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掌四式硬猴拳

(2011-09-06 13:36:34)
标签:

程小东

硬猴拳

小候

通臂拳

刘家良

娱乐

分类: 光影真功夫

一掌四式硬猴拳

小时候,经堂兄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练摔跤的大哥。他教的那些绊子我早忘得精光,唯独记住的是他手上的防守动作——两手上下挥舞左右撩拨,目的是防止对方有效“抓把”。他管这叫“猴式儿”。我想大概是因为这动作有点像猴子在抓耳挠腮吧。

后来,我在体育馆里见到了猴拳。表演者又翻又滚,窜蹦跳跃,加上挤眉弄眼的神情,还真像只猴子。那时的武术竞技场上象形拳很多,常见的有鹰爪、虎形、螳螂和猴拳。其他三种虽也追求仿生,但更多的是取其神韵和气势,唯独猴拳最重外表,一定要把猴子模仿得惟妙惟肖。我看不出这种猴拳的攻防含义,觉得太像舞蹈,要是用它打架,恐怕还真不如“猴式儿”管用。

大概是在《少林寺》公映之前的一九八二年冬天,国内放映了一部叫《海囚》的电影,里面的主人公霍金龙因为不堪忍受洋人的欺侮,运用中国功夫把偷运“猪仔”的英国船长暴打了一顿。因为国内银幕上从未有过类似的场面,观众对此大为欣赏。据说这场打斗是经过专业武术人士设计的,他们让霍金龙打的是猴拳和南拳的动作。

了解这一情况后,我感觉很纳闷,高大威猛的霍金龙打南拳好理解,怎么还会用“猴拳”的招式呢?在影片中没有见他猴了吧唧猴里猴气的表现啊!

再后来我才知道,猴拳本有北派南派之分,其中前者重形,后者重意,都是厉害的武功。比赛场上常见的是在北派基础上创编的竞技猴拳,大大削弱了原有的技击含义;而霍金龙打的是传统南派猴拳,又被称作是“硬猴拳”。

不过,扮演霍金龙的著名演员达奇并非武术行家,即学现卖当然打不出硬猴拳的韵味。要了解这种功夫,还应该去看刘家良的作品。

或许是刘家良本人身材矮小瘦削,又灵活敏捷,所以对硬猴拳情有独钟,竟然为它拍了两部电影,一部叫《疯猴》,一部叫《醉猴》。

说南派猴拳的电影素材有了,但我不想厚此薄彼,还想先说说北派。

专门表现北派猴拳的电影一直没有见到,能沾上边的倒是有一部,名字叫《出笼马骝》。

马骝是广东话,其实就是猴。

 

 

白猿通臂

“马骝”虽然就是“猴子”的意思,但电影《出笼马骝》所表现的却不是猴拳,而是著名的北派长拳——通臂拳。我们在说猴拳的一章中提到它,并不是为了勉强凑数,而是因为它与猴子确有联系。

通臂拳又称通背拳,近代流传的主要有“祁家通臂”、“白猿通臂”和“劈挂通臂”三种。其中白猿通臂拳崇白猿为始祖。白猿不过是毛色与通常的猴子不同,但仍然是只猴子。猴子首创的拳术,说它是猴拳也不算牵强吧。

其实,即使是其他通臂拳,也和猴子不无关系。所谓“通臂”,据传是取猴子的手臂在体内能连通之意,就像是一根贯穿物体的拉杆,想要哪头长就哪头长。我们不知道猴子的身体构造是否真的这样,但从它摘高勾远的手臂动作来看,确实能产生这样的感觉。

通臂拳模仿猴子“通臂”的目的,就是要“放长击远”,尽量加长手臂的攻击距离。这是该拳种的最显著特点。

从《出笼马骝》中对通臂拳的介绍上来看,它表现的应该是“白猿通臂”。

《出笼马骝》的主演是如今名扬国际的动作导演程小东。有人评价他作品的特点是唯美飘逸,好像他只靠特技和威亚,根本不懂真正的武功。近来他通过协助张艺谋拍摄《英雄》、《十面埋伏》和《满城近代黄金甲》,让章子怡、张曼玉等大明星长袖善武平地飞升,更加深了人们的这种印象。在深圳举办的“中国功夫巅峰时刻”庆典上,他获得了贡献大奖,发表感言时曾说:“我的功夫不行,但中国功夫是最好的。”似乎又为这种说法增添了佐证。

程小东真的不懂武功吗?

