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96
  • 关注人气:1,8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读友诗:徐俊国4首

(2016-05-15 13:34:09)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转载]读友诗:徐俊国4首

鸢尾花

徐俊国

时光凋谢了很多年,
竹林中随处可见生命的遗骸。
一小截干瘪的蚯蚓,
代表一声不吭的劳动者,
倾斜在土里的蜗牛壳,
代表大地之上最小的纪念碑,
半片羽毛,代表一只小鸟苦苦飞翔的一生。

我把它们掩埋,并一一凭吊。
当我起身离开,蓦然发现,
一朵鸢尾花静静点燃在这些遗骸的中间,
宛如大自然蓝色的灵魂:至少三个花瓣。

鼹鼠

徐俊国

大地内部,时光深处
缩着脖子的鼹鼠很像一个绷紧的弹簧
它举着闪亮的小铲子挖地洞
有时快,有时慢,有时深,有时浅
遇到过潮湿的果核,变质的花叶,松树的根须
也遇到过腐朽的头盔,倾斜在黑暗中的断剑

鼹鼠在地下挖洞
地上的人隐隐约约能听到它的喘息和警觉

在洞穴的前面
当两具紧紧拥抱在一起的动物骨架突然出现
鼹鼠咯噔一下怔在那里
它举着闪亮的小铲子,不知是继续往前挖
还是悄悄后退,回到明亮的地面上来

六个

徐俊国

有一段时间,我们天天坐在屋顶上打牌
因为缺一张黑桃3
顺手扯下一片树叶代替
十有八九是二嘎子摸到它
他每次都很懊丧,直敲自己的脑袋

中秋节,二嘎子帮苍奶奶收玉米
不小心掉进荒废的机井
六个伙伴,剩下五个
缺一张牌可以用树叶代替
缺一个人我们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大家趴在屋顶上抹眼泪
有一个人实在憋不住
大喊“不玩了——散伙!”
被撕碎的纸牌飘飘扬扬

农村常有这样的暮色

徐俊国

先是一位攥着鞋子的妇女,
踉踉跄跄经过我身旁,
一遍遍喊“柱子!柱子……”
紧接着跑过一个满脸黑泥的小孩,
边哭边喊“娘——娘——”
他们的声音一开始很大,
后来变哑,
一阵比一阵小,
一声比一声模糊,
像被什么吸了去。

两个人,
一个丢了儿子,一个没了娘,
谁也帮不上谁。
他们从相反的方向经过我身旁,
又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相反的方向笼罩着相同的暮色:
厚重如棺盖。

徐俊国,上世纪70年代生,青岛平度人,现居上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