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娜仁琪琪格
娜仁琪琪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9,444
  • 关注人气:4,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组诗)发《草原》

(2018-12-10 15:41:50)
标签:

《草原》

2018年第11期

内蒙古文联主办

文化

旅游

分类: 诗歌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组诗)发《草原》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组诗) 

                       娜仁琪琪格

巴丹吉林沙漠,我借你的眼眸倒影自己

 

我无法不热爱,每一个来到的人无法不热爱

辽阔的起伏,给出黄金的海洋。

先是越野车的狂野,司机师傅的好技艺,

把我们带入丰谷浪尖,那些欢愉的尖叫,喊出欢腾。

我们是海洋中的鱼儿,还是海豚?

 

我新奇沙漠中的绿色植物,它们生长得是多么明亮

这些绿来自于碧波荡漾的湖,它们是沙漠之镜

是沙漠的眼眸。

巴丹吉林沙漠,我借你的眼眸倒映自己,

我借你的绿柔软自己,我借你的起伏,辽远自己

我借了你的陡峭升高自己。

 

巴丹吉林沙漠,在你的腹地,我跪拜我的先祖

他们护佑着我——

我仰望或醉卧是长生天的娜仁

是沙海的琪琪格

 

在巴丹吉林沙漠,回到母亲的宫房

 

我不曾说出过的柔软,不曾说出过的细润

不曾说出过的水泽故园,不曾说出过的温情

它们轻轻地触摸我,凝视我

呼唤我。 

 

当我停止了在风骨浪尖上的激荡,

在大海抖动的波澜中

驻足。在沙丘上坐下来,躺下身去

巴丹湖,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眼眸

是上天的慈悲。  

 

沙枣、白杨、芦苇、骆驼草、沙棒

陡然飞起的鸟儿,走在沙脊上的驼队

都在颂咏着  

万物生——

 

妈妈、妈妈、妈妈,我呢喃着

呢喃着,重新长出四肢、眉眼、鼻梁、嘴巴

心房……

那微漾的水波,那褶皱的壁垒,是我母亲的宫房

多么细润、多美绵软、多么慈悲

  

在巴丹吉林沙漠,登沙峰

 

远远地膜拜  我的圣祖  我们的大汗

他就给我指出了沙峰的高度 

坚韧的驼队正优雅地走近  澄澈的蓝 

 

不再沉湎于水光倒影  不再于沙枣 芨芨草中

拥抱自己

用脚去丈量沙峰的高  而后接近天空的蓝

长生天啊  我站起又跌倒的跪伏  是在朝拜您

我波澜般的大笑  隐忍着翻涌上来的泪水

 

长生天  我是您放逐天涯的小女儿 

长途的跋涉  已是

风满心  尘满身  而今大笑着走近您

在沙峰  在天庭 

在澄澈明亮   无尽的辽阔与壮美中

静寂的一刻  也是亿万年

 

在巴丹吉林沙漠,我终是远去的离人

 

我多想多走一段路 在沙坡弯曲的弧度中

看光与影的交错缠绵   龙腾凤舞的妙美 

多想在某一个海子边  多站立一会儿 

看它如何温婉柔情地收存相遇  又布施恩泽

把众生滋养

多么留恋  沙峰上的静谧  辽远与清爽

很想多坐一会儿  在万物止息的静默中

听天音  在鸣沙中寄语

 

我还没来得及去巴丹吉林庙朝拜 

聆听  洗礼 

对噶勒丹彭茨克拉克吉林

慕名太久——这座沙漠中的故宫  

 

巴丹吉林沙漠  它拥有世界第三沙漠的辽阔

终是目力不能及的丰茂神秘

挥手而去的离人  也把

大漠落日  震颤心房的美  留在了想象的余韵里

依依惜别

 

曼德拉,天空收起飞扬的大雪

 

我笃定的信仰,不会轻易说出

我说,我们是上天宠爱的孩子

曼德拉,我们来到,天空就收起了飞扬的大雪

 

辽远的蓝,水洗的明镜 

照耀着曼德拉山。水洗的明镜照耀千古

那亿万年前翻腾的海,它把波浪凝固成石林

把潮涌、拍击的岸, 留给波澜起伏的石海  

留给广袤的大地, 留给万物繁衍生息

 

在峡谷,在木质的栈道上

向着曼德拉山顶行走,强大的信息向我涌来

不断涌来——

是谁在引路,是谁牵住了我的手,又是谁在更高处

更隐秘处呼唤?

那些凝固的、定格的、退隐的

都在浮出,都在显像 

 

那些苔藓,不是苔藓,是古老的生命

披着丝绒的花朵。

那些残雪,不是残雪,是上天散落在曼德拉的眼眸。

那些拥抱的、匍匐的、奔腾的、歌舞的

放牧的、狩猎的……  涌动风潮

烈烈招展的不是旗帜

是还魂的经幡——

 

我有涌动的喜悦,有怆然而泣下的苍凉

我有千古的独伤——  

这世界,有什么能够成为永恒?

那些来过的记忆,被抒写、被描绘、被镂刻

那些巨石,黑亮的玄武岩

是沧海桑田后,上天提供的纸张?!

 

这些天书,如今被锁在了铁笼子里

它们是多么拘谨。夜幕降临,万星涌现的夜晚

封印的万物,可否推门走出?