看过《出笼马骝》后,你会觉得——他不懂谁懂?

程小东扮演的主人公是个四处游荡吊儿郎当的浪子,因为多管闲事误杀了人,而被关进了监狱。监狱里有个死刑犯,因为自知没多少日子了,便破罐破摔欺负狱友。他的武功高强,没有人敢惹他。程小东到来之后根本不买账,要吵就吵,要打就打。由于身手灵活,死刑犯也奈何他不得。后来,死刑犯知道自己即将被处决,便把一块半圆的木牌交给他,同时告诉他:“出去以后找到另一半,能让你发笔大财。”

不知程小东看过大仲马的小说《基度山伯爵》没有,反正他当时欣喜万分,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这天,监狱里又来了一个高大的汉子,罪行不严重,却整天眉头紧锁,郁郁寡欢。

这个大个子的扮演者叫侯朝声,是本片的武术顾问兼武术指导,估计是位真正的通臂拳高手,不然顾什么问呢。

侯朝声是故意犯罪入狱的,目的在于寻找死刑犯交给程小东的那块木牌。死刑犯被枪毙了,全狱的人都欢欣鼓舞,唯独他如丧考妣,以为那块木牌被埋到了棺材里。早知道是这样,他就没有必要受眼前的这份罪了。

犯人当然要受罪,基度山伯爵受的是幽禁之苦,冉阿让遭的是苦工之累,侯朝声与程小东和后者一样,也要被逼着去采石场干那些毫无意义的重活。程小东心里有了盼头,劳累之余,经常掏出那块木牌摩挲把玩,畅想着得到财富后的未来。

------在浩瀚的大海上,散布着一串珍珠般的小岛,其中有一座叫肺痨------肺痨上有座山,山里有个洞,洞里有个老海盗把他的破扇子摇------我拿着小木牌敲一敲,说声“芝麻开门”------到镇上的珠宝店换成大把的银票,然后就去“大三元”吃羊肉烩面,吃饱了去旁边的怡红院,翠花小红小丁宝可劲干------

程小东想着,手上摸的好像不再是冷硬的木牌,而是女人柔软的大腿,下面直起反应。正在这时,耳边有人厉声高喊:“快干活!——”

程小东吓了一大跳,手上的木牌也被狱警看个正着。狱警上去就抢,程小东用力就夺,结果招致一通皮鞭。程小东被打急了,夺过狱警的皮鞭。狱警队长一看造反了,忙抽出手枪对准他:“快住手!”

狱警队长的话音未落,侯朝声就给了他一记拍掌。侯朝声一不做二不休,拉着程小东就往外逃跑。

二人凿开了脚上的铁镣后跑出好远,本以为脱离了危险,不料却遇上了四个奇形怪状的坏蛋。他们利用地形地物巧与周旋,间中还抓到一个,从他嘴里得知了一个秘密。

原来,这伙坏蛋隶属于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黑虎门”。黑虎门与另一大门派“通臂门”是死对头,而后者的掌门人就是在监狱里被处极刑的死刑犯。当年,死刑犯与黑虎门老大生死决斗,击毙了对方,自己也瞎了一只眼睛。他躲到乡下隐姓埋名,将手中的一本“通臂拳秘籍”藏在了一个山洞里。为了日后寻找方便,他又把线索刻制在一块木牌上,从中分开成两半,一半交给师弟保存,一半随身携带。这消息也不知怎么就传到黑虎门的新老大耳中,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怎么又得知那半块木牌已落在了程小东手里。

