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07-13吊文。

(2017-07-14 06:07:10)
以前,他或许是黑H马,或许其实什么都不是。在他认识到自己虚弱的时候,在他作为一个脆弱的理想主义者而公开忏悔的时候,他或许就注定了将成为这个被选择的人。然后,他被选择了。有许多站在同一条道上的人们恨他,因为他们以为他被选做那个地方的王。然而事情并非如此。也许他自己在被选择之后明白这一点,也许他也死都没有明白,事情就是这样:命运并不是将他引向王座。那只是一只有靠背的凳子,上面空空如也。命运给予他鲜花,并让那视他为敌人的强权在他头上扣上荆冠,命运为他打上神圣的光环,并不是为了让他成为王,而是因为他是祭品。成为王不是神圣的,而作为献祭,他是神圣的。他死去,仍然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而死去的。他的死也证明了他的理想主义的神圣。在自称理想主义者的人们都暗自选择了以实用主义的手法举着理想主义的牌子生活时候,命运为他选择了死亡。因此,他的死,都不应当拿去与别人成为领袖、成为总统、成为僭主、成为国王、成为大明星、成为黑社会老大、成为大师、成为首富等等事情做比较。后者全是同一回事,就像他曾是黑H马一样。然而他的死是完全另一件事。他死了,这死亡印证了理想主义的存在。也许这死亡要在一个没有神明的世界印证神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