德买六个一室一厅的公寓,而现在罗尼所获得25万英镑的世锦赛奖金却根本买不起。这不是火箭第一次抱怨斯诺克奖金少,4年前上海当罗尼捧起上海赛冠军奖杯,直言冠军奖金太少(当时是55000英镑),买不起敞篷式宾利车。
   本届上海赛,肖国栋发挥抢眼,成功打入决赛,最终获得了35000英镑亚军奖金,这是他职业生涯难得一见的巨奖,然而肖国栋赛后坦言他会把这笔奖金存起来,用于去英国练球,因为在扣去税费后,这笔奖金只够支撑他一个赛季参赛的费用。而在前年,肖国栋公开指责世界台联新推的PTC赛事是几个花钱买积分比赛,自己参加职业赛以来几乎年年都在亏本。肖国栋这番言论道出了目前很多斯诺克球手的生存困境,那么斯诺克球手生存状况究竟了如何呢?    

斯诺克球手生存状况
   不可否认,在赫恩重返世界台联之后,斯诺克赛事数量大幅增加之后,不少球手腰包被过去鼓不少,集中体现在单赛季将近超过10万英镑的人数以及单赛季在5-10万英镑之间的球手比沃克尔时期增加将近一倍。伴随着赛事数量增加,特别是球手需要频繁来回飞行,而台联不再负担球手来回飞行的机票之后,无形之中增加了球手开支。
   在沃克尔时期,非英伦三岛球手1年开销在2万英镑上下,本土英国球手则在1-1.2万英镑之间。而进入赫恩执政时期,由于赛事增长,现在非英伦三岛球手一年开支超过3万英镑(超过)。本赛季金龙,曹新龙,石汉青因为难以负担这笔巨额开支宣布放弃参加职业赛。而英国球手因为出国参赛数量成倍增加,故他们一年开支比原先增加1到1.5万英镑。故现在英国1年开支至少需要2.5万英镑,如果所有比赛都参加,一年开支也到达到近3万英镑。  
   如果一个球手无法得到赞助的情况,扣除奖金的所得税收因素,一个球手至少需要单赛季取得4万英镑才能保证自己不能赔本,而从上赛季奖金榜来看,只有47人达到这一指标。在当今斯诺克球手之中,除了大牌明星之外,能够得到赞助的球手比率并不高,中国军团中也就丁俊晖,傅家俊和梁文博有固定赞助商,由于斯诺克是非奥项目,政府很难给运动员一定的保障,象肖国栋,于德陆,田鹏飞,李行等都没有稳定的赞助商的中国球手,故如果他们一年无法赚到4万英镑或者更多奖金,意味着他们需要自己掏腰包。
    从以上数据来看,如今斯诺克球坛,也只有40-50个职业球手能够赚钱,大部分斯诺克球手需要自己贴钱比赛。


