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903
  • 关注人气:1,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磕头虫(组诗)

(2008-05-04 09:18:39)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磕头虫(组诗)

 

         徐俊国

 

我所见的麻雀

 

我已看见九千只麻雀

甚至能分清它们不同的长相  迥异的飞姿

大部分时间它们在飞

从一片小桑林飞到一片开阔地

从一个小磨坊飞到一个加油站

经过我头顶的时候  经常碰落些槐花

累了  随便找条田埂

给大地的黄昏系上宁静的纽扣

我曾看见它们的破巢漏风

羽毛未全的后代重重摔死

但我还没看见它们哭泣  停止卑微的生活

九千只麻雀漫山遍野

我是其中最大的那只  前世丢了翅膀

它们陪我飞往老祖宗的聚集地

半跪在圆圆的坟顶

啄一口害虫  磕一个响头

 

 

磕头虫

 

它那么小   我这么大

在寺庙门口石狮子的阴影里捉到它

只要按住肩背

它就叭嗒叭嗒直磕头

它不知道我是谁  为什么戏弄它

 

它只知道磕头

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磕头   磕给谁

 

如果我不是鹅塘村小学的三好学生

而是一个云游天下的圣人

或者是一个逃婚的宋朝女子

一个身背皇宫命案的要犯

一个打劫归来的土匪

一个江湖骗子

一个白天卖狗皮膏药晚上偷男婴的人贩子

一个阔少爷或穷光蛋

一个慈悲为怀的人或黑心烂肠子的人

总之  不管换成谁

如果按它的肩背

它还会忙不迭地磕头

 

把它翻过来   腿脚朝天

它一下子就蹦起来

还磕头   一个劲地磕

只要不松手    它就永远磕下去

放了它   它并不立即就走

好像等着人再去按它

再按   它还磕  越磕越快   越磕越响

直到你被感动  真正放了它

 

 

那时

 

那时我在娘的身体里

雨一连下了好几天  呼吸有些湿

娘的目光一直守住腹部

泥泞的脚步略显迟疑

一截枯枝  一粒虫鸣  大地隆起的小伤疤

她都轻轻绕过 

娘怕被一切事物绊倒

 

凝霜的秋雁咬住娘的喘息

它叫啊叫啊

栗树叶呼啦哗啦落满肩背

在浑浊的小溪旁

娘老谷秸一样弯下腰来

我紧紧抱住她的心脏

就像抱紧一个亲爱的词语

 

那时  我还生活在世界的无知和黑暗中

还没有力量哭出自己的声音

 

  

雨天

 

雨下得太大了

无数红蜻蜓被击落在大沽河上

我们几乎要疯掉

根宝  全盛  革孩儿  苇子

好像一群暂时没爹没娘的孤儿

小兽一样追逐  咆哮  厮杀

互相把狗屎和泥巴糊在脸上

全然不在乎脚板被玻璃渣割破

 

雨停的时候  我们嬉笑着看彩虹

街上有人开始走动

有人说  十分钟前

菜帮子死在了自己的土炕上

昨天  儿孙们为他庆祝八十大寿

喜鹊落满了高高的红屋脊

也落满了红屋顶旁边的玉兰树

 

 

飘雪的马车

 

飘雪的马车经过鹅塘村时很慢

慢得让我追不上它

飘雪的马车越走越远

只颠下月光和泥巴

还有几捆结满冰渣的旧事物

飘雪的马车上坐着我的祖父

他头上的茅草白了

被时光充军的人  胡须也白了

飘雪的马车上坐着土做的雕塑

一群没有回声的人用死亡看我

看我在大获丰收的人间找不到收割的弯镰

 

 

春醒

 

在蚯蚓为根系松绑的响动中

我终于想明白一些事情

男人上了年纪  父亲的角色可以卸妆了

女儿们迎风狂舞没什么不好

即使她们要在春天发动一场爱的小暴动

我也会原谅她们的失败与鲁莽

 

我这一生  最大的屈辱是盲从于世俗

终于想明白了

春天  梦想要发芽  万物要生长

何必活得那么刻板那么窝囊

 

给我的眼睛添点灯油  我要亮

在我的手心上写下“梅”

我要回到六十四年前

我不嫌弃她被狗咬掉了半截小手指

九月九日菊花黄

我要骑着毛驴娶新娘

 

(简介、相片略)

       ——原载于《青年文学 》2008年4月下半月

                 《诗选刊》2008年7月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