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净水如天
净水如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655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香港浮生五日谈

(2010-10-07 23:32:44)
标签:

杂谈

分类: 饮马井街云卷云舒-手写我心

香港浮生五日谈

香港浮生五日谈

北京,凌晨,秋凉似水,与香港的温润、潮湿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回想这几天,偷得浮生五日闲,真是恍如隔世。

其实,离开香港已整一年了,说实话,还挺想念这个小岛的。尤其是小黑妮去了以后,这份想念还掺杂了思念,也就更深了一些。所以,这次去香港,半是探亲,半是怀旧。过往云烟、香港风物,在一场电影、一天闲逛、一次偶遇、两场游泳、三五顿饭局中,渐次浮现,萦绕心头。

宝安机场、深圳湾、九龙勘的圆方,串连这三地的是桃红色的中港通,我却神情恍惚地看到自己两年前的影子。两次Reading Week、一次圣诞假期,这条线都是我们欲罢不能的回家路,还有,马不停蹄的忧伤。

这次来港,本想入住圣约翰学院,没想到房间比预想的要紧俏,就连求助院长Eric Chang都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预定了港大校园中、地处半山腰、价钱贵一倍的柏立基学院(Robert Black College)。不过入住以后,却要大呼物有所值。柏立基学院是港大校园中难得一见的中式风格舍堂,在一群英伦风或者殖民风的建筑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柏立基学院虽是以爵士称谓命名,却是中文书写,金色匾额,黑色大字,颇为庄严。柏立基几乎杂合了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肤浅印象,黑漆大门、金色门钉、大红色的外墙、蓝绿色的琉璃瓦、幽静的中式庭院、有梅花三五支、大树十多棵,园中有小径,四通八达。这么一座建筑,藏匿在龙虎山的半山腰,四周都是参天大树、绿油油的藤萝,通往院门的石台阶上还长着青苔,真有那么点深山藏古寺的味道呢。最喜欢在早餐后到最高处的阳台,下面是港大校园的全景,远处就是大海,白帆点点,往来频繁,在雾气弥漫中时而现身,时而隐匿。背靠龙虎山,远眺伶仃洋,恩,风水不错,有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思。想必龙应台等大家当年借宿这里时,一定思绪万千,每天都会有个好心情。

从港大西闸回柏立基学院的房间,大约要坐3次电梯,爬500个台阶,依次经过梁俅矩楼的平台,看一群港男港女对着大厅的玻璃练习街舞抑或HIP-HOP,感慨真是动感十足,轻舞飞扬,青春无敌,年轻真好;从吕志和法律图书馆的牌子下经过,遥想当年在这里埋头苦读,仿佛就在昨天,有人陪聊天、有人陪吃饭,还有无数小师妹,读书真好啊;再然后就是庄月明楼的超长电梯,依次经过东亚银行、百佳超市还有一见到就恶心的美心食堂,对那里的两送或是三送,MCL们想必都已经心有戚戚焉了吧;接着要经过的依次是被传媒学院占据的仪礼堂、张爱玲曾经住过的梅堂;再走过一段石板路,就是柏立基学院的后门,输入密码,大门洞开,总觉得自己是敲开了古寺的一扇门,借宿在大和尚的禅房里。每每此时,都要回过头,看到灯火璀璨的夜景,知道自己还在滚滚红尘中,才放下心来,安心回房睡觉。

从港大东闸回柏立基学院,没那么多台阶可爬了,但要顺着大学道(University Drive)往山上走。虽说这几天没安排行山活动,但四五天里每天来回走几趟大学道,差不多也算是爬过两三遍龙虎山了。黄克兢平台成了百周年校园的大工地,早已不见熙熙攘攘的人群,当年和老吴、豆豆哥、璇师姐、林MM一起晚餐会的桌子,也已经不见了踪影;GH依然是孤傲地耸立在那里,静静地观望着校园的人流、喧嚣的街道和朦胧的港湾,只是慧慧、RANRAN、小小胡、高XIN等,早已各奔东西,在大洋彼岸、香港岛、北京城,各自追逐着年轻的梦想。

