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742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三,大雨滂沱

(2006-11-22 08:39:48)
分类: 父亲的童年

三三,大雨滂沱

 

《茌平县志》记载:“是年,茌平、博平县连降大雨,境内河流漫溢。仅茌平县淹没土地七十几万亩,倒塌房屋四万八千四百二十二间,死亡十三人,伤三十二人。”

在这一年夏季雨量适中,秋庄稼长势良好,秋季丰收在望。就在谷子垂下长尾穗,高粱落花晒红米、玉米顶缨大灌浆,豆子拉下角,棉花挂满桃的关键眼上,老天大逆不道,下了连续七八天的大雨,淹地毁房,遗害人民。

记得这一天是个星期天,我早晨早起喂牛、挑水、扫院子,然后扛了锄头下坡耪地。太阳还未冒头,东方天边就染了霞,随了太阳的升高,云散霞飞,天空一碧万顷,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太阳像个大火盆,向大地倾倒炎热,简直热得有些发狂,如同下火;没有一点风丝,大气憋闷、窒息,让人透不过气来。我在耪谷子,只一会就汗流浃背,谷叶把脊背划得血淋淋的,疼痛难熬。谷叶子像得了病似的,无精打采地垂着,玉米叶都打了卷。太阳把大地都晒得发了烫,整个大地像烧了的砖窑,让人闷得难耐。耕牛都张大了鼻孔,狗都吐出了红舌头,急速喘息。

过了一会,我忽然感到有点凉气刺到脊背上,又抬头看看地边上的柳枝,见柳枝像是微微地动了几下,真的有点风丝啦。再看看路面上,好像有些沙土飞起来,风忽然大了些,那半天没动一动的柳条好像猛地得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忽然飘洒地摇摆起来,柳条都像长长了一截。人的身上立感凉爽了许多。

“起风啦!”邻地里有人高兴地喊了起来。这时我抬头一看,正当烈日中天,照得大地一切都是白亮亮的,只有北边的地平线上像是起了沙,黄登登的一条线卷天盖地地向南涌动,黄云前边像是镶了金边边,金边边外沿也像是长满了银须须,老长老长,一直伸到太阳的脸前;在黄色的云团后边,便是黑洞洞的黑云层,黑得像锅底。

过一会,风好像更大了,使树头都摇晃起来,谷穗高粱棵都朝着一个方向摆悠。这时,北边的黄云层好像滚动起来,像是开了锅,上下翻卷,前进的速度也加快了。一会的功夫黄色的云层就涌到了太阳的跟前,盖了太阳的半个脸。这时候,北半边天上是黑云重叠密布,暗如黑墨。突然,一道白光划破了北半边天的黑幕,把黑幕撕成东西两大块,接着一个响雷从黑幕底下滚了出来,由远及近,由小到大震撼着大地。风也更大了,路边树都向南弯了腰,柳条都狂飞乱舞起来,大地上的一切热气仿佛都被黑云卷走了。黑云吞没了太阳,布满了整个天空,大地上立时就像黑夜般地暗了下来。

咔喳一个炸雷,把满天黑幕从头顶上撕碎。只因为这一炸,响雷就一个接一个地炸个不停,有的从天边滚到中天,有的又从中天滚到遥远,有的从平地响起,有的在树梢上滚翻,极远的、极近的‘极响的、极沉的、像是整个大地都在颤抖,都在震撼,给人以恐惧之感;只因这一炸,满坡的庄稼人都荷锄扛镢、驾车喝牛地往家里跑;只因这一炸,柳枝都横着飞,地上的尘土都四下里走;只因这一炸,铜钱大的雨点便从高高的黑幕上砸将下来,砸疼了庄稼人的脊背,砸歪了蔫乎乎的谷叶;只因这一炸,风、土、雨混在一起,联成一片,横着竖着都是灰茫茫、冷飕飕、辨不清哪是东、哪是西、哪是天、哪是地、哪是人、哪是树、哪是云、哪是雨,四面八方都混沌一片,只觉得空中的水往下倒,地上的水到处流;只因这一炸,大风狂虐,大雨滂沱,路边的树刮折了,有的连根拔起。我和一个大伯从崖头上挣扎,不能抬头,不能睁眼,不能呼吸,不能迈步,被一阵大风猛地刮到了一个坡地,大伯很有经验地说:“孩子趴下,别动了!”……

过了半个时辰大风过去了,但雨仍是倾个不停,地里的水往沟里流,沟里的水往河里淌,眼看着沟满了,河平了,满地都是水,到处汪洋一片……

这样的雨下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停了一阵。但只停了半晌,就又下将起来。就这样,断断续续地下了七八天。因那时没有砖房,都是些土房,不禁淋,不中泡,今天这家歪房,明天那家塌屋,全村一米高的土墙头都被淋为平地。我家的两间东屋就是这场大雨泡塌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热烈欢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热烈欢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