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0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八,六岁割草

(2006-11-14 10:15:23)
分类: 父亲的童年

八,六岁割草

 

奶奶是我的依托,是我的保护伞。没有了奶奶,我在家中就不那么撑劲了。因为我祖辈都是庄稼人,劳动和干活就是维系这个家庭的唯一手段,劳动是美德,劳动是本份。

奶奶去世以后,父亲就开始摔打我这个“劳力坯子”,树立我的劳动感情,处处加深我对劳动的认识。父亲每天下地干活都带上我,让我到地里学活。开始我不会干,父亲让我坐在地头上看,过了几天就让我动手干。头一件活就是让我拔草。父亲教我怎样抓草,怎样用力拔,怎样摔掉土块,怎样用镰割,怎样装篮子等等。后来就给我分任务,一个头午要割多少斤,割不够就不让吃饭,或者打屁股。我渐渐地学会了,一头午就拔了半篮子,受到父亲和母亲的夸奖。

拔草不是个好活,第一是在热热的太阳光底下拔,一会儿就会被晒得浑身出汗;第二是蹲在地上,时间一长两腿弯就发木发麻;第三是跪下拔草好腰痛,有时疼得利害时,我就叭在地上爬着拔,爬累了就坐在地上拔;第四,拔草是个脏活,摔打土块时弄得浑头盖脸都是土,天热一出汗,就是一身泥巴。总之拔草是脏活、累活、难干,而且是我不愿干的活。

我开始拔草那年是六虚岁,每天都必须到地里去拔草。

有一次,天特别热,我和几个小朋友在村头树底下乘凉玩耍,没有去地里拔草,一进家门就被母亲说了一顿,父亲知道后,没由分说,抓过来就朝我屁股上打了四五巴掌,疼得我嗷嗷直叫。

还有一次,我又是怕热贪玩,没有拔够父亲定的斤数,父亲下了狠心,脱下鞋来用鞋底在我屁股上咣咣地打了七八下,屁股打红了,打肿了,母亲见了,疼得直掉泪。

又有一次,我一出家门父亲就说:“这一次必须拔满篮子,不然就小心你的屁股!”一说打屁股,我就害怕打怵,所以这次到了地里,我就拼命地拔,真的拔了一大篮子。回家后父亲说:“这还差不多!”吃饭时,父亲亲手给我拿了野菜做的干粮,作为奖励。

有一次我拔了一大篮子草,好沉好沉。在背回家的路上篮子绳背断了,镰把滑了过来,打在我的头上,把我的头打了个大疙瘩,父亲知道后,用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心疼的眼泪像串珠样滴在我的脊背上,好烫好烫啊。

在一年中只要地里有草,我家的牛就都吃我拔的草,把个大黄牛喂得油光净亮。

在秋冬地里没有青草的时候,父亲就让我挎了篮去拾柴,或背粪筐去拾粪,五冬六夏都有活干,刮风下雨也都有活干,很少有闲着的时候。我热爱劳动的好习惯,好品质,就是从小养成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七,我属牛的
后一篇:九,有惊无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七,我属牛的
    后一篇 >九,有惊无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