哦,这古代先民留在大地上的天书 

被赞美、被诅咒;

被保护,也被拘禁。

 

万物凋敝,它在开花

 

它依然在我大脑中,风姿绰约

这是对一株低矮植物的思念,还是它倔强的占据?

登曼德拉山,在浩瀚的石海中

它夺入,我的视野。

在苏亥赛,更多的人看岩画

或被石窝、石臼、形象各异嶙峋的怪石

它们的散落、或群聚

吸引,发着天问、异常兴奋。

我却在一种矮小的植物前

坐下来——

 

苍茫的戈壁滩,深秋的季节万物凋敝

就在我们到来前,天空飞扬漫天的大雪。

就在上午的曼德拉山,阳光继续

消融残雪

 

而它,在矮小枯干的枝丫上吐绿

张开桃红的小脸,粉扑扑、娇嫩嫩

仿佛迎来了一个春天,开着锦绣河山

札格萨嘎拉

——在荒凉的戈壁滩

 

 注释:我在写这首诗后,请教了当地的牧民诗人布仁孟和,他在一本《植物志》上查询到了,这植物有个好听的蒙古名字,札格萨嘎拉,有个不好听的汉族名字,松叶猪毛菜。强耐旱生植物,大旱时可以熬水饮羊。原来草场很多,现在也少了。

  

走在雅布赖寂静的夜晚

 

是无边的寂静,

偶尔有一辆车,疾驰而过。

整个雅布赖大街

就剩下了我们几个人,在行走

幽冥漫漶,也在逼近,心底升起隐约的不安

那是童年走在乡间夜晚的感觉

 

道路两排的杨树,挺拔劲道

我从没发现过,杨树这么俊美,这么传神

它们的呼吸,是那么真切。它们睁着闪烁的眼眸

它们听到了我们的赞美

 

到了雅盐宾馆,举头望向天空

满天的星星屏住了我的呼吸。那么纷繁,那么明亮

银河清澈,正流经我们的头顶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

 ——致马英、恩克哈达

阿拉善,是我神往的土地,拥有天堂的天空,丰茂的神秘。你和内蒙大地的每一域,都是我生命的疆土,母亲的怀抱……

 

我想说出的远远不是这些

当我语塞,当我闭紧双眼,当我颤栗着用手

压住心房

是在用力抵御着汹涌的浪潮 

它们拍打着、冲击着、生命的堤岸

 

有谁能理解,一个被放逐天涯的人

她的全部情感。一出生就向远方行走,走出了草原

丢失了母语。而她的血液,她的身体

装满的是草原的种子

 

马头琴、陶布秀尔、悠扬的长调

与你们用母语朗诵的诗歌,那些母语的暖流

那手势、眼神

都是袭来的风,飘洒的雨。

我身体中的种子,呼呼地长出了

青草、花香、牛羊,渊源绵亘的历史

 

——苍茫、辽阔、风吹草低 

万马奔腾——

又是多么孤独,多么忧伤 

 

重返曼德拉

 

从一个岩画到另一个岩画的凝视

就是重返曼德拉。时空的隧道

悄然打开,千年、万年都在

抵达。身体中翻腾的血液  眼睛里潮湿的泪花

解读岩画的人,每一个都是在解读自己。

 

这偶然的必然,多么玄妙

静谧的夜,我们的对话是多么真切。

一幅幅被印在画册,被拍到手机中的岩画

涌动起强大的生命气息。一如我登上曼德拉山

在无尽的辽阔与起伏中,被浩荡的气场

包裹、推涌——

 

请不要怀疑我们的身份,每位诗人都是身怀巫术

我们在和天地接通信息,在和远古对话交流。

在这里,每一块石头都会呼吸

每一棵小草,都是万古长青 

我们重返千古,每个场面都在自己的生命中

曾经发生——

 

我这个折腾了母亲三天三夜,才顶着冉冉升起的太阳

出生的人,带来了自己的名字  

在曼德拉,确认自己

我就是那个,头戴太阳光冠的女人

四肢曼妙的是向上的花朵。那些头戴光环的

都是我的族人。请不要再说它们头上的是刺芒

那是太阳的光曜—— 

每个向美,向善而生的人,都会自带光芒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组诗)发《草原》


《草原》2018年第11期目录

 

小说现场

过客(短篇小说)  王宗坤

终极缠绕(中篇小说)  

阳子的天空(短篇小说)  孙子钧

小小说三题    泷(蒙古族)

 

塞外随笔

且吃茶  王祥夫

庸人笔记  

十年,我不在家  刘家旸

画中读鸟记  祖克慰

短语写作中的“细微派”

  ——作家巴特尔短语新著《思露花语》序 / 张阿泉

《思露花语》后记  巴特尔(蒙古族)

水生  

 

北中国诗卷

内蒙古诗人十二家

做你神一样的好孩子(组诗)邰婉婷(蒙古族)

小人物自娱自乐式的诗歌表达形式(创作谈)邰婉婷(蒙古族)

 

大家诗范

我总是在母语的暖流里,流泪满面(组诗)/娜仁琪琪格(蒙古族)

 

诗高原

通奇门(组诗)/ 张远伦(苗族)

人生如山(组诗)/

日子(组诗)/ 庞清明

 

内蒙古文学地理 · 乌兰察布卷 

甫澜涛   闫曼丽       刘巧枝   李易萍               杨瑞芳     王爱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