那个年代的功夫片不可过于追究细节,不然就没法看下去了。反正黑虎门一切都一清二楚,派出高手去追杀程小东。

程小东得知自己的“芝麻开门”只能得到一本破书,很是沮丧。他不愿让侯朝声跟着自己受牵连,一个人往一座小镇上走去。

侯朝声也惦记着他身上的那块木牌,岂肯就走,暗中一路追随。

在小镇上,他无意中闯进了一家妓院。这家妓院的老板有文化,在招牌上竟然写了一句诗——炮声隆隆威震八方,和对面包子铺号称的“热气能腾香飘四溢”刚好对应。

一号男主角逛妓院,而且与妓女共度一宵,完事后还不给钱。这情节在其他功夫片里很少见。更少见的是妓院的头牌妓女还是个武功极高的练家子,谁敢不给钱就别想下床。程小东与这个野蛮女人在床上尽显翻腾柔韧之功,方寸之地竟也打得精彩纷呈,实在令人称奇不已。程小东也是这部电影的武打设计,看来他唯美的风格从那时起就已见端倪了。

不过,作为角色的程小东在这里表现的很不堪,竟然在老鸨子的威胁下,从一大队妓女的裤裆下钻了过去。这情景我们在《鸿胜蔡李佛》里也见到过,两部片子里的老鸨干脆就是一个人演的,不同的是前者中的陈牛盛最后没有钻成。

程小东好容易逃出了妓院,却在半路上又碰上了那几个怪物。这回还是侯朝声救了他,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正是掌门人师弟的徒弟。师傅传给了他另半块木牌,要他找师叔取回秘籍学习通臂拳的全套功夫。

二人对上了木牌,从上面得知秘籍就藏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便一路寻去。

那个山洞里黑乎乎的,只有一束光线在洞壁上形成了一个圆圆的光圈,和木牌上刻画得图景一模一样。秘籍就埋在光圈下面的乱石堆里。

秘籍是厚厚的一本线装书,里面记载着通臂拳的起源,特点和动作图谱。

据其介绍,通臂拳是祖师王佑神在长白山上学灵猿之矫捷、百禽之翱翔而创立的拳法,讲究“以意导气,以气导力,刚柔并济”,动作特点是长臂阔步,所以谓之“通臂”。

这些电影里的解释本来就简单至极,加上又从粤语翻译成普通话,有些难免不够准确。其实,通臂拳和中国许多的武术一样,对谁是创始人说法不一。三家通臂拳的特点也不尽一致,但总的来说都讲究探腰拔背,放长击远,步法灵快,敏捷善变;发力以冷、弹、脆、快、硬五劲为主;演练起来则节节贯通,大开大合,气势威猛,手掌与身体其他部位相触时击拍响亮。

 

三家通臂拳都有几十种套路,仅白猿通臂拳中就有将单晃掌、撩阴掌、双盖掌、大引手、拍掌、踏掌等二十四种基本手法串联而成的拳套,和以其中单一手法为主的二十四路连环拳。每种套路的练习都要求“身似云、手似箭、腰似螺丝、腿似钻”。

在电影中,大约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表现侯朝声和程小东对照秘籍学习通臂拳的情景。

他们首先练习腕力、背力、眼神、腹肌、颈力、腿力、胯力,运用设计独特的练功器具,通过一连串杂技般的动作,表现苦练的过程。这一段的精采程度不亚于前面提到过的《鸿胜蔡李佛》。

练了一段时间,二人坐在一起相互攀比:“你都练些什么呀?”

程小东说:“我练了通臂水火、通臂连环和通臂劈挂。”

通臂劈挂可能指的是“劈挂通臂拳”。这种拳又称抹面拳,“劈”是进攻性技法,“挂”的意思是“挑挂”,主于防守。在运用中以“猛劈硬挂、急攻快打、横拦斜击、闪进巧取、大开大合”著称,是武林中的三大快拳之一。

我们看到程小东表演的拳术是北派不假,却没有“以腰为根,以胸部的吞吐和腰部的拧转摺叠配合手臂运动”的特色,应该不是披挂。从他和侯朝声演练招式的名称上看,还应该是白猿通臂。

侯朝声说自己比程小东多练了一种,名叫“醉猿”。

且看他的一招一式:

“白猿带醉下仙山”、“舞花摇扇抱酒缸”、“跨虎飞燕轻摇扇”、“摇头摆脑戏人间”、“天山散花夜偷桃”、“梦游琼池仙人立”、“空中卧云乐逍遥”、“翻身劈打醉狂奔”。

从这些不知所云的名称上,我们能知道电影里用的还是成龙《醉拳》的路数,跟风跟的太低级。侯朝声开始打了打晃,后来便没有什么醉形醉态,倒是有几个简单的猴子动作,说“猿”还沾边,“醉”则无从谈起。

