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ly
Lil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34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文辉离开阅文,起底他与网文江湖“沸腾十五年”

(2020-04-28 01:38:20)

网络传闻并非空缺来风。


今日(4月27日)午间网络有消息爆料,吴文辉及其团队集体离职阅文集团,转向今日头条,该消息立刻引起行业注意,各类揣测不断冒出。几个小时后,阅文集团直接给出了“实锤”。


晚间19时许,阅文集团对外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以及高层梁晓东、商学松、林庭锋等部分团队成员离职。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 而吴文辉的职位则将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随着吴文辉离职消息的尘埃落定,公众对吴文辉是否将转向今日头条消息的真实性更加好奇,现阶段今日头条方面并未作出回应,但是其员工在自媒体朋友圈下回复“不实”。


吴文辉离开阅文,起底他与网文江湖“沸腾十五年”


这个发展是出乎意料的,从2015年腾讯文学以50亿收购盛大文学,整合成立阅文集团,到2017年阅文集团成功IPO,成为“网文第一股”,并在随后3年里稳坐网文市场龙头位置,这对于原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之一的吴文辉与其团队而言,是一个得偿所愿的故事。


2019年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净利润为11.1亿,增利增收,谁也不曾料想,2020年大家会猝不及防听到吴文辉再次出走的消息。


吴文辉的出走历史与阅文集团的前世今生


现在不妨来回顾一下吴文辉与阅文集团之间的故事,这其中的关键词是“出走”与“IPO”


2002年起点中文网正式诞生,六位创始人吴文辉、林庭锋、商学松、侯庆辰、罗立、郑红波,开始了自己的网文追梦之旅。2003年10月,起点中文网开始了在线收费阅读服务,并成功摸索出了网文市场最初的付费变现模式。


网文付费的商业模式让起点中文网获得了资本的注意,2004年10月,起点中文网被盛大网络收购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同时,盛大文学陆续收购整合了榕树下、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平台,2008年7月4日,盛大文学成立,吴文辉掌控的起点中文网成为盛大文学的一部分。


也是这一年,盛大董事长兼CEO陈天桥任命曾经一手打造出新浪博客的侯小强,为盛大文学CEO,吴文辉则是当时是盛大文学总裁和起点中文网董事长。权力斗争已经有了征兆,吴文辉的第一次“出走”在此时埋下了伏笔。


吴文辉离开阅文,起底他与网文江湖“沸腾十五年”


彼时,盛大文学作为网文市场开先河者,迅速完成用户积累。2011年盛大文学占据了整个原创文学市场72%的市场份额,其中起点中文网独占43%。


随着公司扩大,盛大文学一边试图寻找更大的资本市场,开始了坎坷的IPO之旅。2011年~2013年盛大文学曾发起过4次IPO,8次修改申请文件,但因正逢资本寒冬、中概股造假风波、估值走低、高层人事变动等原因搁浅。IPO搁浅,盛大文学并没有因此走低,2012年盛大文学实现盈利超过1亿。


另一边,资本旅途的不顺让公司内部的权利争斗日益明显。变动发生在2013年,2013年盛大文学宣布通过私募基金融资获得1.1亿美元,然而此次融资却使得盛大文学市值从8亿美元缩水至6亿美元。


此时盛大文学核心领导层出现变动,由于管理理念、价值观等层面的不同,起点副总经理罗立宣布离职,随后吴文辉携带20多名核心中层集体辞职,起点灵魂团队出走腾讯,盛大文学失去了最核心的支撑,也冥冥之中似乎为盛大文学最终并入腾讯做了铺垫。


阅文集团的故事,则从这里开始。


2013年吴文辉出走盛大文学,进入腾讯,联合原团队创立了创世中文网,同年9月,包括创世中文网在内的腾讯文学正式成立,旗下还整合了云起书院、QQ阅读等。BAT三巨头涉足网文市场,吴文辉进入腾讯,则直接剑指老东家盛大文学。


两方对峙局面也没有持续很久,互联网巨头资本始终发挥着强势作用。2015年1月26日,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宣布,将联合对方成立新公司“阅文集团”,盛大文学以50亿价格被腾讯公司全盘收购,阅文集团将对原属于二者的文学品牌进行统一的管理运营,其中包括了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中智博文、华文天下等。


