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程宝林自选诗10首

(2010-04-22 11:14:26)
标签:

转载

/诗歌

程宝林自选诗10首
程宝林自选诗歌(10首)

(诗人潘洗尘又要推出大型丛书《60年代出生诗人自选集》了。该丛书由至少5种组成,目前开始征稿的是诗选部分,分三卷。潘嘱我自选几首。我遵命选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10首,基本上能代表我诗歌写作的发展脉络。贴在这里,供伊甸文苑众诗家批评。该丛书所需之作者简介一并附后。程子昂启。)

1, 雨季来临


在经过了长长的旱季之后
雨季来临

仿佛什么都不会发生
熟透了的大地,笼罩着由蝉声
和蜻蜓翅膀织成的寂静
棕榈在正午卷起叶片
把树冠缩成一小片扇形
最后一队运水的骆驼
消失在赭黄的地平线
沙砾灸红了寂寞的驼铃
井台上,辘轳充满自信地卷动着
漫长的旱季
慵倦的等待
幽深的古井……


咸涩而潮湿的海风
冲断亚热带密密设防的纬线
扑进每一双因渴盼而流泪的眼睛
不可抗拒的男性的气息
(大海,真是一个粗旷的男子呢!)
不可抗拒的大海的诱惑
摇撼所有的处女林
庄严地宣布---- 占领!

在经过了长长的焦渴之后
雨季来临

两株椰子树牵起的吊床
轻轻地在风中
摇动少女和她的椰影
凉棚外,一只铜盆淅沥起来
她知道,这是一个因甜蜜而不安的季节
在弹奏一架从未拨动的琴
等铜盆注满雨点的音符
就会有人弹起口弦,向她的竹楼走近
她有点胆怯。夏眠之后
        醒来一颗鲜嫩多汁的心

在经过了长长的默祷之后
雨季
来临


1983年10月21日,北京。

(选自作者诗集《雨季来临》,1985年2月,北京红叶诗社)


2. 世纪之初
--- 北京菜市口感怀

记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
北京有了这个
顾名思义卖菜的地方
有时也兼售
人血馒头

华小栓得了痨病
华老栓把开茶馆的积攒塞给了
正在肚皮上擦鬼头刀的凶汉
目睹这一幕的鲁迅先生
将卖者与买者痛骂了一顿
(先生是学医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骂着骂着自己就咳嗽起来
后来华小栓死了
死于吐痰
鲁迅先生也死了
死于吐血

那时故宫不卖门票
即使卖,也没人敢买
护城河里当然见不着
溜冰的男女,男男女女
紫禁城厚墙的裂缝里
宫女们的青春被鼠类分噬
太监的清朝患有阳痿绝症
连烟枪都举不起来
却在军机阁里
装模作样地御什么外辱!

整整一个世纪
从未庄挑菜而来的人们
仍在争论着
那场铰辫子的风波
早已平息了,或者
远未平息……


1985年12月7日,四川

(选自作者诗集《未启之门》,1987年12月四川文艺出版社)



3, 刺龙的水手
         -----小城之四

土著女人们!
且回去洗耳恭听酋长粗鲁的咒语吧
他们把桅杆像树一样嫁接在脊柱上
身子往大海里一躺就漂走了
沿着回归线漂回老祖母的催眠曲里
而把船留给你们渐渐胀痛的乳房
留给你们带着部落情调的臀部
留给你们为孕育而准备的宽大的骨盆
作为摇篮,作为没有留下国籍和履历的
父亲们的姓氏、祝福或财产

海龙王娇嫩的公主哟
忘掉东方海岸上长出的这些枣刺般的硬胡须吧
你卷起海啸有什么用呢
难以压抑无法按捺的海的骚动有什么用呢

(归去来兮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如今他们散坐在榕树老爷爷的长髯里
一大片棕色的紫色的酱黑色的阳光渐渐冷却
一长串船的名字岛的名字海域的名字
慢慢地缓缓地消匿于记忆的海平线之外了
只有他们袒出的多毛多刀疤的背上
青色的龙还在腾飞还在奋爪嘶吼
海龙王仍然不得不赶紧将自己的女儿塞进被窝

