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0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八,脱坯拉锯

(2006-11-21 16:54:14)
分类: 父亲的童年

二八, 脱坯拉锯

 

我家为了重新盖起头一年被水淹泡塌掉的三间北屋和两间东屋,我和父亲过了年在正月中旬就着手做准备工作,一是拉土脱坯,二是刨树拉椽子。

先说脱坯。我们年初十就套了牛车到地里去拉土,当时地还冻着,土皮必须用铁镐敲开,揭去冻块,在大冻块下掏新土。由于我的力气小,要三四下子才能把锨蹬到底,因此我装车就慢,往往父亲装三四锨我才装一锨。父亲看我装的慢,就告诉我蹬锨要用猛力,要一下蹬到底,把锨一抡,土块就扔上车去。后来我就和父亲装的一样快了。大约有五六分钟我两就能装满一车。卸车时,父亲教我双腿站在车帮上,抡开双臂往下攉,不能一镢一锨往下端,这样效率可以快好几倍。

我们备好土后,就把土培成泥泥窝,开始挑水洇泥。我和父亲每人一副水挑,一头午就挑了五十多担。肩头压疼了,压肿了,但还必须坚持到底。

在脱坯那天,我的任务是洒水,和泥和端泥,父亲亲自脱坯。一锨泥端起来足有二十几斤重,一个坯需要端三五锨,还不等喘过气来,又要端第二模、第三模,几乎一个头午都不能停脚。到中午我的胳膊已累得抬不起来了,双手也都磨起了七八个血泡,中午饭也吃不下,下午还必须接着干,不干父亲是不依的,就饿着肚子下午接着干。到了晚上,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和衣躺在炕上睡着了。第二天早晨,父亲早早催我起床,我只觉得浑身酸疼,象散了架,两个胳膊都不能打弯,腿也僵直,双手也攥不起来了。但我怕父亲着急,又要招乎我,就强撑着起了床,好歹吃了点东西,又去脱胚了。就这样,干了六七天,坯脱了满满一大场。

再说拉大锯。家南十八亩地头上有棵大柳树,有二人合抱那么粗。我和父亲把它刨了下来,准备拉成盖房的椽子。拉大锯这是大人干的活,我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那能干得来,可父亲偏要我干。拉锯那天,我父亲把大柳树段子绑在后大梯门外的大槐树上,用墨斗划了线,就开始解大板子。大树段先破成大木板子,破木板子需要用大抬锯,这大抬锯条足有一扎多宽,锯齿比大拇指指甲盖还要大两三倍,别说用它拉木头,叫人一看就有些吓人。父亲站在板凳上拉上锯,我蹲在地上拉下锯。拉锯这玩艺可是个技术活。锯齿插老了就会拉不动,插嫩了就拉不到木头,放空锯。送锯需架着点,拉锯要煞着点,轻拉轻蹭,很难掌握。拉锯还要看准线,如果走了线,这是木工之大忌。有一次,我一不留意,线就跑了半指,父亲看到后,训了我一顿,还踹了我一脚。三间北屋和两间东屋的椽子,我和父亲共拉了十几天,这是怎样的十几天!双手磨掉了几层皮,脊背上晒掉了几层皮,本来瘦小的我,竟掉了好几斤肉,比起脱胚的那六七天,更累了好几成。

脱胚拉大锯,这都是大人干的活,也是最累的活,是大人都不愿干,吃不消的活,这样的活派到我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身上,即超出了年龄段的许可,也超出了体力段的许可。正因为如此,连续近二十天的超负荷的苦和累,使我落下了终生疾患只要一干重活,饭就吃不下,晚上就睡不好,而且做梦,身不由己地哼唧不停。现在看来,当时父亲虽然狠了点,但也培养了我坚强的劳动意志,持久的劳动耐力,良好的劳动技能,我至今精通农业生产中各种活计,都是那时打下的基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