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29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三,虎口夺粮

(2006-11-21 16:29:03)
分类: 父亲的童年

二三,虎口夺麦

 

过麦的时候,天气热,又少风,在地里干什么活都不是好滋味,特别是割麦子,它不仅是技术活,是个累活,还是个耐力活。

那时候种的麦子叫油麦,油麦割生不割熟,只要一熟过了,就会炸芒脱粒,风一吹就会把籽粒全摇落在地上,收不起来。

俗话说,麦熟一晌,蚕老一时。是说,麦子在午前看来还未熟,午饭后可能就熟啦。看到快熟啦,要赶紧割,如果等看到熟啦再割就晚啦。再说,过麦时节,天气变幻异常,忽而刮风,忽而下雨,倏而之间会风雨交加,有时还会下冰雹,有时到嘴边的粮食会在一个早晨、一个中午头就毁于一旦,全部覆没。所以有征秋夺麦之说,就是说过麦特别紧张,麦子是从老虎嘴里夺来的,是从老天爷手中抢来的,稍以疏忽迟慢就会造成重大损失。

我辍学在家劳动务农的第一个麦季,就很不平凡。这一年麦子长势不错,比往二年都好,不仅棵高穗大,且籽粒饱满。我在扎完苗耪完地后就在麦田上下了一番功夫。那时没有除草剂,麦田里长了草就只有用手拔。麦田里最爱长的是米蒿,有时长得比麦子还要高,垅背上都密密麻麻的,也有的同麦子一起长在垅眼里。那年家南那九亩地全都是种的麦子,我就天天一个人蹲在麦地里拔米蒿,一垅垅一行行地拔,有时候蹲累了就跪在地上或坐在地上向前蹭。由于长时间在地上爬,在地上跪,膝盖都磨破了,双手也磨起了许多血泡。

眨眼间麦子要熟了。我和母亲每天都带了弟弟去生产队割麦,把弟弟放在地头上的树荫下,我和母亲在地里割麦。由于我常用镰割草,对用镰并不生疏。但割麦和割草终究不是一码事,我的左手就是抓不住麦子,有时麦子抓到了,镰又插的不是地方,不是时候,双手怎么也配合不好。母亲对我说:“割麦子要手到镰到,双手配合使……”我照母亲的话去做,果然就好了些,不到半晌,我就基本上掌握了割麦子的要领。割麦子这活,除了双手磨泡外,更重要的是弯腰弓背,时间一长就腰疼,割一会就想起来直直腰,歇一会。母亲见我经常站起来直直腰,就对我说:“割麦子不能站,要一口气割到头……”我听了母亲的话,后来真的能一气到头不直腰,我慢慢地体会到割麦子要有一种耐性和韧劲。

割了三四天,全队的麦子基本上都收到家来了。就在场里刚刚把麦子垛好盖好的那天晚上,就刮了大风,下了一场大雨,还带了少量的冰雹。第二天到地里一看,果然有几块没收完的麦田里,地下撒满了摇落的麦粒,麦棵也都一耢抿地倒在地上,到嘴边的粮食都瞎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