如果作为武术顾问的侯朝声真是通臂拳传人的话,我们只能猜测他是向一切以票房为追求的制片方和导演妥协了。

接下来是程小东继续比划。

“金钩倒挂仙人式”、“通臂灵猿藏水火”、“饿猿扑食似山虎”、“大嘴打地仙展翅”、“如封似闭海底针”、“白猿水火震九州”。

六句中有三句带“猿”,最后一句更直白,应该就是白猿通臂拳。

可看动作又会觉得这二人打的都不像是通臂拳,起码“击拍响亮”和“放长击远”的特色不明显,更好像是北派的长拳加了点猴拳的动作。

但不可否认的是,程小东的表演的确好看。

 

作为邵氏电影公司著名导演程刚的儿子,程小东本来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据说他却没有念过书,而是自小就进了京剧学校,和洪金宝成龙他们一样,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由于他主要做幕后工作,人们看到他的表演不多,更想不到他身手是那样的精湛。在这部《出笼马骝》中,他翻腾跳跃的动作特别多,有些难度甚至比杂技不遑多让。给我的感觉是,似乎只有元彪和小候才能同他相提并论。

练戏曲武行功夫的人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重造型重惊险更重美观。这是从小就接受的严格训练所养成的行为习惯,自然也会影响到他们在银幕上的表演。所以,程小东在《出笼马骝》中虽然打得不像通臂拳,却能屡屡给观众带来惊喜和震撼。

看过这些,我们就不奇怪为什么程小东在担任导演和武术指导之后会形成那样一种风格了。

后面的情节就不用多说了,无外乎程小东和侯朝声学有所成,一道下山,最终一番生死搏斗,干掉了所有黑虎门的坏蛋。

遗憾的是一部拿通臂拳说事儿的影片,没能让我们领略真正的通臂拳。

要想看真正的通臂拳,还要去看国产的功夫片《自古英雄出少年》和《大刀王五》。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通臂拳全国冠军任刚曾在前一部中有打有练,小试身手;将通臂拳传播到西北地区的一代宗师马凤图的后人,也曾在后一部中与武术全能冠军赵长军对打了一场,让我们见识了一下什么叫“放长击远”。

 

 

猴子也疯狂

一伙流氓总是跟一个耍猴的过不去。

猴里猴气的小候跟这伙流氓打了起来。

流氓中的小头目当即摆了个洪拳的架势,扎着四平马双标指单标指地一通运气。

小候笑话他:“这一套不时兴啦,观众不爱看!”

这是刘家良影片《疯猴》中的一个场面,可以看作是刘师傅的一次自嘲。

自从成龙的《醉拳》大火之后,硬桥硬马的功夫片开始走下坡路。观众还是喜欢功夫,但却厌倦了单纯的暴力,转而喜爱功夫喜剧所带来的愉悦观感。大量“怪招”电影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台的,睡拳、笑拳、哭拳、癫螳螂一类充斥银幕,即使有表现实在拳法的,也多采用类似的套路,把武术改编得似是而非,武林英雄的形象也被大胆颠覆。在这种情况下,刘家良也需要改弦更张顺应潮流,但他是不屑于耍那些花样,而是到传统的武术中去寻找那些本来就有轻松噱头的真实功夫。

他选中的是硬猴拳。

 

猴拳本来就有滑稽幽默的成分在里面,它猴形猴态的表现形式,轻盈活跃的动作风格,比醉拳更加富于魅力,一向为人喜闻乐见。南派硬猴拳虽然不像北派那样注重形似,却也以灵快矫捷见长,比之洪拳咏春一类更奇诡多变,趣味盎然。

当然,刘家良只是想借此更换一下包装,骨子里依然要表现武术的技击本质。他才不愿意承认睡觉伸懒腰那样的动作也能打人呢。

在他于二十一世纪初拍摄的《醉猴》中,他曾对猴头猴脑的所谓猴拳严肃地质问:“打猴拳是需要指力的,你有吗?”

