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朝花夕拾(RODEO精彩回顾)】全金属外壳(刊出时间:2006.4.25)

(2007-03-24 21:17:14)
【朝花夕拾(RODEO精彩回顾)】全金属外壳(刊出时间:2006.4.25)
 
这个4月,伦敦和上海一东一西两座城市达成了情人般的默契。

那些在伦敦的工业仓库里完成的伦敦艺术家的作品,如今被带到了中国。不过可以让中国的时尚人士稍感欣慰的是,时髦先锋的伦敦人这一次不再充当时尚精神的传教士,因为上海和北京,这两个中国本土最时尚的重地已经将“全金属外壳”这个概念利用得热火朝天。伦敦的先锋人士们把他们在那里的“全金属外壳”下完成的创意作品搬到中国展出时,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无非是从一个“全金属外壳”来到另一个“全金属外壳”。现在他们的作品正在上海滩曾经的工业仓库地带莫干山路50号展出。

下一站,是北京的大山子艺术区,798艺术空间,那里同样是现在的创意基地,曾经的大厂。
伦敦、上海、北京三地的艺术家在全金属外壳里面约了一次很in的会。他们追溯出身时可以相视一笑说:我们都是全金属外壳下的时尚蛋蛋。

这些蛋蛋们包括了绘画、摄影、录像、装置、行为艺术、雕塑、音乐、电影、拼贴、时尚活动录像及独立印刷品等等。

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蛋蛋们是什么样子吧。
 
【朝花夕拾(RODEO精彩回顾)】全金属外壳(刊出时间:2006.4.25)
 
【朝花夕拾(RODEO精彩回顾)】全金属外壳(刊出时间:2006.4.25)
 

伦敦:从工业到时尚

说起伦敦,你会想到什么?是英国皇室居所白金汉宫、皇家教院西敏寺、147岁的雄伟大本钟或者是被0度经线穿过的格林威治天文台?你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想到伦敦是一个承载着几千年英国传统文化积淀的古老城市。

倘若向Rodeo杂志说起伦敦,编辑部的同伙们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伦敦是疯狂的,伦敦是激进的,伦敦是绝对现代的。
看一下在BBC长播不衰的连续剧“Doctor Who”就知道了,伦敦人将星球大战的背景搬入了自己的城市。不同外星人入侵、大本钟被毁、整个城市被魔咒控制,当然还有那令人尖叫的存在于时间与相对维数之中的空间(TARDIS),隐藏于老式蓝色电话亭下的TARDIS可以带Doctor和他的助手去任何时间与维数。伦敦的创意与疯狂在这部连续剧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让每个观众都血脉贲张。

前不久,伦敦人带着激进的想法、疯狂的个性和强烈的艺术感与上海这个城市来了一次近距离接触。一个名为“大都会上升: 伦敦的新艺术”的展览在上海莫干山路50号的CQL设计中心隆重开幕。人们能从这个展览上看到正在伦敦这个城市中发生的新鲜事物与伦敦新兴艺术家的最新创作,也能去张望一下当代的城市如何将艺术与疯狂并进。为了让这个展览疯狂到底,也为了庆祝上海与伦敦成为友好城市,伦敦市长肯·列文斯通一行亲自光临开幕式。笑眯眯的市长在看到Rodeo这份疯狂与先锋的杂志后,兴奋地告诉记者:“毫无疑问,上海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少数几个极具艺术氛围和创造力的城市。当然伦敦也是这少数几个城市之一。通过今天的展览,你会发现伦敦做得也不错吧!”

在热闹的开幕式现场,Rodeo还有幸在雷厉风行的伦敦代表团中找到了伦敦市长办公室文化政策高级顾问Judith Woodward女士。Rodeo邀请Woodward女士为我们讲述了她眼中的伦敦艺术。

Rodeo:Rodeo是一本思想先锋的杂志,它很快就会有英文版并将在伦敦发行。同时,“伦敦的新艺术”也是一个很先锋的展览。你个人怎样看待先锋这种精神的?我们是否可以将“先锋”这个词看作是伦敦这个城市的最明显特质?
Judith Woodward:伦敦是一个具有极度想象力、创造力和改革精神的城市,它总是在寻找一些新的东西。同时,伦敦也是个开放的城市,大家可以从伦敦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出这一点。伦敦出产了许多优秀的艺术家,他们以改革性的思维和不寻常的表现手法闻名于世,比如Tracey Emin就是他们之中十分突出的一位。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体现出的信息就是伦敦想传达给大家的,它们也很好地反映了伦敦的城市精神。

