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0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十,水淹茌博

(2006-11-21 16:58:50)
分类: 父亲的童年

三十,水淹茌博

 

《茌平县志》记载:“这一年连降大雨,茌平、博平县淹地近百万亩,倒塌房屋近万间,还有部分人员伤亡。”

是年春夏雨水适中,麦收较好,秋苗长势旺盛,秋季丰收在望。七月上旬到中旬,大雨滂沱连降四五天,大片洼地都积满了水,庄稼淹没及顶,有些平地也有了少量积水,庄稼湿黄不长。由于几天连降大雨,一些土房、危房经不住久淋久泡,村上房屋倒塌无数,我家的两间土敞棚和三间北屋就是这一年倒塌的。

由于茌平地势低洼,上游的客水便顺着徒骇河、四新河、御路沟汹涌澎湃地涌下来,水溢河岸,沟崖,整个茌平大地上分不清哪是河道哪是平地,满坡遍野都是水,一片汪洋,无边无际,几乎所有的庄稼都没了顶,有些树木都只露了树稍稍。那时我村周围尚有寨墙,水没有进村,被寨墙挡在了村外。但雨水把村内的沟壕坑都灌满了,有些平地上也积满了水。

有一天早上,我在家中吃饭,忽然听到有人喊:“水进村啦!来水啦!”我忙跑出家门去看,只见大门外东西路沟里大水急涌,由西向东流淌,原来西边围墙开了口子,客水涌进村来。我忙和父亲拿了锨,在大门口用土垒了一道半米高的堤堰,以防水灌家门。常言道,祸不单行,来水必下雨。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天又下起了大雨,如瓢泼一般,一会的功夫,院内便雨水没膝,倒灌进屋,整个院里没有一块干地落脚,全被水泡。我和父亲便拿了脸盆、水桶、在大门洞子里往外刮水。刮也刮不迭,院内院外的水几乎一样平。可好,大雨过后便是个大晴天,我和父亲激战一头午,到中午时分,院子里的水基本上被刮干了,保住了其他房屋没有倒塌。

过了几天,天虽无雨,可上游的客水还是源源不断地涌过来。整个村外仍是汪洋一片,只有少数高地,却像孤岛一样寂寂寞寞地躺在那里。淹了半截的杨柳树,像是航船上的风帆,在汪洋大海里飘摇。那时家东闫庄家后有二亩高粱地,那里地势高,没有被淹。一天我扛了锄去那里耪地,出了东北寨墙豁口,便顺着西封庄前的东西大路沟沿寻路向东走去,路沟里大水急流。当我走到东西封之间,便又有一道南北大路沟横在眼前,大水平沿向北流淌。两条路沟在这里交汇,水流湍急,这水又和东西封的洼地,寨壕连在一起,水面更加宽宏,简直是水浪滔天,一眼望不到边。这个沟沟交汇口,是我去地里的必经之路,舍此无他。我仗着我的水性好,决心从这里下水游过去,从沟那边的高崖上去地里。我把衣服脱下来,系在锄杠把上,高高举过头顶就下水了。当我游到两沟的交汇中心,由于水大流急,我虽然水性不差,这时手脚也不当家了,一股急流涌过来,把我卷到北边洼地里的汪洋大海里去了,心想,可别冲到村庄寨壕里去,那里长满了苇子,要挂住我的脚怎么办?可我又没办法,已无掌控自己之力,也只有顺马游缰任其飘流了。正在飘流之间,忽然觉得锄把被挡了一下,我转眼一看,是锄勾挂在了一棵小树上,小树那边便是一片旱地,心想,这下可有救了。我定了定神,用脚踩了踩水深,借着水势就游到了岸边。

我上了岸,穿好衣服,扛了锄,就到地里去了。我想来一次不容易,一口气就把二亩高粱地耪完了。

三十,水淹茌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