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丽,或身份的焦虑

(2007-05-17 16:53:59)
华丽,或身份的焦虑
 
经过RODEO特刊对西方60年代的高调展开,我们回来了。时代在变,风继续吹,本期RODEO在这初夏时节,却有意来了一个华丽转身。所谓华丽,是指本期RODEO稍嫌奢侈的趣味。主题《书法与时尚》,有人已有言在先,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快餐速食时代,在这个手机与键盘齐飞的时,在这个闪婚与一夜情的时代,书法这种古老而雅致的东西作为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已等于一个老贵族。 
再由书法推而广之,古人引以为雅的琴棋书画之趣,在今天已经奢侈得难以靠近。满大街走的都是时尚男女,可琴棋书画能精一两样的却成“珍稀动物”。但是,我们的内心,难道真的没有对琴棋书画的古雅生活情趣的向往吗? 
本期RODEO的确是在关注一种表面的,或者是骨子里的高端生活。所以你在我们这里看到了也许现在你想都不敢想的游艇秀——2007年的4月份,2007中国(上海)国际游艇展暨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游艇及其技术设备展览会高调举行。在该届展览会上,Riva(丽娃)的“真身”首度亮相,一解中国内地电影观众的思念之苦,并在揭幕的当天就找到了意向买家。携手“处女秀”的还有ITAMA(意达马)、Azimut、Alpha(阿尔法)Yanmar(洋马)。
不管你是想还是不想,不管你认为游艇离你真实的生活是比较近还是比较远,游艇生活作为概念,已经贬卖到你的眼皮底下来了。与游艇相关的展览已经摆到了上海。不管我们的RODEO记者是如何地引经据典地指出,游艇生活在中国的出现,代表的是一种“身份的焦虑,以及一种生活方式的生成”,它直指的,都是人心深处的豪华牌欲望。像《夜宴》里的章子怡在她的世界末日时十分严肃地指出的那两个字:欲望。 
那么说来,游艇代表的是一种庞大化的欲望,私人飞机也是一样。人人都想过上船王欧纳希斯或飞行家霍华德休斯那样的生活。他们彰显的,不仅是舱内的非同一般人的生活、甲板上的奢侈生活秀,还向岸上的观者,陆上的观者直播游艇或私人飞机的附加值:身份。无论是米兰·昆德拉所探究的身份,亦或阿兰·德波顿所探究的身份的焦虑,两者都十分暧昧地与游艇的拥有者,游艇的追求者,游艇生活的向往者(比如某些美女),游艇生活的旁观者,比如普罗大众,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关系。 
中国已有50万名千万富豪,如果将他们拥有的私人游艇全都排在上海的黄浦江边一字排开,估计也有“十里红妆”那样的壮观场面吧。至于游艇生活方式,至少在目前的中国不如在澳大利亚那么真实。它是奢侈生活本身,也是一场隆重的奢侈生活秀。那么,我们就本着良好的心态来看一看游艇秀吧,为了让大家好好打量一番富豪们想拥有的物品游艇,RODEO甚至请来了意大利的游艇设计师现身说法。 
除了游艇,本期RODEO还给大家掀开了别墅生活的冰山一角。存在先于诉求,目前RODEO的读者们基本属于趣味高端,物质中产或小资型,说不准哪天今天的小资和中产发了,也要进军豪宅别墅了。不妨问自己以下3个问题:1、如果我是游艇或别墅的主人,我会打造出什么样的生活?2、我是否认为整所房子,或游艇的内外形态,也是我个人生活格调的如实写照呢?3、我住着别墅,甚至拥有私人游艇,我是从此远离中国式的琴棋书画的生活,还是有点向往之? 
埋伏在游艇、别墅、香水、琴棋书画等等元素下面的,是RODEO关于生活方式的理念:既然你富了,有钱了,发达了,就有义务学习一下品味、格调、高雅这些也许钱买不到的东西。否则,另一种身份的焦虑也必然会出现。
华丽,或身份的焦虑华丽,或身份的焦虑
中国式时尚生活
北京或上海某高级白领,对外经常使用英文名字,开的是进口车,用的是IBM或苹果笔记本电脑,去的是有菲律宾人当服务生的国际俱乐部,每周去吃一次西餐,他听的是爵士乐,或偶尔去棉花俱乐部,看的是原版电影,穿的用的背的包包从须后水到打火机全是叫得出名字的洋品牌,他日常讲话时经常中文夹着英文,他还每周去健身房,每年出国游,他的生活是否够时尚?
也许吧。不过全都是二手的时尚,泊来的,甘愿被殖民的时尚。因为中国文化的精粹,琴、棋、书、画等等雅事全一窍不通,他的时尚生活,也只不过是永远比老美老欧们慢一拍的模仿秀而已。
倒是日本和韩国,当下的时尚人士一方面狂追欧风美雨,另一方面也不忘弘扬国粹,日本的书道、花道、茶道、能剧等等,都早已名正言顺地进入主流人群的时尚生活,而韩国一部《大长今》,不知占尽了多少风光,甚至一时间,中国的白领丽人们,也以谁最先租来《大长今》剧集看完为赶潮流之牛事一桩。
时尚与传统的中国书法一样在中国的当下都遇到类似的问题。物质文明在发展,中国人在全球化语境中的文化身份也正成为人们瞩目的重点。是继续受制于西方性话语,还是强调文化归属,寻求本土化的述说?
