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祖文之藏边体小说
张祖文之藏边体小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384
  • 关注人气:2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祖文:视角锁定边地小人物》(《西藏商报》2012年6月19日)

(2012-06-19 15:06:23)
标签:

张祖文

西藏

宋体

《巴黎圣母院》

描写

文化

分类: 文学评论及新闻报道

《张祖文:视角锁定边地小人物》(《西藏商报》2012年6月19日)

张祖文认为自己来到西藏完全是一个偶然。

他出身于四川宜宾一个最普通的农民家庭,也是家中最受尊重的知识分子。从四川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之后,这位从来没有离开过四川的小伙子选择了西藏。他坐了四五天的长途汽车,从长江之滨直上青藏高原,来到昌都地区的洛隆县教书。

在他的小说《情感认证》中,同样毕业于地理系的主人公国民也来到了一座名叫昌城的西藏小城,是因为这里有亚洲最大的铜矿,开发前景不可估量。国民认为自己的专业能得到发挥,他没有经过更多的考虑,便义无反顾地来到了昌城。

 

藏边体小说

 

执教的张祖文依然难改自己浓重的四川乡音,结果他所教的那帮藏族孩子愁眉苦脸听了一段时间,终于忍不住向校长反映:请张老师不要再用普通话讲课了,实在听不懂啊!

初到昌都的张祖文,有一年几乎没有迈出过洛隆县一步。这里的高山让他着迷,更让他兴趣无穷的,是当地人的直爽和剽悍。他曾在酒吧见识过一次打架,结束之后,他看到满地都是扭打中被扯掉,散落各处的金项链坠子。只不过此时的张祖文,并没有想着要写作,更没有想着要出版作品,他只是在认真地生活。

第一次拿起笔写作,是因为要抒发个人的感情,那是在2003年。由此他喜欢上用笔来描写自己和身边的人。这个时代的他,受着金庸小说中唯美和浪漫的影响,作品也多以感情小说为主。用他自己的话说,大多数没有刻意地表达中心思想,篇幅也不长,写作风格更是随意。不过从此开始,张祖文开始认真地观察身边这条奔涌流淌的生活之河。

他首先将目光投向自己,作为1990年之后进藏的人,和18军以及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进藏的文化人士有相同之处,但是更大是差异。他所代表的,是追求个人梦想的一代人,需要坦白地、孤立无援地面对自己的欲望、梦想和现实的困难。

随后,他又深入观察身边各类进藏人员:有援藏干部、追梦的文艺青年和商人,观察他们在西藏的生活和心理。作为实实在在生活在西藏的人,而不是如大雁一般飞过的旅游者,西藏在他们的生活中,从神话天堂逐步落实为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他们真实地面对着家乡和藏地两者之间的漫长距离,感受着子女教育和父母养老带来的困扰;对他们而言,西藏是边陲和辽远的代名词,生活在边地的这些人,他们的生活是在漂浮还是沉淀,他们是封闭还是打开?

于是,正如藏族作家吉米平阶描写在北京的藏族人生活,张祖文也将自己的描写对象选定为在西藏的汉族人生活,他将其命名为:藏边体小说。

 

生活的背后,还是生活

 

张祖文认为,上个世纪80年代西藏文学界的繁荣,是因为长期守旧沉闷的思想突然打开,西方的新潮文学形式大量涌入,令人耳目一新。短时间内就带来了西藏文学界的繁荣,在写作技巧方面尤其有重大突破。如今许多年过去,读者和作家都面对着更为多样性的选择,所以张祖文并不认为当今西藏文坛的写作技巧不如当年。

他主张作者应当自由地发挥和阐述心中的想法。张祖文坦承他的作品往往不做事先明确的情节框架,中篇小说甚至连详细的提纲都没有,若是有了感觉,便提笔就写,随意发挥。与这种自由的写作风格对应的是他的写作主旨。张祖文觉得写文章的人不应当扮演一个精神导师的角色,不应当大讲道理,不应当站在高处指指点点,而更应当采取亲近大地的谦虚视角,真实地反映生活。

他还反对在写作中代入作者本人的强烈情感、喜好和价值判断。他认为自己笔下的人物,就如同舞台上的提线木偶,作家本人则是藏在幕后的操纵者,不应出场。如果按捺不住,非要冲进舞台扮演个角色,指指点点,的确有越俎代庖之嫌。生活本身就会说话,何必贴上标签。

许多描写西藏的作家,只看到蓝天白云,千里草原,却看不到其中平民百姓的真实生活,实际上是刻意拔高了生活。然而生活是不能拔高的。也许有人认为生活的背后有高于人间烟火的价值和崇高,但是在张祖文看来,生活的背后,依然是生活。

 

描写一条河流的横截面

 

张祖文说,自己出生在农民家庭,从小打交道的都是底层的老百姓,他们有一些小小的狡猾,但更多是极端的朴实和真诚。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张祖文所有的作品所描写的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所采取的都是凡夫俗子的角度,想要打动的,依然是父老乡亲的心灵。

因此,张祖文戏言,自己是一个怀疑论者,他也没有作家的使命感,认为写作负有多么伟大的意义。他开玩笑地说,其实社会也未必是在进化之中,从猴到人自然是一步伟大的进化,然而人并没有取代猴,人猴并存,从古至今,依然如此。

所以张祖文说,如果要描写一条河流,他不会去描写从源头到大海的一切,而是会描写这条河流的某一个横截面。这个横截面,就是从他本人出发,所能了解和见证的一切,这也是边地体小说的意义所在,为时代的洪流留下一条清晰的横截面。

但是这位怀疑论者作家,有一点是坚持的,即便是描写丑恶的场景,他也会体现出其中的真善美。正如他所喜欢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敲钟人阿西莫多能将丑陋与高贵完美地合二为一,让张祖文久久心折,也是他书写中恒久的启迪。

如今张祖文正在书写一部反映三代在西藏定居的汉族人的生活变迁,初步定名为《太阳圣殿》。当记者问他这部作品是否会包括第4代时,张祖文笑着说他10岁的女儿正是第4代,而在小姑娘的心中,早已没有了遥远的家乡和同样遥远的西藏之间的区分。

 

/ 实习记者 杜冬)

          文字链接:http://epaper.chinatibetnews.com/xzsb/html/2012-06/19/content_364143.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