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970
  • 关注人气:1,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度和鹅塘村(六首)

(2007-02-25 07:49:49)
分类: 诗歌

   平度和鹅塘村(六首)
                   
                   徐俊国
   
     <故  乡>

 

一个人可以选择在黎明前的黑暗啜泣
也可以选择麻木  在世事中飘零
可以选择离家出走
爱或者恨  甚至死亡
但就是无法选择出生

一个女人嫁到鹅塘村是命
我被生在遍布牛粪的苦菜地也是命

把辣椒水涂在乳头上的那个人
用鞋底打我又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的那个人
我泪汪汪地喊她“娘”
娘生我的地方我终生难忘
那天  蟋蟀在草墩上把锯子拉得钻心响
钻心响的地方叫故乡
 
    <巧  合>

 

草茎弯腰并非因为花的重量
泪滴打疼了它的生长
春风从来不是永远的春风
吹绿大沽河的两岸之后
顷刻便会转身  脸色变沉
大地丰收之时
它提着镰刀来割庄稼的头

 

沙子总在我想歌唱的时候糅进眼睛
不是不爱这春暖花开
太巧喝了——
我目睹瘸腿大伯拔走了他的烂萝卜
十袋肥料也喂不活他的美梦

 

三月  刚出生的小牛犊在哭它的好妈妈
你们看见田野蓬勃的绿火苗
我却喑哑
哦  那些正在忍受疾苦的人
十有八九会被灰烬封住嘴巴
春天赋予他们命运的辽阔
也施加等量的漆黑

   

   <放  弃>

 

我无法走遍人间
但我知道肯定还有贫穷的孩子在受苦
让我借助花粉
跟随暖风找到一双双冬眠的眼睛

 

即使我变成一只仓鼠
但需要挖掘的地方肯定不是一处
我一寸一寸地扒土
一寸一寸地吞下这些褐色的苦难和叹息
但是蚂蚁卵太多
还是无法妥善安置

 

让我的心不再如此焦灼
让我从火中回到冰
回到春暖花开的鹅塘村
早晨披星走  傍晚荷锄归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放弃
只看见人间的泪水晃荡在每一片菜叶上

   

   <平度和鹅塘村 >

 

面积的大小  人口的多少
置于内心却恰恰相反

 

我在平度赚钱  回鹅塘村放鸭子
如果积劳成疾
坐平板车回那三间小草屋
用猪肝  枸杞和麸子皮做药引疗治疼痛
平度是我的前途  白日梦和车轮子
鹅塘村是一湖月光  小教堂由远及近的钟声

 

我在一片苦菜花中呱呱坠地
娘的乳汁不够
外加七碗羊奶  三碗牛奶我才长大成人
我在这座小县城教书  写作
这座小县城是树梢和虚幻
老家是我的根  枯叶与肉体的安葬地

   

   <如果你来看我>

 

如果你背着一捆报纸和想念来看我
必先趟过三条小溪 
听到三百六十五种鸟叫
小路蜿蜒  尽头的尽头是一百亩桃林
我正打开内心的盖子  往外舀脏水
我爱的人淘米归来
做饭前先亲我
亲我时碰落无数花瓣

 

我已习惯这没有算盘的生活
用石子计数  用脚印丈量田地
我的邻居全是虫啊鼠啊之类的小生灵
我虽骂过它们
但孤独来袭时 
它们会帮我摇响豆荚的小铃铛
我已爱上这里 
包括过多的灰尘和荒草
等到曙光斜照
我和身处的世界都是红色的

 

什么也别说了  原路返回吧
若干年后  如果还有人打听我的下落
就说我去了出生地
大自然用秘密的花香阻止男人流泪的好地方
   
   <我从外面回来>

 

我从外面回来
如果时光不允许我再次见到祖先的打谷场
我只能站在寒霜背后
回想你吃一粒胃疼药  收一袋谷子
如果我的膝盖再也碰不到你的膝盖
如果我的手再也握不住你的手
那就只能像风
吹一吹鹅塘村的乱草
朝一个方向  藏起那颗不安的心

 

我就是那个落魄的草莽英雄
折了剑戟  黄金散尽
如果时光不允许我回到你们中间
我就去草棚自刎
来世做一头公牛
永远跟在犁铧和朝阳身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