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郑敏《冬日下午》

(2010-04-03 22:38:02)
标签:

郑敏

冬日下午

大路

石堡

白蔷薇

杂谈

分类: 文本细读

 

画画的人睡去了,

让大路躺在无色里。

或是它在沉思吧?

想一双赤的软脚,

一把花格遮阳伞,

它的脸都白了——。

 

白杨哭诉:

“什么时候重有美丽呢,

风不歌颂我了。”

乌鸦歇在石堡上,

天太低。

 

寂寞从枝梢滴下,

我走过睡着的美人

她在等候薰风。

有人轻轻触我的臂肘,

轻轻牵我的衣袖,

是一双怯怯的小手,

仿佛小声说:

“不能看看她吗?……”

于是我停脚回视:

大路上没有行人。

 

一枝瘦弱的白蔷薇

伸出矮蓠

犹自颤抖……

 

    昆明的冬天虽然萧瑟,但还有美丽。可是被很多人忽视了,以为冬日没有风景。于是画家“睡去了”,“让大路躺在无色里”,这是很奇妙的感觉和想象:因为画家“睡了”,所以“大路”变成“无色”。但“大路”还在“沉思”:“想一双赤的软脚,/ 一把花格遮阳伞”。躺在冬天无色里的“大路”,在想象春夏的美丽:少女赤裸的软脚轻轻踏在身上,花格的遮阳伞撑在头上,但现在,在冬日的下午,这些美好的感觉和想象都消逝了。于是,“大路”“它的脸都白了——”这里的“脸都白了”还与第一句的“无色”相呼应,很有意味。这调侃的语调中,不仅把春夏的温暖和柔媚传达出来,而且含着少女机智的俏皮,特别动人,是诗中少有的情趣,

    这首诗的一个特点,就是把诗中的诸多景物都拟人化。第二节,冬天中的“白杨”哭诉:“什么时候重有美丽呢,/ 风不歌颂我了。”“白杨”的委屈语调中有一种可爱的稚气,同时,也暗含着大学生郑敏俯视“白杨”稚气的一种机智的俏皮,很有意味。接下去,渲染冬天的阴沉景象:“乌鸦歇在石堡上,/  天太低。”都是压抑的意象和气氛。

在寒冷的冬天,似乎万物都失去了活力。于是“寂寞从枝梢滴下”。不仅“画家”“睡了”,连“美人”也“睡了”,好像都进入冬眠状态:“她在等候薰风”。就是等待温暖的春风。

    就在这时,出现了转机。“有人轻轻触我的臂肘,/ 轻轻牵我的衣袖,/ 是一双怯怯的小手”。两个轻轻,一个怯怯,写出极轻微的触觉。而且还有听觉,“仿佛小声说:/“不能看看她吗?……”

    但路上没有行人,原来是诗人的幻觉。因为她看见:“一枝瘦弱的白蔷薇 /伸出矮蓠 /犹自颤抖……”。冬天的白蔷薇,不仅“瘦弱”而且“犹自颤抖”。“犹自”一词非常细致,充满感觉,暗指没有人关注和爱惜冬天的白蔷薇,更增加了它的寒冷。《冬日下午》的最后一节三行,充满着女诗人的对自然美的爱怜!令人想起孟浩然的《春晓》,在艺术上,也简洁含蓄如宋词,但整首诗的独特感觉和想象,却是郑敏的!

    看到最后,我们才明白,诗人要告诉我们的是:冬天虽然萧瑟,阴沉,看似没有生机,其实,并不是“无色”,而是还有美丽的白蔷薇,只是我们没有细心观察,不懂得爱护和珍惜冬天的花朵。瘦弱的白蔷薇,虽然从矮蓠中伸出来,但还是没有人看见,只好“犹自颤抖”。

    这首诗中的“大路”、“白杨”和“白蔷薇”,都被拟人化。这种似人化的想象,是为了达到打破和改变现实中景物与人之间无法融合的距离;在审美的世界里,物也变成“人”,彼此和谐相融相处。这就是诗人独特的审美创造!

    犹其难得的是:这些拟人化的想象,都带着少女纯真而精妙的感觉,还有充满情趣的俏皮——因为很多人都忽视了冬天的风景,而唯有诗人发现了白蔷薇,于是,大学生诗人郑敏暗自得意,产生了一种自誇的俏皮冲动,并充分调动她的感觉和想象。

     郑敏这独特的奇异的感觉、想象和语调,来自她那自由、活跃和开放的心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