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医承包科室断送了我的职业生涯

(2007-01-23 20:33:56)

我的女儿郭炎光去加拿大不是贪污携带公款逃亡的,而是技术移民.具体情节,请看下文解说:

 

 

游医承包科室断送了我的职业生涯

我叫郭炎光,生于19607月。1985年秋,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被分配到河南省职工医院任医师工作。1995年,晋升为皮肤科主治医师。当时皮肤科是个小科室,只有我一名医生。

1997124日,河南省职工医院把皮肤科承包给福建莆田的性病游医陈某。陈某没有行医执照。承包后,陈设立了独立的诊断室、药房、化验室、收费处、注射室、他在各种媒体上发布广告招揽病人,以开辟他的生财之道。陈某承包了皮肤科后,坑骗就诊者,引发了不少纠纷。其中有一对新婚夫妇,被查出“性病”,在诊断室里抱头痛哭。等他们冷静下来不哭了,新郎说:我不可能得性病的。两天之后,新郎拿着其他医院的诊断证明来到皮肤科找游医吵架。同时负责注射的一位护士告诉我说:“陈老板嘱咐了,如果淋病病人开两支“菌必治”,只注射一支;第一天来治疗者只注射10mg的地塞米松,不添加任何抗生素。”陈某给了我一个药物清单,要求我按照清单开药方,并叮嘱我留住每一个就诊者,让来看病的人都做化验,要把没有病的人说成有病,把小病说成大病。

作为一名医生,这叫我良心不安,于心何忍?,决不能欺骗病人。

陈某恼怒我不配合,于是给了我一个单独的诊断室,很少让我接触病人,并限制我与其他人接触。后来又要求我不要再去上班了,每月可以照发工资。我不同意陈某的决定,找到院长梁伦富,梁院长非常生气地对我说:“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们自己内部商量好了,不用给我讲”(意思是:你和游医陈某商量就可以了)。 本人回答:“我是河南省职工医院的职工,我没有与陈某签订任何协议。我不找院长找谁?”梁起来就走……。为避免矛盾,我只好要求去北京协和医院自费进修一年。办妥了手续,后来医院无故不允许我去学习。

在此期间,社会上性病游医因诈骗就诊者的钱财,给就诊者造成很大伤害,有就诊者到最后没有办法,企图通过自杀来解脱,如就诊者李某无病却被诊断成三种性病……。《河南日报》记者以求诊者的身份来医院调查,被诊断患“性病”,《河南日报》报道了此事。《半月谈》杂志报道了社会医院把科室承包给无证性病游医经营的问题,当时无证性病游医承包医院科室,诈骗病人是普遍社会现象。这一想象被媒体披露后,给那些承包科室的医院带来了很大压力。

1998223日,性病游医陈某停诊。227日院务会议上,院长说:“有的人,比如马某不给单位捅事,就辞职;而有些人为了点个人利益,就向上捅,给省长写了三封信,不管大家有没有饭吃,那捅事的人还反过来问医院要饭吃。” 其实1998年元月23日河南省文史馆的茶话会上,我母亲(是一名医学教授),把没有执照的游医租赁社会医院科室、欺骗病人的情况已面对面的向省长马忠臣反映过。次日,马省长说“人命关天……”批评了公安厅和省卫生厅的领导(河南省文史馆存有批示)。院方取消了皮肤科,把我调到内科二病区,告诉门诊工作人员:“我院没有皮肤科,如果有病人点名找郭炎光,就说郭已不在医院;倘若问她的去向,就说不知道去哪里了。”院方把我调到二病区后不久,就不让我管病人了。每当别的大夫去查房,我只能站在走廊上或者看护心电监护机(一般情况下,此工作由护士担当)。1998627日院务会议上梁伦富院长说:“我院皮肤科大夫的家属(皮肤科只有我一个大夫)给省里领导写了三封信(实际情况是,我母亲当面和马省长谈的,针对此事一封信也没有写过),第一封信把联合医疗(指把皮肤病科承包给没有行医资格的陈某)的性病科给赶走了。第二封信说人家(性病科游医)三个月后再回来。第三封信向纵深发展,说做CT和药物提成等。我院好多项目是联合办医,以后怎么办,是向前走,还是保守发展?联合收入少了二三十万元。联合医疗不仅没有钱了,反而对方向我们讨损失费。职工们讨论,建楼拿不出钱来,还差50万。中央已经下文件医院10%下岗,发不了钱安置下岗职工。”

梁伦富院长唆使不明真相的人为难我。不少同事吓得都不敢和我说话了。后来院方让我去学习急诊内科,我学成回来后在医院门诊上班。院领导三番五次地找到当时的门诊主任问我什么时候走,要撵我离开医院。我不得不另外找接收单位。河南省中医一附院同意借调我,而河南省职工医院门诊主任避着我,不给我办调动手续,说如果我要求外调就必须写一个书面说明,内容是我就算进不了对方单位也不准回河南省职工医院了,要不然不放我的档案走。这种情况下,我按主任的要求写了一个书面说明。

那时我的母亲高耀洁公开揭露河南艾滋病高流行的情况,受到河南省政府某些人的敌视和压制。原本已经谈妥同意调入我的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改变主意,学院以无指标为名,两年未能办成调动手续(1998-2000年)。在此期间中医学院党委书记的老婆和女儿调进该单位。我失去了工作,并处处受到敌视和排挤,2000年底,不得不流落加拿大。和我同样命运的不止一个。2004年,河南省职工医院成立联合科室:“内病外治科”。有一名主管护士豫封被安排到游医联合医疗的诊室。主管护士豫封不配合游医欺骗病人,她实话实说:“告诉病人,点穴治疗法不能治愈糖尿病。”游医把她的言行告诉医院领导,梁院长把她分配到眼科,眼科承包者为了缩减成本,迫使豫封提前内部退休。因为主管护士的工资高,抵得上几个临时护士的工资。

20064月我父亲去世本人奔丧回国。421日,我去河南省职工医院,有关人员说:“谁逼你走啦!当年医院科室很多都是承包的,院长也是为了发展医院。”那么,医院把科室承包给游医,合法吗?医院为什么要把科室承包给游医?建议有关部门追查医院尤其是院长梁伦富与游医的经济问题等内幕,并予以处理,赔偿我一切损失。

                                郭炎光     20067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邸颖的来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邸颖的来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