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孟海生其人其作

(2013-09-10 13:37:07)
标签:

关公

蚩尤

孟海生

酒友天真

分类: 趣文趣事
                          孟海生其人其作

老首长,您好!
      我是孟老师的学生,也是一名新闻工作者,曾在北京警卫部队服役。突闻老师不幸离世,特别悲痛。请告知老师原来的点点滴滴,我想写一缅怀老师的文章,再请联系。
                                                       晋珩   2013年9月5日
    这是前几天一位博友给我的留言。这几天太忙,我没有回复,但并没有忘记此事。
    我血糖有点高,每天早饭前半个小时服一粒君力达。在这半个小时里,我基本上是在书房“天天读”。我早年当兵的时候,每天早晨都有一个小时的“天天读”,是读《毛泽东著作选读》(乙种本)。我当团部电影队放映员时,曾因在“天天读”时间看放映技术书而被下放到了连队。在今天“天天读”时间,我在书架上抽出了孟海生2006年赠我的书《河东文化述呈》。看着书中的照片,不禁又想起了他的音容笑貌。
    老孟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侠倾情骨。他恃才傲物,特立独行,“使酒骂座,目无卿相”,曾在地招大院追着一位市级领导破口大骂。他跟一位市委领导下去调研,直呼领导其名,弄得领导大人把电话打到报社社长,找个理由把他叫了回去,另换了一位记者。
    老孟知识底蕴深厚,文采四溢。他还在临汾师院上大学时,就紧跟形势写了个电影剧本。后来形势突变,他便成了批判对象,关在学校不让毕业。后来参加工作,他写了《关公》20集电视剧本、《关夫人前传》剧本等。他办过多种报纸、刊物,写过有关河东文化的书籍、文章几百万字,特别是对关公和蚩尤的研究,无人能及。他用大量的历史文献、考古资料和历史专家、学者论证,典籍录列,清楚的勾勒出了关公在中国与世界的历史地位和影响,而且有独到的亮点。如关于在荆州之失中,关公个人并没有失误责任等。他的《蚩尤考论》旁征博引,拨开了蒙在此光辉始页的神秘色彩,摒弃了后人泼入的污泥浊水,还原了中华三组之一蚩尤的本来面目。
    我自1989年起担任运城电视台副台长20多年,同为新闻人,同为文友酒友,与孟海生交往甚多。他文化底蕴深厚,且自以为是,好为人师,与我也是经常口角不断。
    那是1993年吧,我的一本书名,沸沸扬扬,成了朋友们取笑的众矢之的。我一向不大注重书的名字,总以为书名象人名一样,代号而已,关键是内容。所以我先前出的几本书书名都不“响”,卖得也不畅。承高人点拨,我将一篇杂文的题目移至封面,做了一部新著的书名。于是乎,拙著《我是疯狗》畅销热卖,不到六个月书已告罄,出版社决定第二次印刷。

   作为作者,我当然喜不自禁。高兴之余,我突然想改书名。记得书送运城文化名人、学者、厚友孟海生先生时,他一看书名便扯着嗓子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念及我是万荣人氏,且已生米做成熟饭,又有王朔《我是流氓,我怕谁》在前,他骂骂也就算了。后来,不少朋友见我就直呼“疯狗”,叫得我在生活中总少不了几多互骂。既然我是疯狗,岂能不咬乎?由于书名我似乎也由正经、随和,变得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张着血盆大口了。因此,我想这次重印把书名改了。

    有一天在书店闲翻书时,我突然看到《王小波门下走狗》一书,内容不少是网上、手机短信上拾来的“荤段子”,并没多大意思。但由此书名想起郑板桥好象也在他的一幅中堂上署的便是“青藤门下走狗”。在郑板桥眼中,徐(渭)青藤的笔法走势是“狂花扑水,破云堆岭,银河泻影、烟霞直上嵩华顶”,他把徐渭的《四声猿》几乎读了一辈子。他说徐渭“才横而笔豪”,而他也有“倔强才驯之气,所以不谋而合”。后来,有许多人认为郑板桥的“青藤门下走狗”印章不太雅观。但他不以为然,他说“世之众矣”,你们偏要因为我署一个“狗”字而大呼小叫:“尚有一灯传郑燮,甘为走狗列门墙”。可见郑板桥对徐渭的崇拜。郑板桥恃才傲物,特立独行,侠骨倾情,“使酒骂座,目无卿相”,骂秀才、骂盐商、骂狗官。有一段故事说,一位腰缠万贯盛气凌人的盐商附庸风雅要买郑板桥的对子,板桥开口要了个天价:一千两。盐商反复还价降到五百,但要先交钱,板桥笔走龙蛇只写了个上联“饱暖富商讲风雅”便转身就走,盐商不让。板桥冷笑道“半价半联”,盐商无奈只好又花五百两买了个“饥馑画人爱银钱”的下联。

    我不是郑板桥,海生兄有板桥之遗风恐怕多为人知。他挂在嘴边的便是“狗”字,曾多次当面骂市委某领导为狗官。所以,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位骂贼有方个性反叛的老兄啥时候变得温文尔雅,不同意我那个爱憎分明的书名呢?想到这里,我决定不改了,该书重印时还用那个书名----《我是疯狗》。况且狗是人类的朋友----疯狗也是狗嘛……

   老孟颇有郑板桥遗风,少有忌讳。他喜欢喝酒,病情不顾,大杯入口,大大咧咧,咋咋呼呼,高喉大嗓,信口开河,吹毛求疵。因而虽酒友文友很多,但酒场“纠纷”不少,我曾多次现场经历与调解。谁都知道,老孟没有任何恶意,纯属性格使然,并不会见怪于他。但老孟惧内,嫂夫人漂亮潇洒强悍,他喝完酒不敢回家,睡办公室……

    博友晋珩,老孟的家底,我就知道这么多,全说给你了,不知是否满意?
孟海生其人其作

孟海生其人其作

孟海生其人其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亲不由人
后一篇:我的即席演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亲不由人
    后一篇 >我的即席演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