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诗

(2013-03-05 12:13:05)
标签:

双脚

走廊

手臂

醒来

所在

文化

分类: 诗歌

新闻诗

 

 

徒步的报纸招揽生意的手

款款递来邻省零点的早间新闻

黑台白灯,罩着面具的半边清凉

那贫困的脸颊像微博般皱褶,夹生

汗毛如古董冰箱枯朽的声频,微微一颤

亲呐,它也震晕了地球上无数个诡异的滑坡

那中年奇葩,他在坡下的滑梯上卖萌,其实

也是扮嫩,也是泄露了天朝朝核的青春

领袖也是褴褛的武器,人民加人民

也是团结的奋进,垒砌着爱,又折叠起恨……

瘟疫是公敌,下水道盛装匪气与霸气混合

的炼油,鞋冻,鸡血,尚有煮熟的干爹和药片

钻井之深,之尽头,矿物质泡洗黑奶浴,闪着

磷火的鬼光,命的终端埋住土壤,发射陨石

电梯悬案不解AV的风情,宛若红霞中

冒出一个秃头的江南范,唱红唱翻了好声音

中央公园在哪半球,奥巴马便在那里混

民族,历史,或是黑人维人共和冒烟的炭烤

蛋糕,更娓娓涂抹,如奔驰的烤漆

烤出一颗氤氲瓷牙,赞颂宋的青花,咒埃菲尔铁塔

蜗牛,蜗居在缺钙的氧下,它屌丝般做足了俯卧撑

转眼钻入裙楼之间,亦如冒牌的密探,

佯问那倒霉倒地的选举客:大爷,大爷

你空怀绝技,政治轻佻,信仰早已有别

偏不信,你会轻信了那谣言雪飞的幸福论?

 

2013/2/20




梦中的中年派

 

 

乌云向他脱帽,致意,将雨点塞进

他风衣的领口,从那里,飞起一只

猫头鹰,旋转着羽毛与眼,在黑暗

中他们谈话如隔世的情人。

 

楼顶是这样的,萤火虫竖起尖耳朵

在天台上弹琴,唱歌,雪花打转儿

其中的一片幻想着外婆,粉红的外

公升上半空,蒙面是灯笼。

 

初春乃在菊江,一个中年派的学生

行至五柳先生帐外,白蚁啃噬了他

的书卷,幽兰东流,花生溺爱,房

梁的积雪化为洲上的鹦鹉。

 

她的眼神明亮,如雾中弥漫的风沙

将他层层围住。蚕丝也围堵着处子

那清晰的胃对应着一个骗术的制度

将彼此包裹,容纳,收复。

 

醒来似梦中,凌晨不睡是梦中,梦

像两只船桨正交织的蛇图。

 

2013/2/11





寄海南

 

 

天空乃有疑云,云与云朵之间,也密布着

阴暗。短暂的灯弧箭一般掠过,星火陨落并

迅速四散,成为粉碎大地黢黄的谶言。

风,从海的另一面夹击,巨浪撕扯着群鸥

漫长的海岸线将光与影凶狠地斩断,夜幕翻吐着鱼白。

 

雨过,两个人一前一后,挤进国家高速

的尾烟中玩命地排队。卡车显然跑得更快些

疾驰的噪音如饥饿的钟摆,她越来越远,

连衣裙与路肩荒草混为一片,也就是说

她的夜影,在加油站上空将形同一束诡谲的轻烟终至虚无?

 

一座岛其实则更加虚无。秘密曾在那里公开或偃息

海军医院的女护士与医生,牙龈患者与骨科病人

看吧,海口跌宕的金盘暗藏了一座财政厅

咖啡豆,野槟榔,东北话,西南音,新港口上

自驾游的环岛客正为那散尽头骨的汽车充电。

 

就义的英雄也被砍了头,便在那不远处,

碉楼的钢窗焊起了一朵不败之奇葩,盛开暗遭洗劫的时代。

他单手险握方向盘,她的月经却紊乱

哦哦,紊乱,紊乱,道是云雨撑开不惑的阳伞!

 

2012.1.28





短剧

 

 

经过山川与岸,人们重回沉默的牢狱,光没入鲨鱼之腹。

 

这个奔命的稻草人,一如咨客扭动劳作的假肢,

他以无声对抗,用风制造无声,但借瓜果挥霍田园。

旅行的双腿赐他一个踉跄的恩惠,                                               

只不过宿醉难醒,假惺惺也是泪。

 

铁轨向后退隐,不轻易落入那死海的圈套,

轻舞的车厢弹跳,轻轻一跃黄山与华山?

