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96
  • 关注人气:1,8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央视,每日好书:《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徐俊国的诗绘本。京东、当当、卓越有售。

(2016-11-01 09:38:56)
标签:

文化

教育

时尚

央视,每日好书:《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徐俊国的诗绘本。

京东、当当、卓越有售。  

所有的惆怅都轻如羽毛           

            ——《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赏读笔记

 

                         /田字格

 

浆果醒来,擦拭簌簌作响的黄叶。九月,诗绘本《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推出,布封面,薄荷绿,银色烙花轻柔透明。这是徐俊国出版四本诗集后,推出的第一本诗绘本。他为我们塑造了鹅小鹅的诗形象——作者的心灵镜像。他用“一首首隽永的诗和一幅幅纯美的画向读者倾诉他的经历、祈祷和祝福,表达着他对爱、自由、幸福、尊严、理想、成功、友谊的理解。”

“经常忘了自己年龄的”鹅小鹅是守护我们心灵的朋友,这本书为此到来,是对心灵的馈赠。我依稀看见,一位智者在渐渐黯淡下来的光线里静坐。他的微笑在我们嘴角浮现;他的沉思在我们发呆时深入;他的话语在时空里,在灵魂深处回荡。

鹅小鹅相信,“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之所以要活在朝霞之上,是因为生命之中,分分秒秒都是惆怅。所有的负能量都是因为得不到幸福而对幸福实施的顽强抵抗,所以负能量也是正能量。只要在世上,不谈正负,我们都是一伙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恶亲戚,她叫死亡。每天,她在人群中找人,都要安静地经过我们身旁,有时还把妩媚的眼神送上。”死亡是个问题,但不是最后一个问题。识透了生死无常的鹅小鹅,带你进入比现实更真的幻境。 

在他薄荷味的梦里,那些句子像是坐在我们心上写的,每一句都是你我共同的心情,每一行都是你我注定要走的路。他鼓励我们,爱可以再多一点,生命可以再美一点。藉由向内挖掘和艰难的内观,《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为你呈现一座灵魂之城,通往终极之问的密道泛着微光,保留不动声色的创伤、降温的灰色和致命的魅感。鹅小鹅由此成为纸上的、语言的、心灵疆域的王者。他有话不好好说,而是奇思妙想地说,含蓄地说,再短也有起伏;他细察自然,深验生活,诘问生命,循着既定的情感基调和诗意幻觉,抵达没有语言羁绊的境界,回馈我们词语的、内容的意外,回馈心灵迅速的成长。纸的后面,千变万化,都是真实的鹅小鹅,安静、豁达、从容、隐忍、悲悯……诗、诗人、语言、生活、心灵由此相通。在生命的迷宫里,世界本身就是悖论,生命境遇是虚化的内在背景。沿你我对折,弹出一朵花;你我之爱,空出一只蜜蜂。蜜蜂给花针尖的颤抖,使一朵花“合上花瓣,屏住香气”。寥寥数语,便有不可简化的丰富性和启发性——心乃生发意义的源泉,心外无物。想起王阳明的“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你会迷上这参禅式的语言和语言背后的灵魂——精神层面的随缘自在和灵性层面的随处做主。

 

一、   惆怅都轻如羽毛

 

“这是一本酸酸甜甜、微苦、微辣的小书。适宜于8岁到88岁的所有人,尤其是童心未泯、初心不改和爱心永驻的你。” 灵魂没有年龄,鹅小鹅像老人一样说话,像孩子一样发现,像智者一样表达。为了面向年龄跨度大和经验储备不同的读者,作者自觉舍弃深奥的语言和繁复的技巧,以更亲切、更直接的方式与读者交心,是悄悄话,也是自言自语。这种返璞归真是更高意义上的抵达,内在而轻松,易懂而耐读,诗意的生成随意而准确。读着,你会不由自主地放松身体,慢慢地,心就自在了。心性本就平静自在,彻底安静,便会领悟境由心造,外境再改,都可营造甜美的内在空间。