《疯猴》比《醉猴》早出现十多年,对于猴拳的演绎与诠释更要高出一筹。

在这部影片里,刘家良少见地扮演了一个比自己实际年龄小很多的京剧武生。比他小了二十多岁的惠英红在这里成了他的妹妹——一个貌美如花的花旦演员。他们的戏班到一座小城里去演出《火焰山》,兄妹俩一个扮孙悟空,一个扮铁扇公主;一个身手了得,一个风情万种,吸引了大量观众热烈捧场。

捧场的人中有一个当地的富绅,嘴里称只对刘家良的功夫十分欣赏,心里却在惦记着顾盼风流的女花旦。

这让我想到了许多港片的同好,说是痴迷武侠豪情英雄本色,其实更爱里面的风月咸湿大波霸。对比一下网络上关于叶子楣和刘家良的点击率就知道啦!呵呵-----

这位富绅是邵氏功夫红星罗烈扮演的。他曾在《天下第一拳》中担纲主演,后来却总是沦为坏人,尤其在刘家良的影片里,从来就是恶霸的嘴脸。

罗烈想把惠英红弄到手,便设下计策,诱骗兄妹俩到自己的府上赴宴。

刘家良的角色好酒,喝了酒便技痒。罗烈借机将他与妹妹分开,乘其不备打断了他的手筋。

刘家良在电影里总有这样的遭遇,本人刚正直率,眼里不揉沙子,却缺少防人之心,小人视之如仇寇,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结果导致他惨遭迫害九死一生。《醉猴》中也有这样的情形,陷害他的竟然是他的亲弟弟。

但刘家良总不会死,而是隐匿乡野或市井,等待着一个传人的到来。

一般来讲,女孩子很难得其衣钵,只有资质聪颖又苦大仇深的精干小伙儿才当得起这个传人。在《醉猴》中救了他性命的是个卖菜的小姑娘,二人一度相依为命,但最终追随他登堂入室的还是吴京。

在《疯猴》中的这个人是小候。

小候的真名叫侯朝中。我以为他和打“醉猿”的侯朝声是哥们,可对比过他们的脸型、身材、武功,又觉得不大可能。小候短小精悍,候朝声高大威猛,五官相貌也没有一点相似之处,所擅长的功夫更是大相径庭。候朝声显然是武林中人,多使用北派的拳术,霸道而又有实战感;小候的身手轻盈舒展,擅长跳跃翻腾,滞空感和动作造型都非常出色,估计出身于戏剧武行。他的猴形也特别到位,抓耳挠腮挤眉弄眼的细节刻画,绝非一日之功可成。

小候在影片中是个流浪儿,平时特别喜爱看一个卖艺人当街耍猴,看过后还认真模仿,学的惟妙惟肖。卖艺人两手总戴一副黑手套,显得有些神秘,可待人和蔼可亲,与小候等穷孩子交情甚好。

这天,小候没有在闹市中见到卖艺人,便向周围的摊贩询问。摊贩告诉他,几个黑社会的流氓踢了耍猴的场子,打了卖艺人,还把他的小猴子给摔死了。小候急忙跑去探望,见卖艺人正在对着猴子的尸体黯然神伤。

小候为了给卖艺人开心,当场表演了几下猴形,还要求假扮成猴子跟着他一道卖艺。

于是,闹市街头便出现了一个特别的卖艺场,卖艺人敲锣吆喝,由小候扮成的猴子卖力表演,倒也吸引了不少看客。

黑社会流氓这时又出现了,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他们便不完整似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起码在电影里,没有他们捣乱,英雄人物往往无用武之地。

流氓们把卖艺人和小候暴打了一顿。卖艺人几次想还击又都忍住了,被小候全部看在眼里。小候猜想卖艺人一定会功夫,便跪下来哭求。卖艺人正是隐姓埋名的刘家良,见小候态度诚恳坚决,便答应收他为徒。

刘家良和小候离开了小城,来到一处僻静的山野居住习武。

电影里最引人入胜的一场戏开始了,练功的场面持续了大约一刻钟。

为了区别猴形与猴拳,刘家良在电影里一般都让弟子事先掌握猴形,譬如《疯猴》里的小候已经能扮猴子表演了;《醉拳》里的吴京因为要给画拳谱的刘永健(刘家良的侄子)当模特也学得像猴了。然后,他再表现真正的硬猴拳,意在告诉人们像猴子一样动作并非猴拳,取其“凌厉矫捷,灵动迅猛”之意打出的拳脚才是真猴拳。

