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静
吴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13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可儿的

(2006-12-29 15:15:36)
分类: 散文随笔
可儿,写了一些字,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写完了,可儿,我又流泪了,从你走后的那一天起,就总是这样。
   可儿,我在想,我是病了。这段日子,不停的想起你,愈是漆黑的夜,这感觉愈甚。昨夜又下大雨,电闪雷明,这是个风雨猖狂的夜,我脑子一片混乱,团不上眼睛。你总在眼睑处向我招手。
  我走到阳台上去了,黑暗把我吞噬,你知道吗?我又看到那盆紫色的草,它在闪电的一瞬间向我微笑!!那是个奇妙的感觉,它对我笑了,多好的事情!它肯定接受了风雨的洗礼。不是吗?可怜的小东西,它渐渐地变的更加柔顺了,我比不上它,它可以笑的如此灿烂,而我却只能在梦里笑。看到你,总是在梦里深处,我想变成那紫色的小东西,可这是奢侈的想法。
   可儿,我能用什么办法呢?拉近你我之间的距离。你不知道,这种感觉,已经浸入了骨髓。
   这是一种心痛的感觉,也是一种无奈又无助的感觉。我想挣脱这种桎梏,可却总是事与愿违,愈挣愈紧。我于是也听之任之了,这是一根幸福的锁链,我想象着我们在两端的日子,风轻云淡,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我也只是用想的,就已是不能自禁了。它已经把我包围了,这个奇怪的骗子,每次用这种方法,让我不能自拨。
    可儿,我真的病了,病的无可救药,一踏湖涂了。夜很深了,黎明前的黑暗,到处是吵人的清新,街道在不久后就会复活。
    哦,街对面新开了一个菜场,不能说是开的,是自由组合的。我那天去了,一个女孩很象你,我在阳台上看见,我以为是你,我跟着她,莫明其妙地,直到她与一个小贩吵嘴以前,我发誓,我以为她是你。可她不是你,她大你大概整整二十岁,已经很老了,但风姿依旧。她为了一角钱,和小贩吵起来了,所以我的希望破灭了。
   我象一个幽灵在路上走着。脑子里翻江倒海闪出你我的片段。我尽全力想捉一些将来的镜头,却总是无功而返,每每成形的时候,头就痛的历害,我把自己打入了死囚。
     可儿,你在忙些什么呢?那边的天气好吗?隔了这么远,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到你,你的影子一直是带血的鲜红。伤后凄惨的笑。我发誓,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凶手,他根本不会开车,或者根本不会走路,摇摇晃晃。他才是该死的那个。
    这世界有时候黑白颠倒。我活着已经死了。
    昨天,我买了一些书,放在你以前的柜子里,有空来翻翻吧。我集中精力看完了《悲惨世界》,你知道芳汀吗?那个可怜的姑娘,她带着绝忘的凄苦的依恋,回到了幸福的地方。那个害她的混蛋,却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了。甚至她的社会也和她作对。我又想到你了,你活着,你不会是她,你要在阳光下和我一起欢笑的。
     可儿,你瞧,我病的不轻呢,一直乱七八糟说不清楚。我想知道你现在过的好吗?别再种花了,你身子不好,那边的风比不得这里的温柔,你老是咳嗽,这不是个好事情,一定要找医生看了,我明天托人从老家带一些草药来,说是流传的偏方,奶奶说,吃了很管用的,你也试试吧,但愿你能痊愈。
    好了,天就要亮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呢,东边一片灿烂的朝霞。别哭,我也不再流泪,总会相见的,尽管会隔很多年,不过,日子也会很快的,就象流年,不说了,记得照顾自己。
    来年,我寄那盆紫竹草给你。睡吧,好梦。

          紫荆
           2005/7/8日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二十首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二十首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