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汉
山东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742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河水浩荡

(2006-11-14 10:01:15)
分类: 父亲的童年

四,河水浩荡

我出生在阳历七月一日,古历五月三十日,是大生儿。一个人连占三个大,这是不太多的。所以,我的命大、福大、运大、劫数大。

奶奶告诉我,在我刚出满月不久,按当时的习惯必须出去住几天姥娘家,这样可以免灾增福保长寿。我的父亲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就送我和母亲去姥娘家住。可巧,就在前一天下了一场大暴雨,只下了个沟满河平,平地雨水二尺深,出门一片汪洋,到处是水。在我和母亲去姥娘家的那一天,天却放晴了,艳阳高照,微风徐徐。父亲预备了一个大笸箩,遇到旱地就走,遇到浅水就趟,遇到深水就把我和母亲用笸箩漂过去。这个办法在风平浪静的水中和水不急的水里还顺当平安,但在流急浪高的河道中就相当危险了。在我们去韩庄姥娘家的路上,必须经过御路沟,又要横渡四新河,御路沟水浅好趟,四新河水深河宽难渡。父亲站在四新河岸上,看着湍急的河水,宽阔的河面,要想母亲和我坐在一个笸箩里漂过去,实在是个难事,危险不小。但父亲处在年轻,脾气又犟,不服软,不认输,还是决计要渡过去。父亲选了个合适的大柳树下,把笸箩放进河道,让母亲坐上去,又把我抱给母亲,笸箩就在汹涌的河水中漂了起来。漂出没多远,就有一个小浪头打过来,把笸箩打了个侧棱,父亲马上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地向河中心漂去。谁知,笸箩入了河心大流,由于水急流大浪高,笸箩就有些不听从使唤,不好掌控。父亲不敢怠慢,双手扒稳笸箩沿子,使劲地向对岸推进。这时,上游漂来一堆乱树枝子,冲着笸箩就涌了过来。父亲看看,如不躲避,就有灭顶之灾,就会全被乱树枝子压下去,就急拨笸箩躲闪。谁知这一拨,乱树枝是躲开了,笸箩却落到了一个大旋窝中,笸箩立刻就滴溜溜地旋转起来。父亲一看便着了急,忙用力把笸箩向左推了一大把,笸箩才从旋窝中挣脱出来。母亲坐在笸箩中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却在母亲怀里安然地睡大觉。

笸箩出了大旋窝,就朝着河心大流漂去,父亲脚下踩着水,双手掌着笸箩继续向前推进。猛然间一个大浪头盖了过来,把父亲打到水下去了,笸箩却自由自在,平平稳稳地自己漂了下去。父亲泛上水面,费了好大的劲才追赶上笸箩,可浑身力气已全使光了,伸手抓住笸箩沿子,不仅无力掌控,而笸箩却成了父亲的救命稻草。父亲趴在笸箩沿子上喘息,任凭笸箩自漂。看看左右不见岸,前后不见边,处处汪洋一片,河水浩荡之中,父亲心想,任命吧,漂到哪就算哪吧。

笸箩漂进一个茫茫无边际的开阔地带,风也停了,浪也静了,笸箩显得格外平稳,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漂到了岸边。漂到岸边的一棵大柳树下,被一株枯木挡了一下,就搁浅住了。真是喜出望外、有惊无险。父亲忙上了岸,把我抱出笸箩,四下里一看,原来离姥娘家已经不远了,来到了姥娘家的村头上。

从大柳树底下下水,又从大柳树底下上岸,真是巧合,我想这许是一种缘份吧。

从姥娘家回来后,父亲见人就竖起大拇指,夸自己水性好,本事大。可奶奶不这么说,奶奶说:“不是你本事大,是我孙子命大、福大、运大、劫数大。

我相信奶奶的话是对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三,家世悠悠
后一篇:五,馨摇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家世悠悠
    后一篇 >五,馨摇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