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055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三,大难不死

(2006-11-14 10:25:43)
分类: 父亲的童年

十三,大难不死

 

人们都说我是个捣蛋鬼,这一点也不差,小伙伴们在一块时,我总是别出心裁地搞个新花招。有时候,有的小伙伴来的晚了,我就躲在门后里,等小伙伴进门大嗓喝一声,把小伙伴们吓一跳;有时候小伙伴们都到了,我来晚了的时候,我就偷偷地摸到别人身后,双手捂了小伙伴的眼,让他猜这是谁,猜不准,要打屁股;在大家玩得不开心时,我会出招让大家大笑不止,笑破肚皮,出洋相闹鬼脸的事都干过。

我家西边有个大胡同,住了几十家人家。胡同北头有个大梯门,梯门外有棵大槐树。胡同里的人吃水都必须到大梯门外向东三百米的井上去挑,来回必须经过大槐树,大梯门。住在胡同南头的人挑一趟水要走二里地,非常不容易。夏天的中午或晚上,人们常聚到大梯门和大槐树底下乘凉,歇脚或睡觉、啦家常,说天道地,这里真是个好去处。

有一天中午饭后,我也拉了个席头子到大槐树底下乘凉睡觉,听老人讲故事和啦家常。我听得正带劲,高振范老爷爷从东边井上挑了水过来,不小心双脚从我身上迈了过去,水桶正好从我头上悠过去,差点碰了我的鼻子尖,还滴在我脸上几滴小水珠。我觉得这是对我侮辱,一时性起,爬起身来,三脚两步地追上挑水的振范老爷爷,抓住担子不让他走,并抓了把土撒到他的水桶里,我就呱呱地跑到大路上去了。

又有一天,我正在地里割草,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枪声从西南三四里路外的张二马,双营方向的打靶场传来,当我挎了草篮子来到西北寨门口时,早有好几个人站在那里看动静,其中有高传胞、高传平、传胡大娘等人。我就站在传胡大娘前边,看起热闹来。这时,西南上枪声不断,已有些密集,突然我觉得肩膀上边,左耳下边响起了吱喽一声,接着身后的传胡大娘双手捂了肚子叫起疼来,原来是一颗流弹飞子从我耳下颈边飞过,没有伤着我,竟打到了别人身上,我真是命大、福大、运大,大难不死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