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903
  • 关注人气:1,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经过 (12首)

(2011-03-11 10:27:1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经过 (组诗)

       徐俊国

 ◆经过

 

经过国际大厦旁边的小教堂,

我会稍微跑慢些。

知道里面有人在祈祷,

但不知他们在祈祷什么。

我天天忙,也不知在忙什么,

没有时间静下心来

想一想生命中有什么事需要祈祷。

终于有一天,看门的老婆婆叫住了我:

“小伙子,进来看看吧,

在主面前,你会流泪的。”

谢谢老婆婆,谢谢!

 

三分钟之内,我必须赶上单位的班车,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流泪。

每天,差不多都是这种情况。

主啊,请原谅一个现代人。

 

每一天都是纪念日

 

没有证据,苍蝇无法给蜜蜂量刑。

花朵守住了清白,

酿蜜的事业继续进行。

 

当时间宣布退堂,乌云即自毙其命。

众鸟抬着它的尸体仍向大海。

太阳恢复了光芒,

人心更加明亮。

 

棋有黑白,人分九等。

一边是冤屈,弱势和冰凉的泪水,

一边是谎言,微笑里藏着镣铐。

 

爱我的人将更加爱我,

恨我的人我祝他健康长寿。

 

每一天都是纪念日。

我会好好活着,

一如既往地原谅这个世界

偶尔的错乱

和暂时的浑浊。

 

作文课

 

到了春天,老师总要让孩子们

写“万物复苏”之类的作文。

其实,就在上午,

王六凳的爹娘喝完农药互相抱着睡了,

鹅塘村的新媳妇哭着点燃了自己和婚房,

烧焦了一窝燕子、八只麻雀,半亩油菜花……

 

每年春天发生的痛心事,

三辆灵车、五辆灵车根本装不完。

 

孩子们却不管这些,

他们埋着头用比喻和排比歌颂春天。

一年级三班的姜大牛还给丫妞写纸条:

  中,qin 你。

 

 

土鳖

 

我在路上发现它时,

它仰面朝天,腿向上乱蹬。

显然,这种尴尬的挣扎,

已折磨了它很长时间。

我用树枝一拨,

它很轻易就翻过身来。

 

这个摆脱了困境的家伙,

大摇大摆钻到花朵的裙子下面去了。

连瞧都没瞧我一眼。

 

小镇之夜

 

灯光灰暗,稀释不了小镇之夜的浓重。

辛苦劳作的人颗粒无收,

卖假种子的人钱包臃肿。

良心瘫痪已久,在死去与活着之间

犹豫不决。

母亲的夜晚贫穷,简单,

没有太多好吃的饭菜。

小教堂上空,月亮

关节疼痛,

它咬紧牙关,

相信祈祷,拒绝救济。

 

 

 

偏离故乡二千里

车继续向南

经过一座石桥时

我看见一只鹭鸟蹲在沙洲上

周围的灰色使它的洁白显得孤独

这多像老家那棵玉兰树啊

在一片又矮又旧的土房子前

它开花的时候

美得让人心碎

 

车急驶而过

我向鹭鸟投去留恋的一瞥

却不知它能否看见我流泪

 

 

◆在栗园

 

秋已深  蚊子渐少

在草棚里仰躺

听栗蓬爆裂和落地的声音

耳朵很快乐

 

天上的银盘很大 

我露在外面的半个身子

被照亮

我整夜醒着

抚住胸口 

甚至能听到

启明星在千里之外

小声咳嗽

 

 

◆活

 

月亮只有在深蓝的黑暗中才能活得光亮

我只有在痛苦中  孤独中  沉思中

在水的漩涡中

才能摸到脏器内部那些长势旺盛的鳞片

 

◆无可奉告

 

鸟变少  村庄变小 

泡在池塘里的驼背柳一年比一年老

蜂针重复刺向同一片肉体

无可奉告什么叫疼  什么将被牢记

花谢了  芬芳慢慢消逝

幸福压在心上的重量忽然变轻

无可奉告是谁教会我傻笑 

容忍  闪电一样安静

一个老头种地  养猪  起早贪黑

他要赚钱做一口最美的棺材

不是不说  是说不清伴随劳动的那种凄凉

 

修表匠和修鞋匠

 

那个为黎明上足发条的人

白发苍苍  表情严肃

他帮我修理好失败的零件

小心翼翼拧紧钟表的盖子  就像

拧紧我疲惫的心脏

第二个人年纪轻轻  满面笑容

他为我缝补好折断的鞋底

看了看远方  又拍了拍我的肩膀  说:

“兄弟,一路好运!”

 

这时  一群鹰飞过我的头顶向山顶集合

它们飞翔的影子盖住我的眼睛

我匆匆向修表匠和修鞋匠鞠了个躬

转身投入这修葺一新的生活……

 

 

过九江

 

在回老家的路上,

火车暂停九江。

想起几年前与这里的诗人欢聚,

喝下月光无数,

醉卧山岗,大梦不醒。

 

如今,这里水灾。

庄稼仰着喉咙在呼救,

丰收被扣押,苦难成汪洋。

 

诗人,诗人,

火车要赶路,

此时,你是忙着歌唱永恒,

还是和父老乡亲一起,

拧紧关节,打捞食粮?

 

◆无花果树

 

平度最东边有座白头山

山下有个鹅塘村

我爱的第一个人住在无花果树旁边

写到这里  我老了

老得再也记不起人间的南方 北方和西方

 

穿过洗心河去看她

那棵无花果树得了绝症

腰佝偻得比残月还厉害

我去亲那些濒临枯萎的叶子

它们灰烬一样的脸

泛了绿 

有点痉挛

 

   ——原载于《诗歌月刊》2011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