贴钱做赛并非斯诺克独有

    如果横向比较,斯诺克比同为台球项目的花式9球,黑8,14-1,开伦要高很多,斯诺克世锦赛总奖金111.1万英镑,冠军可以获得25万英镑,而几周前在卡塔尔举行世界男子9球锦标赛总奖金连斯诺克世锦赛1/6到不到(总奖金25万美元,折合15.6万英镑),冠军只有3.6万美元,而黑8世锦赛冠军也只有4万美元。本届上海大师赛,夺冠的丁俊晖收获8万英镑冠军奖金,几个月前同样在上海举办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男子冠军奖金连丁俊晖一半都不到,4万美元,女子组冠军刘莎莎仅拿到3万美元。有趣的是去年安利杯花式撞球公开赛,潘晓婷曾因为在摄像镜头前用奖金作出“扇子状”,这个可爱的造型遭到一些球迷的非议,事后潘晓婷委屈表示斯诺克奖金远比9球很多。
    如果纵向比较,斯诺克奖金相对于商业化程度较高的个人职业体育项目,如网球,高尔夫,扑克,赛马等,真是小巫见大巫。在丁俊晖拿到上海赛冠军之后,他在过去10年所获得奖金也只有170万英镑,而中国网球名将李娜去年奖金达到188万美元,而今年在赛事还没完全结束情况,李娜一年奖金收入奖金280万美元(折合175万英镑)换句话说,丁俊晖10年奖金收入还不及李娜1年收入。
    而上赛季MVP马克-塞尔比,尽管包揽了英锦赛和大师赛冠军,但一个赛季收入只有45万英镑,而男子网坛德约科维奇去年一年奖金收入达到995万美元,同为世界第一,塞尔比一年收入连别人1/10都不到,而高尔父名将老虎伍兹今年在美国参加的PGA巡回赛所获得总奖金就达到855万美元,这笔奖金几乎接近于史蒂夫-戴维斯35年职业生涯总和。而扑克和赛马的奖金比高尔夫和网球还要高。这成为了很多人诟病斯诺克奖金少的一个重要标准。
    这些高奖金的体育比赛的背后,我们似乎都忽视了一点,这些运动的底层选手也都在赔钱打比赛,而且比例并不低,例如网球方面排名50开外的球手也会面临经济压力,世界排名70多位乌克兰网球选手斯塔霍夫斯基曾经想媒体抱怨他常常感到很大的生存压力,有不少比赛他都以亏钱而告终,而排名100开外的球手没有一个能够达到收支平衡。而高尔夫意识如此,参加PGA巡回赛的高尔夫也有超过一办球手无法达到收支平衡。这或许就是职业体育的残酷性,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如此看来,贴钱做赛并非只在斯诺克,在其他体育领域也是如此。

斯诺克奖金增幅慢的根源
   奥沙利文话中肯定赫恩近几年的努力,但奥沙利文的话语中点出了目前斯诺克一个根源:与日益增长物价和训练成本相比,斯诺克赛事近20年来的奖金增长速度没有跟上日常开支的增长的速度,而网球,高尔夫等体育项目奖金相比20年前翻了好几番,这是目前所有球手抱怨斯诺克奖金少的根据原因,导致这一现象,笔者认为与以下三个因素有关:

1. 台联不作为
   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在赫恩的领导下,斯诺克进入进入繁荣的黄金期,无论奖金还是影响力上,斯诺克与网球和高尔夫球相差不大,英国传统三大赛奖金在这10年里翻了好几番,那时赫恩还竭尽所能前往世界各地推广斯诺克,举办各式各样的邀请赛,光在亚洲就举办了32项赛事(9项排名赛,23项邀请赛),1992年底赫恩因为得不到台联的支持,赫恩被迫离开了世界台联,恰恰在赫恩离开后后的将近18年时间里,无论是米德尔顿,迈肯奇还是沃克尔都没有很好沿着赫恩的道路走下去,之后几年,由于有着烟草这座靠山,世界台联官员把更多精力放在权利斗争上,放弃了继续扩大市场规模的最好时机,导致如今斯诺克全球化程度不高。这个阶段媒体传播发生了两次重大的革命,其一是付费电视,另一个是网络。可惜斯诺克没能跟上形势,最终导致斯诺克的未来道路越走越窄。结果当外部环境出现变化时,比如烟草退出斯诺克或者全球金融危机来临,失去靠山的斯诺克一下子滑落到岌岌可危的境地。失去烟草赞助后的几年,不少排名赛奖金甚至比90年代还要低。等到赫恩再度回到世界台联时候,他所接手的之前历届台联主席留下的一个烂摊子,很难在短时间让斯诺克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想而知,如果20年前世界台联赛事的经营权继续由赫恩掌握的话,斯诺克或许是另外一个面貌,或许亚洲早就成为继英国之后,第2大斯诺克中心。
   

