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0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七,再遭蝗虫

(2006-11-22 08:55:52)
分类: 父亲的童年

三七,再遭蝗虫

 

有一年五月至六月,茌博大地上又遭受了一场罕见的蝗灾。

这年五月中旬,庄稼人刚过完了麦,场里还没有完全拾掇利索,老天就下了一场及时雨,社里就发动社员及时夏播。不几天,夏谷苗、玉米苗、豆子苗等都齐刷刷地长出来。春谷子、春高粱和棉花等也都长势良好,满坡葱绿,煞是喜人,是个多年没有过的好景,社员们都喜在心里,乐在眉梢。

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四五个同学急急忙忙从学校回家赶路,当离家还有五六里路的时候,就听到头顶上沙沙作响,还杂有乒乓啦啪的响声,过一会就觉得身后西南上像起了风,又像黑了天,西边天上红色的晚霞上,时时有片片黑云飞过,沙沙声也逐渐变成了吃吃声、还有朴朴啪啪的落地声,有些东西砸到了我们的头顶上、脊背上。凭着上次来蝗虫的经验,就意识到这是蝗虫又来了。抬头看看上空,已经是遮天盖地、黑压压一片,无边无际,刹时间地上也落满了,黄压压、黑乎乎,满地都是,走路时这一脚踩下去,就能踩死好几个。接着,我就听到满地里响起了沙沙沙、吃吃吃、刷刷刷、咔咔咔、喳喳喳、啪啪啪的声响。眨眼功夫就看到路边上的高粱杆秃了,谷子叶光了……

我们回到村上,夜幕早已拉了下来,就见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奶奶们正跪在村头路口祷告祈求。有些人在村头点了一堆火,只见许多大蝗虫向亮光里飞,火周围地上落了厚厚的一层,一会儿便相互摞着成了堆,有人用脚踩,有人用锨拍,有些蝗虫也自动飞着蹦着往火堆里跳,顿时发出了烧肉香味,有的人还从火堆里拣了来吃。烤肉香味过浓了,便成了臭味,我赶紧离开路口回家去了。

第二天到地里一看,树叶吃光了,只剩下了光光秃秃的树条条。谷地高梁地里,只剩下了一些光杆,在那里一棵挨一棵地可怜地站着;新出土的玉米苗、豆子苗、夏谷苗等都成了光溜溜的小茬茬。昨天还是遍地葱绿,水汪汪的一片,一夜之间变得满目苍然,让人心痛,让人落泪。当天社里就下来了精神,全民动员,全力以赴地到地里扑打灭蝗。刹时间,满地里就热闹起来,有的拿了大扫帚,有的长杆子上绑了红布,甚至有的绑了裤子、褂子、床单等招摇过地,哄赶蝗虫;也有的敲打着簸箕,铜盆,用声响哄赶蝗虫,满坡人喊马嘶,旗幡招展,声震原野,壮观极了。不知是由于人的哄赶扑打,还是地里的庄稼全被吃光而没的吃了,一夜之间蝗虫都不见了,都去了个无影无踪,在地里只剩下了几个游兵散勇。

蝗虫过后,农业生产合作社就组织大家生产自救,加强田间管理,查苗补种,对无法补种的地块,就进行翻播。又过了十几天,满地遍坡的小苗又都出了土,长了叶,分了杈,遍地一片新绿,着实喜人。谁知,又过了几天,一夜之间地里又冒出了无数的蝗蝻蚂蚱崽,满地里黑压压的一层,小蝻崽体小、皮嫩、身软、头大、体短、翅小,不能飞,不能蹦,多作爬行。对作物还不能造成毁灭性的灾难,但,一经长大,可就不得了啦。社里经研究,立即发出号令,发动社员扑打蝻崽,男女老少总动员,齐上阵,脚踩、锨拍、棍子打,打万人仗,打歼灭战,一块地一块地地扑打。但,扑打过了头一遍,后边的蝻崽就又孵出来啦,满地爬蹦。

后来,人们想出了一个绝好的办法,在每块地头上挖一个坑,深宽各半米,四周略有斜坡,把斜坡铲光,坡上再撒上细沙土。人们就拿了条条或扫帚从地的那一头往这头赶哄蝻崽,把蝻崽都赶到坑里,蝻崽都在坑里跳蹦挣扎,爬不上来,就在坑里成了堆,深达尺余。人们就用杠子捣,把成堆的蝻崽都捣成了烂泥,人们再用锨装到车子上拉走。就这样,反复哄赶,反复捣烂,几天的功夫蝻崽就大大的减少了,保住了夏秋作物的正常生长。到了秋天,产量虽然下降了些,但仍是一个丰收年景。

在这次扑蝗虫保丰收的活动中,集体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显示了无比的优越性,也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人定胜天的强大生命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