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玉
冰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701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笑话之四:染上“语无伦次病”——最无可奈何的笑话

(2007-03-01 18:23:01)
分类: 笑料百出

            我的笑话之四:染上“语无伦次病”——最无可奈何的笑话 我的笑话之四:染上“语无伦次病”——最无可奈何的笑话 我的笑话之四:染上“语无伦次病”——最无可奈何的笑话

                 

自从2002年11月在考察哈尔滨五星级宾馆时认识了哈尔滨的韩姐,并跟她成为铁姐妹之后,我就开始传染上了韩姐的“语无伦次病”。

韩姐聪明无比,多才多艺,颇具港台明星的气质,而且,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

我们虽说是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或许是因为生活经历比较相同、性格比较相似,才使得我们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我们在一起说话特别投机,彼此发自内心地牵挂着对方,经常被人误认为是一对亲姐妹。

跟她密切接触几次之后,我真是对她的搞笑天赋佩服得五体投地。

且不说她是怎样风趣地调侃周围人的,单说她的“语无伦次功”那就是一绝。她常常在无意识中就把主语和宾语调换位置来说。比如,本来她想说杯子在柜子里呢,可一说出来就是:“柜子在杯子里呢。”本来要说:“客厅的茶几上有水果。”,可一说出来就变成了:“客厅的水果里有茶几。”这样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一天不从她的嘴里冒出来几句,那简直就不是她。

认识她这么多年来,无论经历过多少惨痛的打击,我都没有见过她皱眉头。跟她接触时间最长的有两次,一次是2003年10月,我的嗓子在哈市做了手术后,在韩姐家住了半个月左右,由韩姐亲自照顾我。后来,韩姐又陪我去了一趟北京。

只要跟她在一起,那就是一种最“痛苦”的“折磨”。因为,只要她睁着眼睛,就会随时随地制造出无数个笑话,让你笑得腮帮子又酸又痛,让你笑得整夜无眠,弄出满脸的“五线谱”。每当我被她逗得笑口大开,怎么也合不上嘴时,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想起过去看到的一个消息,题目好像叫《最残酷的刑罚》,说是有一个国家对犯人执行死刑时,就把犯人吊起来,往犯人脚底涂上蜂蜜,让山羊一遍遍地用舌头去舔,直到犯人笑死。

她走到哪,哪里就是笑声一片。而且,她的“语无伦次功”传播力很强,经常听她讲笑话的人没有几个没被她传染,我就是其中一个。

比如,2003年,我从韩国探亲回来后,在韩姐家里跟她讲述韩国的情况时,本来想说韩国的洗手间设备非常齐全,几乎所有公共场所的洗手间里都配备了洗手液、烘手机等。而且,很多洗手间都放置了用来擦手的纸。结果,我在滔滔不绝中竟然把“擦手的纸”说成了“擦纸的手”,那句话就变成了:“很多洗手间都配备了用来擦纸的手。”把韩姐都给笑哭了。

还有一次,和韩姐逛街时,我们看到有一个人摆地摊卖花。我便走过去,想打听一下有没有养花的书,结果,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师傅,你这卖养书的花吗?”把那个小摊贩惊得目瞪口呆,连连摇头:“我这可没有养书的花卖。”

我又一次开创了语无伦次的新境界。

韩姐笑弯了腰,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我说:“你……你可以出土了。”

    “哈哈哈……”这回是我开始笑她了,因为,韩姐一高兴,舌头一拐弯,就把“出徒”说成了“出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