离别不知悔恨,相逢不如装蒜,飞机巧过了平原。

野火烧不尽啊,不掐那一缕春光不尽的野心。

 

2013/2/1





短剧

 

 

他也一样热爱运动,如同夏季被砍戮枝桠的阔叶榕

在飓风中,在黑暗来临之前,他脱下衣裳

宽大的树叶像手掌,连同锯下的繁茂四肢

他接受这样的酷刑,在体内最光亮的所在

夜幕割开了秘密,那肉眼所不能见的一切被揭穿

看吧,乌鸦正飞来,衔着舌尖谶言的利刃

 

2012/10/12





器官气候症

 

 

十月到三月,是漫长的一段陡坡

鹅卵石像左心房

它压榨的群草像蓬乱血管的黏液

防洪堤绞断了肝脏和瞭望,握手楼

描画前景的一线天

 

盆土无声发酵,风陷进卷风

辣蓼草,忘记了它曾身患的酒疾

剧毒生活漂浮在专制的肠道中

人们忍耐住头顶停滞的挥雨

将蝇的翅膀插在嗡嗡的坏死神经上

 

哦!这十月满腹的遗忘

 

2012/10/9

 




伴侣岛*

 

 

车行半途,从一条分叉的小径调头

巡山员用疼痛裹紧头部,封锁了空气的出路

禁区嬉水的青年打翻了胃中自负的自我

他朝前的后腿提前划入了一个局部的彼岸

 

荫凉。夹道。昏黄的照片也备感绝望,它们

像苹果树无力地伸出扁平的脑袋,削尖了孤独

披风衣的年迈者,从入岛的进口放出伴侣的信号

他们的帽檐在起伏的弯道上交叉着,前进

 

黑暗果真晚来了,黑暗腾出一只裸体的手臂

在黑暗中对抗僵持的欲望尸体。他卯足了劲

使管风琴活生生挤出绿色环形牙膏,挤兑着溃烂

饮水充饥令他分裂胸臆,一个时代也与他蓦然合影

 

2012/10/4

 

*伴侣岛,位于芬兰赫尔辛基市中心西的露天博物馆,保留有十八世纪的民居。





鸟经

 

 

毫无疑问,他対幻觉持有偏见

隐形针孔在天花上像遨游

大海猥琐了它狂暴症的神经

而往往,湮灭的钨丝更加张弛地有度

 

鸟雀们谈经,并不在意人的永恒

神鹰也会轻蔑枷锁里的肉身

每过一天,离末日愈近

离舌苔的粉紫与现世的青红愈远

 

2012/10/1






街区

 

 

我欲接近的街区,会先绕过一段向下的缓坡

沿途的打金店、发廊、排挡和中医院

栉比而立,当然,也有人民邮电和法院

大多时候是在夜晚,月亮松开银边

头顶的假发套在快递员的指环上

夜总会传来迷离的低音慢嗨,冲洗着道德的地沟

橱窗里,裸体的女人被射得卷拢了花边

她们的长睫毛遗弃在旧社会的洗手间

地铁上,移动电视播放着大国新闻和警匪片

人们三五成群聚集在车厢中大谈社会主义和歌神

再过不久,松树会被派往灾区,救护车会

飞越斑马线,风暴的头脑也会成为假想的生产力

当然,流动的小贩们跑得更快一些,他们在尾气

的浓烟中操着黑脸,唱着吆喝,斗争着神鞭

需要大于一天,我将我分成两半,将镜头

分成快慢两拍,将所见和之所以见分成对峙和乌有

我欲接近那街区,或穿越它,也或者永不抵达

我愿上坡,下坡,行走,奔跑,加速,或迟缓

我所说的街区,将成为我的肉体,或将

成为肉体中那行将衰老的一颗细菌

我曾赞美它,但欺瞒它,经过它,但走失它,

也恨它,惟不能分割它

 

2012/9/30





流离

 

 

狂傲正如她手中劫持的一枚坚硬武器

云朵轻佻地跳跃,指点秒射的一瞬间

 

风从海平面径直划升,无限讯号被中

断,那强拆后的碎片泛着粼粼的玻璃

 

她披星戴月,月亮垂死在岛屿上,泥

沙的淤血加速着谣言,浪花缠绕空前

 

片刻的孤独是永恒的秘境。车轮辗压

性别的木齿轮,看吧黄昏,毁于早泄

 

的繁星!垂死中的一名也是生者,他

婴儿般啼哭,犹怜环卫工人与黎明的

 

社稷,也独爱江山尽头隐隐暧昧的美

人。群峰秀凄冷的暖色,海藻在沉沦

 

如果,浩瀚的飞行被唤醒离奇的双翼

你仍懊恼红日当空,那囚徒的流离?

 

2012/9/27





暴雨

 

 

其中与剧场相邻的两扇窗户敞开着,

从杂货店门前经过的行人赤裸着双脚。

 

2012/7/27





短剧

 

 

幕下的暴雨

淋漓面具

君人桥上暴饮

他们的子嗣

在西边,厌倦了奶昔

天际乃巧遇

 

2012/7/25





短剧

 

 

走廊黑暗的尽头,蟋蟀低吟,

风穿过窗户泻入它们集体的巢窠。

黎明一到,必将有一颗不弃的脑颅,

落入那被豢养的假武士口中,

日复一日,月落又啼。

 

2012/7/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