“每一页都关乎你的心情,你的心情就是我的人生。和你在一起,每一天都润物细无声。”好一味致幻的迷剂,顿时撤离人我的藩篱。然后,鹅小鹅在你耳畔说,心情美是头等大事,你的心情关乎他的人生,和你在一起,是那么自然而然。无论与多少个别人在交往,都是与一个人的自己在相处。他对你说,也对自己说,是倾诉,也是自言自语。他以古老,古老到洪荒之初的眼神洞悉你,也洞悉自己。他即是你,你即是我,我们都在地球学校学习。翻破了宿命论的课本,仍在麻雀眼里,在乞者脸上,在蟋蟀的葬礼上看见自己,祭奠自己,仍在被劈桃树的身体里痛。于是,我们学到自他交换,体证万物一体。

不打扰你,你就是那兔娃,你没有翅膀,却被无数朵花选中,只因你会酿蜜。躺在万花丛中,葵盘挠背,花香熏人。花已开到极盛,满眼都是最无用也最美的花,满心都是最缥缈也最真实的花香。阳光明亮无比,你正融化,流动于叶茎,隐入极为繁复细密的花纹图案里,隐入花开的颤音中。时间和光线在无微不至的笔法和不厌其烦的重复下弯曲。仿佛织锦,一根根细致纤维穿梭编织;仿佛迷离错综的梦,转化成不可思议的当下。夏日炙热的阳光使一切寂然,树上的鸟雀和草丛中的小虫隔着书页鸣叫。花瓣淡淡的光影使你失神,使你忘了身在何方,身在何时,却从心里记起美与无为。从此,你便有幸知道无思无虑地待在内心花园是多么珍贵的领悟。“早晨花开的声音,你轻轻喊我的声音,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枕臂而睡的兔娃被轻声呼唤,合着花开的颤音醒来。且等鹅小鹅弯曲亲爱的脖子,一笔一笔,一笔又一笔,认认真真画满一张八开纸,兔娃随即睁圆了眼睛,蜜蜂在光线里跳跃飞翔,携带对美的体认,对日常的朝圣,钻进屏住香气的微型教堂。

多么慷慨的画作与体验,蝶与花加速绽放,兔娃满身都开花,都栖蝶。多么丰盈的欢喜心,即使生命中处处是悖论,仍有勇气与智慧望见满世界全是花,望见“天蓝得没有皱纹,水清得可以用来哭泣”,发现“满树繁花,多像一场隆重的告别”,洞悉“月亮让黑夜有了一颗皎洁的心”,洞悉“不是每一天都有阳光,我小心翼翼地抱回家。用吸管,像吮吸蜂蜜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品尝。” 观物方式投射心灵模式,鹅小鹅极少惆怅、恐惧、悲观和悔恨,他的安全感是如何建立的?该是与他践行诗歌是“可以”(认识论)“怎样”(方法论)“塑造一个人”(目的论)有关。

乐天知命,故不忧。“沉浸于突如其来的幸福,不做任何挣扎”。幸福与挣扎,俗世之爱,到处是这样的矛盾,对抗,消解,再继续对抗。陷在玫瑰花田的女孩,闭上眼睛,不做他念。爱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不要求对方履行爱的特殊责任,让彼此活出自己的样子。一无所求,自由自在地爱着对方,忆起自己的本来面目。偏爱金子美玲和狄金森的鹅小鹅相信诺言、美好与奇迹,胸中跳动着一颗敏感善良的心。竭力保护我们的正直与良善,提醒我们全然沉浸于幸福——别怀疑,别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别辜负真爱,这些可能恰是他曾走过的弯路。如今,走过的崎岖都成了坦途,坦途沉入你的身体,伏于你脚下。所有的惆怅都有一天会轻如羽毛。对惆怅的体认不可能一开始就这么轻松,只有被生活淘洗过的人,才笑看世道人心,才如一朵花无条件地绽放。绽放是古老而全新的功课。当花或心性绽放,便放弃了遮蔽性,便指向恒定的意义——心物合一。