这次整合被视为网络文学市场的大洗牌,盛大文学走向移动端阅读,寻求新的变现途径,而腾讯则掀起了最大规模的IP圈地运动,建立以网络文学IP为源头的游戏、动漫、影视等跨行业泛娱乐全产业链。


而于吴文辉而言,这是一个十分戏剧化的经历,就像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男频故事,权斗故事开始落败的一方最终携兵马而来收复失去江山。


只是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历史似乎再次重演。


2019年阅文集团,巨头苦于免费阅读?


网传这次吴文辉的出走与阅文的免费阅读布局相关,或许从2018年开始,免费阅读的兴起就给阅文带来了不小的焦虑。


3月17日阅文集团对外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达到83.5亿,同比增长65.7%,净利润达到11.1亿,同比增长21.9%,业绩高于此前市场预期。但同时,阅文在线业务收入为37.1亿,同比下降3%。阅文方面解释称是腾讯自营渠道以及第三方平台的付费阅读收入持续减少。


而付费的下降则一定程度是受到免费阅读的影响。2018年开始网文市场米读小说、连尚读书、番茄小说、七猫免费小说等一批免费阅读平台极速兴起,如妖风过境一般迅速改变用户阅读付费习惯,以批量化的免费内容或许了相当的用户流量,并逐渐成型的一种趋势。


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MAU超过1000万的阅读平台中,主打免费的APP超过了五款,MAU超过300万的免费阅读平台同比增长了160%,在数字阅读市场占比达到了61.9%,同时,七猫小说以3774万MAU杀入数字阅读APP前三名,仅次于掌阅和QQ阅读。此外,追书神器免费版、爱奇艺阅读等也都以免费的方式快速崛起。


吴文辉离开阅文,起底他与网文江湖“沸腾十五年”


以网文付费为核心业务的阅文也不得不做出应对。2019年初,阅文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手机QQ及QQ浏览器等也推出了免费阅读频道。这个免费平台为阅文抢回了一部分用户。《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飞读免费小说从4月到5月一个月内即获近250万日活用户。阅文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旗下自有平台产品的月活用户同比增加8.7%,飞读展现了相当的用户拉新与激活作用。


吴文辉离开阅文,起底他与网文江湖“沸腾十五年”


吴文辉曾在财报会议上表示,“我们目前是这样认为的,目前QQ阅读和起点读书主要面对的是对价格不敏感的、对质量有要求的高端用户,而我们认为现在的免费市场的用户跟以前的盗版产品的用户是同一种用户,之前,有很多的用户用盗版享受免费的内容,而盗版网站通过广告的方式来获利,现在有一些网站借助中国版权环境的改善、对盗版网站的打击,利用市场的空白,建立了免费的商业模式,然后把原来一部分看盗版的用户通过免费的方式吸引到平台上,这是商业模式能够成立的原因,也包括在免费市场里面的广告单价也在不断提升。”


这背后已经能够看出阅文的商业逻辑,免费阅读是在现有的付费基础上进行互补。阅文一早就做出了划分,QQ阅读和起点读书主要面对的是对价格不敏感的、对质量有要求的高端用户,而飞读和腾讯平台的免费渠道是为了吸引内容付费意愿较低、对内容体验不那么敏感的用户。但显然,一手创立网文付费体系的吴文辉对于免费阅读态度始终是谨慎的。


目前阅文集团内部对于免费阅读的分歧具体如何尚不可知,但是在此刻,核心团队的变动对公司而言始终是一股冲击。吴文辉与其团队领导下的阅文集团始终保持着行业内作者资源与用户体量的领先。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阅文集团2019年平台入驻作家达到810万位,作品数量达到1220万部,内容资源完成行业领跑;2019年阅文集团平均月活用户达到2.2亿,较去年同比增加620万,而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ARPU)达到25.3元,同比增加5%。


失去了吴文辉之后的阅文集团将会如何,值得观察,而吴文辉的二次出走能为已经稳定的网文市场带来什么变数,也值得期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