中国的传统书写方式,也即书法怎样导入现代生活方式,怎样与时尚生活接轨?
当代文化正以一个多元化的方式展示出来,但我们所看到的现代中国生活和文化上,却都在普遍地参照着西方模式。所谓时尚,大家心照不宣地参照着的,无非就是西方模式。然而中国的古典文化,如书法、京剧、琴棋书画等从前的雅事,放在今天的时尚语境里时,难道真的就没有位置了吗?如果放弃了原本自我的一整套从内容到精神相互紧密联系的审美价值体系,那么中国人的时尚生活,或者说,一个大都市中产者的时尚生活,是不是只剩下可笑的模仿,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所谓的时尚只是别人的标准,这样的时尚是不是很苍白?
再说,传统书法讲究强调精神消遣和人格象征,这种东西其实与现代时尚生活并不矛盾。
想起了英国名导彼得·格林纳威,他肯定是个对东方的书法艺术怀有神秘感的人,所以他拍了一部《枕边禁书》,主人公,日本女书法家诺子是华裔电影明星邬君梅演的,这个日本女孩出身于书法世家,每年生日父亲会在他的额头上写上祝福,女孩从小喜欢日本古代宫廷作家清少纳言的名著《枕草子》。长大后女孩来到香港,成为一名艺术家,在东西方文化碰撞中经历了思想和情感的痛苦,最后将年轻男人当成了她的书写载体。
日本的书法源于中国,格林纳威借用书法这一东方传统文化作为工具,书法即是本体,也是方法论。这部电影让人思考的不仅是女性觉醒问题,同样让人关注到传统文化本身,比如书法,在进入现代文明社会之后,是否依然可以像它从前那样,辉煌地与时尚生活同步。 
在日本的另一部电影《失乐园》里,我们似乎找到了答案。《失乐园》讲的是一个婚外恋故事,却是以书法为媒,才有了男人久木和女人凛子情与欲的交集。我们可以从《失乐园》里看到当代日本社会时尚生活的场景:书法与茶道、花道等日本的国粹一样,是时尚生活中的“雅趣”,所以女主人公凛子作为书法老师才容易受人尊重和倾慕,才有那么多的成人学生。而且这些成人除了有闲的家庭主妇外,也有在职的年轻人。大家也并没有因为玩上了互联网,开上了小汽车就把写毛笔字这等古旧“雅事”丢弃了,书法不仅是职业生活之余的乐事雅事,也是人们进入社交生活圈的某一项通道。书法学校办得很是普及,出入书法学校,培训班的,并非人们观念中的“老古董”,而大多是这个时代的时尚男女。 
相比之下,现代中国的古典文化处境却让人困惑。自从电脑普及之后,不要说毛笔字,就是钢笔字也没有几个人写得好了。“鸿雁传书”这个有诗意的词,渐渐地在现代时尚生活中消失了意义。连情书也大多成电子版的了,书法在退却了日常功能之后,其实已经回归到“琴棋书画”的审美意义中去。就像我们在名胜古迹的匾额上欣赏前人龙飞凤舞的题词,那是一种意境。 
RODEO认为,所谓现代人的时尚生活,不仅仅与一堆品牌和标签有关。时尚生活更多的应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穿着皮草开时尚派对是一种,那么去绍兴兰亭、杭州西泠印社这样的山水之间搞搞雅集,品酒作书,也是一种观照内心的生活方式,它是高雅的,也是时尚的。特别是对于脚步匆忙,心浮气躁的现代人来说,对休闲生活的追求不一定要等咱有钱了,也学西方人的样子装模作样地去打高尔夫,你也可以是在家中安静的书房,听着古雅的音乐,一边在书桌上摊开纸笔写字,况且这样的雅舍生活成本并非高不可攀。
这会不会是中国式时尚生活通往的另一条阳光大道?
换句话说,当看到于丹、易中天等知识分子走上“百家讲坛”,以通俗的方式开讲古典文化,从《三国》到《论语》《庄子》掀起了古典文化热,他们的古典文化讲坛也成了很多从来不翻文言古书的当代中国人的古典文化普及教育,我们同时就想到了中国古典文化的另一国粹:书法。中国书法本身承载着自秦始皇统一文字以来的文字的力量,凝聚力,那么到了当下,我们何不用自己的国粹,去蒂造另一种话语体系里的时尚生活,一种中国式的,带着中国身份感时尚生活? 
您要是对该专题有兴趣,请继续:http://blog.sina.com.cn/myblog/article/article_reader.php?blog_id=4b19be0d010008pb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