这几天的行程,用小黑妮的说法,可以这么总结:第一天是“远足之旅”,第一次去坐大屿山的昂平360,全透明的缆车,可与大海、青山、佛祖亲密接触,至于东涌的血拼(当年还是ELLE HU带领我们去的)、上环的闲逛,就不值一提了;第二天是“怀旧之旅”,在圣约翰学院吃午餐,见到许多久违的老朋友,包括看门的大叔、做清洁的阿姨,走过摩仙岭,想起一起跑步的老张,走过数码港,想起和班长、教父还有师叔一起去看的《返老还童》;第三天是“文化之旅”,陪着小黑妮又走了一段“中山历史径”,还去参观了坚道中山纪念馆的“从革命到广州政权”主题展览,至此两岸四地的中山纪念馆我都已经走遍了,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思考中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化解两岸四地的诸多政治死结、爱恨情仇,回避不了中 山先生这位伟大的革命先行者,他的《中山学说》、《建国方略》、《民权初步》,可以为每一个研究中国宪政之路的人提供诸多的给养。第四天是“学习之旅”,课堂分别是ZZB、金钟道,小黑妮的课堂不在港大校园,而是分散在数码港和金钟的海富中心,清静得很,闹市区竟然容得下这么一个读书的地方,也是颇为不易的。小黑妮上课时,我一个人到不远处的高等法院闲逛,走进七号法庭,鞠躬致意、安静旁听,席上坐着的是熟悉的汤宝臣法官,案情竟然还是携带毒品,就像第一次去法院旁听一样。肃穆的法庭,和蔼的法官,几十年下来,也看尽了人性善恶,世态炎凉吧。不变的是司法理性,变的是天道、人情。第五天则是“告别之旅”,早饭之后,看完最后一份明报和南华早报,散步、拍照,和小黑妮、同事、同学、朋友说再见,一路向北,也期待着下次再聚首。

其实按照我的总结,就没有这么文绉绉的,五天行程其实完全可以用食物和饭肆串联起来。在铜锣湾品尝两位师姐的客家菜,还从巨大的玻璃幕墙上欣赏了维多利亚港的国庆烟花,临行时发现这家店私家秘制的甜品杏仁茶和红豆沙,给每人都买了一份,满足了我的胃对甜品的渴求和对满记的思念;在圣约翰学院,和QQ夫妇、这届的MCLer们聚餐,喝着免费的猪骨汤、吃着香喷喷的鸡翅、品着饭后的红茶,谈天说地、插科打诨,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不变的是圣约翰的饭桌,变的是一茬又一茬的食客;在宝湖,和小黑妮的MBA同学们聚餐,当然是点最受欢迎的自助火锅,印度兄弟中有素食主义的,点菜可是费了一番脑筋,倒是坐在一旁的美国小弟W,乐意体验东方的饮食文化,生蚝、海蟹、活虾,来者不拒,还不时崩出几个中国字。还是江西鲁氏夫妇、江苏王氏夫妇比较随和,笑看印度友人耍宝。和印度哥们聊Chairman Mao,和美国小弟侃费城立宪旧闻、旧金山华工命运,我继续发挥了善忽悠的特长,总算是没有冷场,国际友人们尽兴而归。德记依然是热火朝天,门前等位席都坐满了人,就像小师姐送别老徐、豆豆和我离开香港前的最后一个夜晚,好在不远处有新开张的翠庭酒家,竟然吃到了久违的回锅肉;这一顿,注定要在仪浩兄弟、王JD的人生中留下深刻的记忆吧,大家连追小师妹的战术都帮你们拟定好了,你们还不赶紧行动!一定要牢记:只要锄头挥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在巴依餐厅,驻京办夫妇受到驻港办夫妇的热情款待和盛情招待,凡是菜单上有的肉,甭管是四条腿的还是两条腿的,都点了一份,竟然一扫而空,最后只能扶着墙出来,第二天的三餐都省了。

不要误以为我是个吃货。因为我品尝的是美食,其实听的是大家的故事和心事,分享的是各自的经历和阅历。有的成家生子,岁月静好;有的寻觅真爱,风雨无阻。幸福总在寻常处,转角就能遇到爱。体制内的虽说稳定,也有体制内的彷徨;体制外的尽管自由,也有体制外的不易。围城内外,冷暖自知。好在我们都还年轻,都还有梦想,都还有一颗不肯轻易蛰伏的心。学习豆豆哥,闷骚地问一句:整整一年了,大家,都还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