打破物我的壁垒还有“水清得可以用来哭泣”。清水瞬间化泪,泪还原成清流,考验着读者对内心和语言的追索能力。哭泣的主体待定,哭泣的意义却提前得以唤醒。他分享了经验、观察与领悟,对自身进行了最有力的挖掘。在源源不断的生命长河中,哭泣是记忆,是遗忘,是转瞬即逝的浪花,悲喜在空性的泡沫里,属于同一逻辑,也因此得到转化。书中处处有这样的洞察与慰藉,有这样的治疗与疗愈,有这样的释然与内视,而我们共修一颗心,献给世界不断纯化的意识。

 

二、   苍凉后的淡然

 

为轧死的蟋蟀举行葬礼;把樱花瓣放进佛的口袋;“希望委屈从眼角流回嘴里,而不是推卸给美丽的大地”;“搀扶一朵萎蔫的昙花,它像一个人的灯芯,心怀感念地亮起来”;“祝福着一些被伤害的小灵魂,春风吹又生,它们从土里抬起头来——忍着光与乏味的轮回,看红尘滚滚,不显露悲喜”。他将笔触及深处,每一首都改很多遍,疗治我们心里的苦和不平,令人动容的是救难之心和感恩心。死亡是一笔到期债务,随时带走时光表层的浮尘。心有大悲之后,仍知不可过分悲哀,仍心怀暖意。他历经沧桑后的淡然一笑,触动你我最本质的部分。那微笑静穆善美,和我们本来的心一样,自然、妥帖。这是一个走了太多夜路之后,选择活在朝霞之上的灵魂。这是一个干净度很高的灵魂,培育着悲悯心和敬畏心。

“小时候,我也喜欢扎猛子,/练习憋气,沉溺于危险的游戏。/这些年,生活把我教育成一个散步者。/岸边,醡浆草空出一条小径,/我被尽头鼓励着走向尽头,/把未知的弯曲,走成已知的风景。”这是一则成长寓言,其中有我,有我之反观,有成长中永恒和复杂的部分。自我启示还有“风吹睫毛,心有悲伤”;“有多少卡在原地的惆怅,就有多少飞向远方的愿望”;“我有一根灯绳,还缺一个开关和一盏灯”;“所谓成长,其实是自己对自己的较量”;“我爱的那个我,比我更好”;“去自己的明天,迎接今天的自己”;“有何自卑可言,春天是我们的靠山”。请一个词、一个词慢读,读出他对现实的清醒,对美的垂怜和对真我的育成。循此轨迹,你会知道,只有这般诘问生命,才能塑造诗形象和真心灵。

桃树、蝴蝶都在开示我们。《寂静》里的场景、意境、细节、氛围和情绪,也许是虚构,但那有意味和令人难忘的细节比亲历都戳心。安静的语调与心灵对称,“桃树被雷电伤害”与“只在春天开花”构成巨大的矛盾。“我大口大口呼吸着香气,/打发漫长的一天,/辜负了短暂的一生。”原来,寂静山中,有这样一株桃树在开示我们。

拖着你所经历的来吧,每个人都不同因而是同一个人,这不多也不少的正是你和我正在和即将经历的——“心有芬芳,睡得香甜。蝴蝶呀蝴蝶落在枕头上。”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错错落落、巴洛克风格的蝴蝶向梦里俯冲,横跨两个开页,展开心灵卷轴,掀起美学风暴。于我,蝴蝶落满枕头是一堂晚课,是心理暗示,是娑婆世界的净观,是鹅小鹅有意无意制造的幻影。他知道,剥掉童话的外壳,本心是真正的童话,童话抄袭了实相,醒混淆了梦。在彻悟前,我们谁不是颠倒梦想?孰睡孰醒,都可心怀芬芳,笑看世道人心。在世上瞎忙,不如在纸上翅翼微扇。有一刹那,你我蝶衣闪闪,栖落高处,望见庄周,望见天道循环,望见生息不断。