 

我们看到,刘家良的硬猴拳手型与北派不同,不是握紧的拳头或挠痒痒的“钩子”,而是五指分开呈“耷拉爪儿”模样。其手法有击打、掐拿、撕捋等。这要求手指和手腕有过人之力。为了练力,刘家良用两根筷子分别插在小候的两手指缝里,并在上面用绳子拴上了重物。这样一来,小候必须总是保持着猴拳的手型,在用手指取物抓拿的过程中受到重力牵引,从而练就指腕力量。

硬猴拳同时还要求有腰力和背力。刘家良的锻炼方法是在半空悬两根平行的绳子,让小候每晚在上面睡觉。小候要想不掉下来,必须用两臂和两腿搭在绳上,同时背部挺直,腰腹用力,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如此这般,天长日久,背和腰怎能不增长力气?

有人看到这里会有疑问,硬猴拳真要这么练才成吗?

我相信是要的,但不至于像电影里那样“人不卸甲,马不卸鞍”,否则非肌肉麻痹不可。刘家良在这里只是增加趣味性,同时告诉你练硬猴拳需要那些基础就行了。

除了力量,硬猴拳还要有具备灵活与敏捷的基础。这一点小候没问题,学翻跟斗、猴子过树(倒立行走)等动作没费多大周折。

小候天姿聪慧又刻苦努力,但也有些猴脾气,自己觉得功力大进便按捺不住,非要下山去找黑社会报仇。刘家良阻拦不过,便只好任由他去。

小候到城里闹市将黑社会流氓收拾个遍,更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直接去找罗烈要把师傅的大仇也一并报了。

罗烈敢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自然非寻常可比。他的手下不济事,他却有勇有谋,将忘乎所以的小候当场擒拿。看小候实在像只猴子,他更动了残忍之心,要学粤菜大师傅给全家做道大菜——“活吃猴脑”。

这时,惠英红已经作了罗烈的小老婆,穿红戴绿的好像过得挺不错。当听说小候是自己哥哥的徒弟,便对丈夫有了怀疑。当初,罗烈告诉她哥哥已经死了,自己无依无靠才在这里委曲求全的。她趁罗烈得意忘形之机,扰乱了家宴,放走了小候。罗烈一怒之下,失手将她打死。

小候狼狈逃回,并带去了师姑的死讯,令刘家良悲愤交加。他知道自己的残手无法战胜罗烈,有朝一日还要靠小候去报仇雪恨,便将所有的功夫一股脑地教给了他。

这些功夫中有一招叫“一掌四式”,是硬猴拳中“追打法”的绝招。

所谓“追打法”说的是硬猴拳中式式相连穷追猛打的战术运用,“一掌四式”中包含点、打、击、撞四种手法,即单手一击之中有四种变化,对方能躲其一无法避其二,能防其三不能御其四,是极其凌厉的实战技法。

电影里有这样一个镜头,表现刘家良用树枝往小候的手上挥去,小候在迅速收手的过程中瞬间完成了手型的四种变化,这便是地道的“一掌四式”。同时也表明它在的不同格斗距离中的巧妙运用。

在练招式的同时,也练劲力。小候的练法是对着树干猛戳;《醉猴》中的吴京则用“一掌四式”追打可移动的木板。

小候的技艺练成,再度下山去寻罗烈。

罗烈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便设下一张大网把小候扣在里面。,危急时刻,刘家良从天而降,将徒弟救下。师徒俩冲入敌群一通狂殴,尽显硬猴拳的威力。刘家良在这里给人的印象就是快,快得如风似电,摧枯拉朽。偶尔他也会有几个猴子的表情,但绝不俏皮,而是骇人。小候则几近疯狂,如上满了发条的机械猴,上窜下蹦,手舞足蹈,扑跌翻滚,拳脚交加,挡者皆靡,打得罗烈手下一哄而散,罗烈本人也狼狈逃窜。

这一时期的刘家良电影中已很少强调杀戮,但《疯猴》里的罗烈曾害了惠英红,罪无可赦,最后被小候的“一掌四式”要了性命。

大战结束,小候尽敛疯狂,把身子伏在刘家良身边,又变成了师傅那只听话的“小猴”。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