一群征服了海占有了海尽情享受了海的男人
一群听见风暴就对波涛产生情欲和冲动的男人
一群被命运掼进苦难里,被乡愁缚在望乡石上的男人
带去了一切掠走了一切之后----终于空手而归了
头发里的黑色素尽数用来稀释了海的湛蓝
只是:血依然是沸的,龙还在腾飞

如今他们散坐在榕树老爷爷的长髯里
他们的朋友们散坐在他们的影子下
那也是一群有血性的男人,一伙好汉
一帮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家伙—海盗
他们和他们曾经干仗打得不可开交
彼此点燃船帆如同圣诞之夜的大蜡烛
如今他们统统告别了大海像爬上陆地的海龟
回到群山环抱海如梦一样遥远的小城

无数带着咸味和腥味的男人突然挤满了街巷
光着上身配刀子的一定是水手因为背上刺龙
穿着长衫打雨伞的一定是海盗因为臂上盘蛇
缆绳把他们栓在一起铁锚把他们沉在一起
时间渐渐冷却的时候茶反而越泡越浓
他们忽然又一起沉默。沉入岁月的海沟
海盗巷早已没有了居民,蛇并非龙的变种

在这海如梦一样遥远的小城
在这除了山还是山出了山还是山的小城
谁相信水手和海盗各占居民人数的一半呢
刺龙的和刺蛇的由死对头变成好伙伴
在夕阳西下地球渐冷的时候
一起静静地把燃烧的目光投向彼岸

彼岸:有呼唤有情切切意绵绵的呼唤


1985年5月19日,北京
(选自作者诗集《未启之门》)


4, 写大字的人

日出而作
你练五禽戏,代替早操
沐浴晨光和鸟声
鲜嫩的木兰叶、 一大瓢露水
使你胃口大开

日出之后你悬腕凝神
用狼毫把方块字写在纸上
如今狼已经越来越少
荒野里尽是人在嗥叫

你把汉字拆开
部首和偏旁堆在纸上
汉字的骨头掷地有声
写字的人 ,你测不出命运

把字写在纸上的人
也曾把血写在石头
和发烧的冷兵器上
一管细细的狼毫
扫平八千里狼烟

每一个汉字都是一所房子
你住在里面,闭门谢客
靠舔宣纸上的墨痕为生
你这餐菊饮露之人
背着沉重的汉字流亡了一生

你把汉字写在宣纸上,然后死去
让我们临摹、出卖或者典当
在干涸的血管里
古老的墨汁渐渐流光

1988年7月14日   成都
(选自作者诗集《程宝林抒情诗拔萃》)



5, 银杏

西风渐紧,悲秋的季节来临
一个重回故乡的人
一个重建家园的人
手里捏着银杏的果核
远离银杏

背上驮着巨斧
盘古开天辟地的遗产
鲁班留下的锯子
使人的一生酷似树木
你举起白果
残存的果核内隐隐传来
坎坎伐檀的斧斤之声

你凝视着手中的白果
与远方的银杏
感到背上的斧头
无坚不摧
而手中的果核
坚不可摧
痛苦与困惑根源于此
祖祖辈辈的伐木人
世世代代住在树下
在一盘树根中间
扎下人的根

你曾揣着果核走遍全球
最终还是选择了银杏
秋深的时候,西风渐紧
你坐在麦草蒲团上听果核坠落
大的訇然如雷
小的落地无声

在伐檀的国风里遍植银杏
你想用无坚不摧的斧头
敲开这枚坚不可摧的银杏
尝尝杏仁的滋味,微涩,微苦
像经历冰川孕育后
一颗坚硬难融的心

    1988年9月12日,成都
(选自作者诗集《程宝林抒情诗拔萃》,四川大学出版社1991年12月)