蝶衣闪闪,阳光稠密。收集阳光是晴天的工作。鹅小鹅静观湖水平静的波纹,静观一面洁白洁白的新墙,静观金黄的麦穗,静观小鹌鹑跌倒又爬起,便采集了几瓶阳光。道家也提到采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采太阳之气。在鹅小鹅这里,采阳光就像摘果子,拾麦穗,轻轻松松带你轻超现实,进入隐喻和启示的内部。收集阳光,在“下雨的时候,寂寞的时候,忧伤的时候,我要慢慢用,节省着用”。意味着再坚硬、再黑暗、再荒谬的现实境遇于他都无碍,因他虚怀若谷,可吐纳日月精华。他说过,活好自己,就为世界增加一份美好;帮助别人,就为这世界增加了更多美好。

《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是鹅小鹅在《鹅塘村纪事》《燕子歇脚的地方》《自然碑》《徐俊国诗选》等诗集之后的淡然一笑。十年前,他为时代,为现实,为人心的裂变彻底而结实地痛过;十年后,他抵达澄明之境。这是一场关于语言与心境的双抵达,快要透明的心加持着快要透明的诗。他带着小花园,静静地,挨在你身边;他骑着红马到你梦里去;他心头一热,从你眼中滴落。人性中蕴藏着一种最柔软,但同时又最有力量的情愫——善良。鹅小佛的善良来自心底的干净,是对负重上坡的后背推一把,是给沉睡深渊的心灵放下缆绳,是荡涤沿途的污浊、腐朽和风沙的雪山水,理直气壮地带你汇入更宽广的生命视野。

他深谙不二法门,不二元分别,不苛责过失,道法自然,运用强大的物我转喻能力,轻松说出一部“绿色圣经”——“小菜园拥有两种德性:/益虫做好事,害虫干坏事,/大家相安无事,各活各的。/我惊叹于世界的无言。/在雨的肯定里,/万物享受着倾泻而下的恩泽。/当风吹过来,带着一种否定,/小草从容地应付着,/生长得更有韧性。”他找到了自己的表达,忘记语言,抵达没有语言羁绊的境界,大巧若拙。他进入生命的本质,在世俗中活成菩萨,守静笃行。他说,秋天了,适合静下来结果子。安静和沉思是恒久的,很强大,逾越时代,《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藉此衍生副文本,它仍在丰富着,推进着,岁月掩不住微笑与泪水,掩不住冥思和喟叹。苍凉后的淡然,钝痛后的疗愈,这些全因素的诗画,这些体态圆润的悲喜,把自己脆梨一样砸碎,汁液迸溅。当一切表情成为过去,鹅小鹅带我们闭目内视,不执着于肉眼所见,包容爱恨,并超越生死。

天地视万物为刍狗,经历那么多沧桑后,可以走出语言之表,竭尽全力走向真我了。鹅小鹅掌起童年灯与自然灯,照亮你、我和他自己的或已生锈,或已昏暗的心。我们终将经历生命中的万水千山,终将读懂这本写给孩子,也写给大人的书,我们将因此而爱得更深,更广。他对我们,也对自己轻声说,“百转千回之后,你淡然一笑,也是这世上最深刻的事。”只有当作为个体的你我觉醒了,当我们在悲伤中开始郑重地自问时,刻骨的痛苦和幡然醒悟才会同时到来。

 

三、   拉直通往童话的岔路

 

离童年很远的大人请喊“鹅小鹅”,他是我们最好最好的朋友,他掌管童年的钥匙,指出通向童年的幽径。他唱祭奠童真的挽歌,唤醒被绝望围堵的心。恢复了童心和童心未泯的大人请喊“鹅小鹅”,让我们“在理想主义的果园里,一边劳动,一边收获,希望世界好好的”。正当童年的孩子请喊“鹅小鹅”,“生活就像猫咪在琴键上散步,一不小心,就会踩响一些音符。每一天,都睡着一支曲子,等待我们去唤醒”。