2. 运动本身局限性
   很多人说斯诺克奖金少缘于赞助商不肯赞助或者赞助费用低,但为什么赞助商不能出与高尔夫和网球相同费用去赞助斯诺克比赛?道理很简单,因为斯诺克这项运动本身有着太多局限性,这种局限性影响了它的商业价值。非奥项目是一个潜在的因素,另外由于斯诺克球台太小,只能安排在相对较小场馆举行,现如今斯诺克赛事的比赛场馆,只有德国赛和上海赛的场馆规模超过2千,而象克鲁斯堡这样比赛场馆只能容纳800人,相比足球,网球那样万人现场观看的场面,斯诺克比赛场面实在有些小了,观赛人数的偏少自然会减少票房收入,票房收入不足也会影响赞助商投钱,此外现在的斯诺克过于“端庄正派”了,除了一张球台,整齐划一的马甲、领结,这项运动很难再给人们提供其他的话题谈资,看久了也会成为一种刻板、沉闷。因而斯诺克比赛需要更加娱乐性,如今台联已经意识到了这点,为了增加娱乐感,现在一些比赛每名球员上场时都配上了背景音乐,局间休息也会播放一些音乐,而象单局限时赛,冠军联赛,球手可以选择随意着装,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马甲领结了。不过仅有这些还远远不够。世界台联需要有更大大刀阔斧的改革。

3.赛制冗长,难以控制时间
   为了迎合电视直播的需要和观众的需求,很多体育项目都对规则做了极大的调整,唯独斯诺克没有,如今斯诺克规则,记分方式大部分还是沿用30-40年前的套路,只是在FOULANDMISS规则上做了一些调整,固步自封以及不同球手间击球时间长短,导致斯诺克比赛时间无法得到很好的控制。很多比赛变得冗长沉闷,这样的节奏与现代人生活节奏完全相背离,自然会失去了很多年轻的球迷去观看。同时由于比赛时间难以控制,很难满足转播商和赞助商插播广告的需求。象英国天空体育台和ITV这样付费电视台因为这个原因暂停与台联的合作,只有bbc和欧体愿意直播斯诺克排名赛,缺乏竞争之后,自然斯诺克转播费很难水涨船高,转播难讨好,赞助商自然也不会太感冒,奖金也就成了问题。

尾声:未来斯诺克发展之路
   在赫恩重新上台之后,斯诺克球坛的确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斯诺克的生存危机已经得到解除,不过斯诺克要想真正实现复兴,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而网球,高尔夫能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和奖金,最关键一个因素就是全球化,从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10年,因为台联固守传统,使得斯诺克失去更进一步走向世界的机会,而在赫恩上台之后,这一顽疾正在慢慢得到修正,这其中在斯诺克运动的全球化战略中,中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但这毕竟不是全部。未来几年,以赫恩和弗格森为首的世界台联还需要将更多比赛拓展到斯诺克相对不太发达的地区,在欧洲各国举行的欧巡赛是最好的模式,从小型排名赛做起,提供给当地球手更多机会,尽可能挖掘当地有潜力的球手,寻找商机,然后借机做大。而象亚巡赛不应全放中国,应该推广到象印度,阿联酋,卡塔尔,泰国,香港等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推动亚洲各国家和地区斯诺克的发展,如果斯诺克真正在欧洲和亚洲各国全面开花,再借机将比赛推广到美洲或者非洲地区。那斯诺克全球化目标也就不远了。
   此外,赫恩上台后对斯诺克体制作出了不少改革,不过事后来看,所谓这些改革大多体现在赛制,排名和升降级制度制上,这些改革更大程度只是革除了一些不公平的现象,然而在斯诺克规则上,台联始终没有有效的措施去更改和微调比赛规则,从而解决斯诺克比赛冗长,难以控制时间的问题,在上海大师赛比赛间歇,有记者询问过杰森-弗格森台联是否有办法控制比赛时间,而弗格森只是表示台联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不过现在还没有有效措施,台联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给裁判权利,对于故意拖延比赛时间,裁判应尽快制止和警告。
   仅仅这点远远不够,世界台联需要在这方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单局限时赛上一些规则可以试点到斯诺克正式排名赛,除了规则之外,如果让斯诺克更具娱乐性也是台联需要考虑,如果在时间控制和娱乐性上,世界台联能够有更大突破,也许就能吸引更多赞助商花大钱赞助斯诺克赛事,届时赛事奖金才有更大幅度增长。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