Rodeo:通过这个展览,你们希望向上海观众传达关于伦敦这个城市的什么样的信息?
Judith Woodward:也许,人们会更多地从历史传承方面了解伦敦。人们会觉得伦敦是一个古老的城市。但事实上,伦敦一直以来都是欧洲最具动感与现代感的城市。它有着令人激动的现代建筑与有趣的艺术场景。在设计和时尚方面,伦敦是一个很酷的城市。伦敦的这些现代因素就是我们想通过这个展览传达给上海观众的。

Rodeo:从这个展览的介绍上我得知,越来越多的伦敦艺术家开始使用废弃地区和原来的工业仓库进行短期艺术创作。现在的上海也有这样的状况,上海政府也很鼓励艺术家在这些集中区域进行工作,并已经建立了几个仓库区作为集中的艺术区域。伦敦政府是否也会将这些仓库作为艺术家长期的创作基地?
Judith Woodward:通常情况下,年轻的艺术家与设计师都不会很富有,所以他们会尽量找租金便宜的地方进行艺术创作。这就意味着,这些人通常会把自己的工作室放在废弃的工业区或仓库区。由于那些房子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租金会很便宜。给大家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在伦敦东部有一个地区叫做Shoreditch,它是一个非常破败的地方。从几年前开始,许多艺术家就陆续搬到那里进行创作。现在,Shoreditch已经聚集了约250个艺术工作室。一些知名的画廊也搬到了那里,比如代表伦敦年轻和先锋艺术的画廊White Cube。Shoreditch开始成为一个十分时髦的地方,那里还开出了许多酒吧餐厅,人们很乐意在Shoreditch工作与居住。在这种情况下,那里的地价开始飞涨。只有成功的艺术家才能负担得起Shoreditch的租金,年轻的新兴艺术家只能另寻出路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因为伦敦的其他一些工业废弃区也正经历着相同的演变过程。我们很支持这种演变,这样的变化有助于艺术界新生势力的成长。

Rodeo:伦敦政府是怎样对艺术家的创作进行鼓励和支持的?
Judith Woodward:我们通过几种方法鼓励艺术家的创作。伦敦政府为年轻的艺术家提供商业支持(Business Support)和技艺指导(Skill Advice)以保证年轻人在建立自己时尚和艺术事业之初,就能清楚地知道怎样合法地运营、怎样取得执照、怎样制定未来几年的事业计划等这些问题。就像有一句中国谚语所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也是伦敦政府正在做的,帮助艺术家取得成功和变得富有,并非直接给予他们钱财。同时,如果艺术家需要举办艺术展览的话,他们也有可能从伦敦艺术领事馆那里得到政府奖励性的财政资助。这些钱并不会只用在艺术家的工作上,艺术领事馆会帮助艺术家操办展览,并举行另外一些对艺术家和社会都有意义的活动。

Rodeo:在现代商业城市中,应该采取哪些较好的途径对艺术进行发展?
Judith Woodward:城市总是在不断变化着的,就像工业废弃地区的复兴和人们不断改变着的外表和思想。你在这里体验到的和我们在伦敦体验到的情况是相似的。政府应该在这些变化中找出方法来鼓励和支持艺术的创作。同时,我们也针对公共艺术展开了一系列讨论,比如艺术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怎样使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些问题都是我们政府关注的重点。

Rodeo:我们能否将这个展览看作是中英艺术交流的一个里程碑,今后我们将在上海看到更多高质量的中英两国艺术交流活动?
Judith Woodward:这次艺术展览的目的就是为了庆祝伦敦与上海的友谊。我们会在上海设立一个代表处,我们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使伦敦和上海在创意与思想上有更多的交流机会,因为这两个城市都是充满创造力的城市。伦敦和上海两个城市间将有着长期的合作,我们会在商业与文化上进行更多的交融,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朝花夕拾(RODEO精彩回顾)】全金属外壳(刊出时间:2006.4.25)

真的很伦敦

伦敦的新艺术就像一次短程旅行,它历经了伦敦当代艺术界的震荡的深度和折痕,研究了如今多层次大都市中有关集体主义、自我组织、活动、批评机构、艺术和概念的制作与流通等问题。这样一个名为“大都市上升:伦敦的新艺术”的展览能引来伦敦市长的大驾光临,可见它真的很伦敦,其背后策展人良苦用心也可想而知。