请喊“鹅小鹅”,是徐俊国邀请自己呼喊他属灵的存在——“鹅小鹅”。鹅小鹅在去你家的路上,也在走向自心,在养育更好的自己。他经过自己的童年,经过数不清的高楼大厦,经过指甲小湖、积木屋。在精神历程的回溯中,他替你经历,替你抵达。每个别人都是自己,鹅小鹅用有意味的诗语演算精神世界。现实的经验和人生的感悟,灵魂来演算,验算结果就是一首诗,一幅画和一辈子。

穿着童话小外套的诗画,是最高最自由的虚构,比小说都自由,无法无天,不计后果;是暗示、启示,是一套完整的人生哲学,有熟悉的陌生感,有美的沉浸,有生而为人的哀思,有超然于尘世的洒脱和待人待己的温柔。那些通畅的诗意,和说话一样,落在心上。那些独特的发现和新鲜的表达,化掉修辞于新鲜而朴素的表达中。书中有抒情、叙事、感叹,有实写,也有完全蹈虚,变着形式来呈现同一主题。鹅小鹅借助语言,帮助有难的事物找到出路,实际是把无数个自己从无数种困境里无数次救出来,再回去,再救。直到百年之后,读者救他,让他活过来。“这世上,大人最累,我要学会同情他们。”宽宥大人和作为大人的自己,抚慰孩子和内心小孩。读到这儿,也许你会心头一热,来不及辨认来处,泪水就莫名地涌动,受过的委屈在你眼中,在鹅小鹅眼中滚动,如果滴落的动作可逆,你会否变成那个不知愁滋味的孩子或如鹅小鹅般修成通达心。同情大人之累,看见别人的不易,宽恕自己的过错,要活多久才能悟到这些,才能走向救赎与自我救赎。

如蓝蓝所说,读懂童话既要有八岁的童心,又要有八十岁的睿智。在《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中,鹅小鹅设置了许多密码,除了他,无人可尽数破解。鹅式密码略举其一:“你我”暗示着妄我与真我,花象征心灵,越过障碍,我们能爬进自心吗?往里走,和心灵相互倾听。当镜子里传来“鹅小鹅”的呼喊,当灵性之我呼唤世俗之我,眼泪会夺眶而出,这是多么艰难的开悟,多么难得的明心见性。

惆怅很轻,人世很长。就让那个善解人意的他(她)来陪陪我们,让那个善于内观的我陪着自己。觉者,有大智,有大悲。他劝我们安于当下的美生活和诗人生。他抱着最小的天使——鸟飞啊飞,他有多得像牛毛的快乐,偶尔为某事犯愁,吃一支雪糕立即忘光。

当我们卡在坚硬的生计里,就喊“鹅小鹅”吧。现实会模仿童话:我们享用并吞下野花的芳香;我们也在水缸里养一只月亮,提防猫叼走;我们收下一枝花,祝他生日快乐;我们陪他安放祈祷,帮助蛤蟆实现三个梦想;我们也将落花小路卷起来,回家当床单;我们笑看白鹭穿走他的新衣裳;笑他与小秒手指拉钩,大拇指盖章。

很难以时间的明暗来辨认这样的作者,他拉直通往童话的岔路,他对人、神、天地,甚至是一只时间的缝隙中回头的蚂蚁说话,对爱人、仇人、孩子、双亲、陌生人和自己说话。他在童话里彻悟,将童话写在芭蕉叶、花瓣或孩子的手心上,用阳光、月光、雨雪和泪水写下。一旦写下,便已存在。你和我将从他的人生谜底里醒来,舔一口童话,酸酸甜甜、微苦、微辣。

 

四、   世界的心在他这里跳动

 

