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970
  • 关注人气:1,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自然碑》后记:走出鹅塘村

(2014-10-25 21:21:25)
标签:

情感

文学/原创

文化

校园

分类: 诗歌

《自然碑》后记:走出鹅塘村

走出“鹅塘村”
 

                                               徐俊国 

 

组诗《鹅塘村》在200612月的《诗刊》“青春诗会”专号发表,这是“鹅塘村”作为一个符号正式在诗坛出现。我出生的村庄是山东省平度市仁兆镇的小城西,但这并不能证明“鹅塘村”就是文学的虚构和精神的乌托邦,它有它得以诞生的地理真实性、现实合理性和诗歌合法性。“鹅塘村”是势如破竹的城市化进程中农耕中国的缩影和剖面。

    欲望的膨胀和技术的汹涌把唐诗宋词赖以存在的诗意背景分割为冰冷的铁栅栏和悬空的不锈钢格子。焦灼、困顿、怀疑、爱恨交加、进退两难成为每一个诗人的常态。“鹅塘村”里,既有植物之美、动物之善、亲人之爱、大地之永恒,也有乡村之穷、时间之冷、命运之艰、人世之苍凉,前者让我心怀感恩,安静,柔软,温暖,谦卑,后者让我悲从中生,哀怜,凄伤,刺痛,无奈。

    自然的秩序和美的道德,人的困境和生存的悲剧,这是我思考和书写的两个重要向度,二者不矛盾,也不分裂。“鹅塘村” 不仅仅是乡村,它可能就是整个世界。它是诗人和自然万物的关系、诗人与大地子民的关系的总和。与自然同呼吸,与万物共荣辱,与弱者和困苦者共疼痛,这是“鹅塘村”书写的基本态度,也是我面对这个让我们爱恨交加的世界的基本立场。

    201276月,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召开了我的诗歌研讨会,这意味着“鹅塘村”写作已成为诗坛旧事。迄今为止,50余万字的评论文章已经把“鹅塘村”写作阐释得相当丰富。那些真诚的表扬让我惴惴不安,某些善意的批评催我反思,它们把我的“鹅塘村”写作做了一次客观的总结和全面的清算。

我需要从零开始重建自己的写作信心。最新结集的《自然碑》是我走出“鹅塘村”的第一步。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共分三辑,内有一些诗意小画。第一辑:月亮让黑夜有了一颗皎洁的心,肉体回到灵魂,灵魂沉浸在自然里;第二辑:每一个正在老去的人,都想找回童年那盏灯;第三辑:自然死了,童年灭了,我想在城市为之立碑。

    在以后的写作中,我可能还会写到“鹅塘村”,还会以清澈与浑浊的双重语调,在繁华和逼仄的城市,重温那些山河破碎的牧歌遗存和人心凋敝的挽歌回音。以后的“鹅塘村”和先前的“鹅塘村”肯定会有所变化,因为一个人对诗歌的认识变了,作品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改观。在30年的习诗经历中,我一直努力在宏大的叙事和晦暗不明的时代之外寻找细节性的具象意义和个人化的语言视角。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不直接与复杂的现实产生碰撞,也警惕自己成为文字的休闲主义者和人格形象的暧昧主义者。

    “你看,风吹着有沧桑感的事物,总是那么恭敬。”

我喜欢“恭敬”这个词。对一朵无名小花的俯视和巍巍青山的仰视,对世道人心、精神秩序和宇宙大道的冷眼旁观,对美丽而神秘的汉语言和诗歌这门古老的艺术,保持公正和恭敬之心。对热爱之物,不空洞地说出热爱,对愤怒之事,不简单地表达愤怒。诗人将外界的信息、自身的生活经验和对应的情感波澜托付给语言就够了,语言会帮助他实现灵魂的显身。

 

                                            20144  上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