6, 玻璃


阳光穿越玻璃,进入室内
在空气里,一块玻璃了无尘迹
仿佛并不存在
或者,并不是玻璃

隔着玻璃,一只苍蝇
和另一只苍蝇无言相对
阳光射进室内
正好透亮纤小的翅膀

停在玻璃上的一只苍蝇
和另一只苍蝇
使我们看见了玻璃
它们各自飞走之后
玻璃也随之消失

只剩下阳光,刺穿空气
在肉眼不能觉察的地方
留下一点弯曲的痕迹

1989年3月16日,《星星》诗刊都江堰诗会

(选自作者诗集《程宝林抒情诗拔萃》)



7, 春天


春天里少女们再次惊慌
她们发现树叶
不仅仅只是长在树上
泉水也不仅仅只在
岩石与岩石之间流淌

春天里的古国再次交恶
吴王挥动金戈
越王舞剑
秋天来临便结盟和好
王与王,以兄弟相称

春天里死去的人被草叶覆盖
他们在土地下面看见草根
我的祖父 ,我的祖母
清明节我发誓
要做孝顺的中国人

在枕木的缝隙中
在厕所阴暗的墙边
春天借一朵米黄的小花
绽露了容颜

1990年6月4日,成都

(选自作者诗集《程宝林抒情诗拔萃》)



8. 孕妇


站在街头
看见孕妇
挺着她们庞大的腹部
缓慢地走向分娩
我常常想
这是谁干的好事

使一名女子怀孕
这种事情
我一生只干过一次
只此一次就使我爱上了
全世界的孕妇

即使她们很丑
却是最美丽的生灵
膨胀的子宫
母性的黑暗

我们都是闭着眼睛出生的
用卵子孕育我们
用脐带喂养我们
用胎盘保护我们
用羊水滋润我们
---那个人
我们睁开眼睛
第一眼就能看清

看着孕妇走过街头
我想,但愿我是那个
使她怀孕的男人
毕竟,我还这样年轻

即使我彻底老了
拄着拐杖站在街头
我也会侧身给孕妇让路
带着内心的爱意向她们微笑
想起自己年轻时
本来可以和她们
生出数不清的孩子

2002年10月9日,旧金山

( 选自作者英汉双语诗集《纸的锋刃》,重庆出版社2003年9月)


9, 国际航班


小小少年
奔跑在禾场
纸折的飞机
斜过荷塘

我带着那枚
纸飞机
通过海关
一言不发

海水无痕
没有一朵荷花
在六月绽放
我的纸飞机
只是行李的一部份

在临窗的座位上
我将纸飞机拆开
在一万英尺的高空
此刻,一张纸飞翔

我无法复原
这张纸
成童年的飞机
而纸上的折痕
也难以抚平

       2005年9月30日下午,旧金山

(选自作者微型诗集《迎风奔跑》,2009年8月《诗歌EMS》)


10. 金 鱼


三、五个十三、四岁的
男孩子,簇拥着
一个七、八岁的男童
从我的身边跑过
用西班牙语叫嚷

男童的手里
提着一个塑料袋
盛了半袋水
和一尾金鱼

金鱼小得像一粒蝌蚪

如果我伸出腿去
他们全都得绊倒
塑料袋的水泼出来
金鱼的尾巴
徒劳地摆动

这个念头只有一瞬
他们已经跑远
我无法追上他们
那一袋水,一尾金鱼
就这样被他们
永远提走


  2006年11月10日夜,旧金山
(选自作者微型诗集《迎风奔跑》,2009年8月《诗歌EMS》)


程宝林简介:

诗人、散文家。1962年12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荆门市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英汉双语诗集《纸的锋刃》、《程宝林抒情诗拔萃》、《未启之门》等,其自费出版的第一本校园诗集《雨季来临》曾引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自费出版热;散文集则有《故土苍茫》、《一个农民儿子的村庄实录》、《国际烦恼》、《托福中国》、《烛光祈祷》、《心灵时差》;其他著作包括思想随笔集《洗白》、长篇小说《美国戏台》等,共16部。其诗歌散文被收入约100部选集,并入选中小学教科书和教辅书。此外,其英文诗歌和译作散见多种美国杂志,并有作品被译为日文和越南文。

程宝林分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和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创作系,获英文写作专业艺术硕士学位(MFA),现任教于夏威夷某语言学院。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