走进一位诗人的诗画,必须先了解她、他的生活、人生,他的传承谱系,研究他的那些文字。鹅小鹅的诗界观:我可以是任何事物,草、鸟、露珠、白玉兰的耳朵、小孩、老头、哲学家、僧、哀痛、忧伤,哭和笑,可以从芭蕉上滴下来,血型可以是星星,是可以被纠正的好修辞。我活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体里,对星星过敏,不想被手机里的信息代替自己的思想。我随时可以融化,也可以在指甲上建造一个花园,可以在蜗牛壳里做道场。我即万物,世界的心在我这里跳动。我是通灵的,经常在花耳朵里瞌睡,醒来就写诗,对任何事物说话,都是自言自语。花瓣是佛送给苦孩子的零花钱。黄鹂的声音里有五线谱,落在扁棱草上的夕光,加深着七月和一个人的黄昏。 

世界的心在他这里跳动。与人文景深互为的他,继承中国天地山水合一的古典精神,恪守生态文学的土地伦理,在对现代化的突围中,自觉、自在、自为地实现心灵的纵深度。他的词库里,自然是写作的根本和依据。他曾列下这些名字,王维、陶渊明、苇岸、梭罗、约翰•巴勒斯、约翰•缪尔、李奥帕德、怀特、法布尔、瑞秋•卡森、普里什文、弗洛斯特、雅姆、斯奈德、WS•默温、洛尔迦……沿此诗学谱系,他擦拭、冲洗现代中国的自然,领我们接受自然的补课。他在自然视野下,以巨大的通感向我们打开前所未有的视界,打开日常事物的宏阔内部——

他喜欢池塘边静坐,了解每一条鱼的性格;他给耕牛敬礼,给猫朗诵关于鱼的诗;他担心乱走路会把路的神经走乱。这一切于他都自然而然,他随口说出诗,生活成一首诗。鹅塘村、童年灯、小秒、指甲花园、蜜桃小镇、醒雪寺……都是鹅小鹅命名的,皆为暗示。这些命名,他随手拈来,轻松衍生诗意。你不得不怀疑,他天生有诗人的嗓音,天生有诗思维,天生是诗的容器。诗画主动走进他雕好的神龛,属灵。

许多人把母语用俗了,弄脏了,官腔了,体制化了,僵硬了。这是罪过。他建立自己独特的诗学,为母语祭奉自己的余生。不仅仅是表达,更是如何用母语表达,母语在此有了新的生发和生动的发生。“苦瓜在苦修,甜瓜在自我陶醉,小蚜虫好不容易找到嫩叶,无声的美餐,根本停不下来。此刻,瓢虫在午休。”这样的句子是向母语虔诚的致敬,这样的写作才是最终可以抵达的自然与自由。

作为自然的门徒,语言的孝子和忘了年龄的智者,他告诉你,植物有名字,有性格,我们叫不出它们的名,就像见人喊“喂”,不礼貌。他把陌生的植物拍下,请教植物老师。他告诉你,动物跟人一样。他曾收养流浪猫,养两只泰迪,妈妈叫一元,娃娃叫一万。狗狗咬坏羽绒服,偷吃指甲花园的菜,罚站,它便知错了。出门前,他跟抢着上车的一元说,今天带你孩子上街,你在家看门。一元听了,就懂事地退下。他搭建单元楼楼顶的指甲花园,四仰八叉睡在万花丛中,把阳光抱回家;他想解放自己,骑着蜗牛去流浪;他把落英缤纷的小路卷起来,回家当床单;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要么在你心里,要么在荷花深处;他与小秒到院子里转转,看看香菜又长高了几寸,樱桃又红了多少;他去小河边坐坐,说一些简单的话,让风吹走,看白云在水上飘荡,看小红鲤顺流而下……这都是鹅小鹅。他把一辈子活成一个修辞、一首诗、一幅画,离乡,返乡,无论走多远,都梦游般地眷恋着这个令人爱恨交加的世界。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提到,“今天人们以相同的顽固谈论着自然环境的破坏和巨大的技术体系的脆弱,这种脆弱有可能制造连锁故障,使各个大都市整体瘫痪。过于巨大的城市危机是自然危机的另一面。” 首先要了解,是我们让这些障碍和价值观施加在我们身上的,在驳杂的城市我们仍然可以隐于市。在混乱的城市现场,诗人故意局限自己,故意不写城市和现实,只表现一个人和自然。他慢慢把自己变成昆虫,擦过鸡毛草的茸毛,还可以是鱼,在水中的月亮里游泳。凭借洞察力和智慧,他不受制于内心与头脑的冲突,他的心和写作站在坚硬的城市和驳杂的现实的彼岸、对立面。当他全然面对每个经验,每个行动,在那种丰足与富饶中,就有生命的纯喜——不患得患失,不拼命奋斗,不挣扎于生计,不被知识、概念和现代化进程所障碍。生命是自由而永恒的运动,顺道而行,如天地巧妙地运行,每一年都会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不忧匮乏。我们与自然共用一颗心,地球是意识体,万物皆有灵智,能随意地穿越、置换和互为逻辑。在此意义上,这位通灵者、自然之子观察到“有一些鱼经过我,我却叫不上它们的名字。陌生是好的,互不相识,也互不亏欠。”徒劳的是相逢不相识,徒劳的是相识不相知,同样徒劳的是相知不相遇。孤独星球,你怎能不说服自己沉溺于孤独,忘怀于孤独?孤独是好的,陌生是好的,桥上看鱼,如地铁看人,不相识也不亏欠。只当自己是一面镜子,人来物往,都不过心,无忧无喜的一天天过去,逐渐没了贪着,直道是以假修真罢了。直至一天,终于可以立言: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相比桥下的鱼,月光和北斗七星因为足够陈旧,足够古老,所以光而不耀,正好可以低调,不璀璨,也不孤单。“月光也有稀薄的时刻,但大仓桥依然明亮,因为它古老。” “你看,风吹着有沧桑感的事物,总是那么恭敬。” 这哪是在写景,明明是言志。当我出神,我便是北斗七星,是月光里的大仓桥,是恭敬地吹拂,是臣服于宇宙法则和自然规律的意识。

此为好诗,如你本来的心,就在那里,你只要去感受它是如何跳动的就行,把每一次都当成第一次。好书适合培养心,培养一颗无我利他心,人类的心一开始是对的——静的、纯的、爱的、神的,如今在错误的大路上错上加错,我们用诗歌召唤它回返。召唤,使初心得以回返,使我们识得大道。回返,我们已在路上,已在深刻转化生命,让爱、慈悲、温柔重新在心灵流动,爱中没有怨尤,没有猜忌,没有恐惧。诸神,在细节中。我们善护念,生欢喜心,致力于事物平和、明亮的一面,带我们在定静中,搭建心际的晴朗;带我们认真生活,在当下欢喜起来。情绪有两种,爱(给出爱)和恐惧(索求爱),爱内没有怨尤,我们要做的是体认平安喜乐的本我,觉察小我。世界显得坚固结实,是因为恐惧把它绑得紧紧的。不必刻意去爱人,只要你宽恕,宽恕身体对小我幻觉的执着,爱便会自然流露,那是生命的本质。祈祷是有力量的,命中有奇迹,有至深的感动。作者正展开“致万物”系列写作,迄今已逾百首。其中,对自然的聆听与表述愈加专注,对心灵平安和万物一体的领悟更为深刻。

当越来越多的诗越写越狠,鹅小鹅思考的是,有没有一种柔软诗学和太极精神,能否为天地立心,继往圣之绝学,开诗脉中正之道,为母语做出贡献。世界的心,就这样在仁爱者胸中跳动,成为你我之明鉴。


(田字格,原名马莉,1983年生于江苏武进。教书,修佛,打坐,静居江南某小镇。著有诗集《灵魂的刻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