Anthony Gross和Jen Wu两位就是这次展览背后的策划者,Anthony是高高大大的健壮男子,和我们记忆中的伦敦优雅绅士的外表有些出入,暂且称这个也为新伦敦现象吧。Jen Wu则是前卫时髦的女子,有着东方外表的她其实来自美国。数年前去伦敦追求艺术上的深造,从此一发不可收拾。Anthony Gross和Jen Wu在伦敦南部共同经营着一个名为暂时现代艺术空间(temporarycontemporary),力求发掘有着创新思想和大胆意识的年轻艺术家。在参观了大量伦敦的公共机构、独立项目空间、艺术团体、新兴画廊以及一些流动性临时活动和展览后,他们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年轻艺术家,并将他们的作品带到了中国,让我们得以看到伦敦现时所发生的一切。


当Anthony Gross和Jen Wu两人听说我们来自Rodeo之后,兴奋地尖叫了起来。因为去年他们曾在比翼艺术中心举办了一次艺术展览,当时Rodeo就已经对他们进行了关注。可以说,他们和Rodeo已经是老相识了。

Rodeo:让我们从“伦敦的新艺术”这个题目说起。你认为什么样的艺术是新艺术?这些艺术形式有哪些特别的地方?
Jen Wu:伦敦是一个有丰富历史底蕴的城市。它的特别之处在于许多艺术家独立策划着艺术活动。我们概念里的新艺术就是从这些独立策划活动中挑选出来的艺术作品。从表面看,新艺术的作品仍然沿袭着传统的艺术形式,如绘画、雕塑、录像和表演,但他们有着更强的互动性,通常都是由一群艺术家共同完成一个作品。我想,新艺术的作品体现了更强的社会性。
Anthony Gross:新艺术指的是新的艺术家和新的合作方式吧。以往,艺术家只是把侧重点放在商业画廊里,现在他们将触角伸向电影,甚至电子游戏,这是一个全新的艺术体验。今天展出的这些伦敦的新艺术形式,你也许不会在其他国家里看到。

Rodeo:从这个展览的介绍上我得知,越来越多的伦敦艺术家开始使用废弃地区和仓库进行短期艺术创作。因为这样的场地比较便宜。现在的上海也有这样的状况。但是我觉得在废弃区域或仓库进行艺术创作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与另类的表现,而并不知道因为它的价格便宜。你如何理解?
Anthony Gross:这完全是基于经济的原因,当然这也很酷(笑)。在我们的展览介绍中,我们提到了很多关于经济方面的因素。随着城市的发展,总有一些区域会被荒废,他们的低价相对便宜,这些地方可以帮助艺术家开始自己的事业。

Rodeo:你不觉得除了经济,这真得很时尚,很酷吗?
Anthony Gross:在上海,这看上去的确很酷。但在伦敦,我们考虑地更多的还是这些地区的地价便宜。

Rodeo:在上海,政府会出资对一些破旧的工业园区进行重新翻修,打造成创意园区。就像这个位于莫干山路上的艺术家基地,它是上海政府支持的新兴产业创意园区。
Anthony Gross:哇,这可让艺术家有了不少保障。
Jen Wu:在伦敦,很少有政府牵头组建的,让艺术家聚集在一起的创意基地。
Anthony Gross:也许10年前,你能找到一些艺术研究所之类的地方。但现在,政府会给我们一定的奖金,来支持我们进行艺术展览。

Rodeo:你们曾说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对于伦敦人来说会非常的熟悉,为什么?
Anthony Gross:就像那些仓库区的演变过程,时尚发展,这样的大城市都会让艺术家感到活力十足,艺术家在这些城市的成长过程也很相似。我们想表达的是伦敦艺术家会对上海和北京产生熟悉的感觉。我想北京和上海的艺术家也会觉得伦敦非常的熟悉。
Jen Wu:伦敦有着非常多的画廊和博物馆,比上海的还要多,那里是一个艺术密集之地。我想艺术密集的城市会带有一种很独特的文化和氛围,艺术家之间的关系也会与其他城市不同。

Rodeo:展览的介绍中还说到,参加这个展览的艺术家在他们所在城市的文化创作中,都想要一个对话。他们想要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对话?
Anthony Gross:一方面,他们需要的是国际性的对话。另一方面,伦敦的画廊数量太多,艺术家的作品很难被人赏识,也许他们更需要在另外一个国家推广自己的作品,并找到有共同语言的朋友。我们这次在上海举行艺术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里举行艺术展的效果将比我们在伦敦本地举行艺术展的效果好很多。就好像我们现在能和Rodeo进行对话,能在媒体上进行宣传,能和圈内同仁交谈。在伦敦,吸引策展人或画廊老板来一个展览太难了,因为竞争太多了。

Rodeo:你们怎么看待现阶段中国的艺术?能说说你们比较熟悉或者欣赏的中国艺术家吗?
Jen Wu:去年我们曾经在中国呆过一阵。我们大多数时间都住在上海,但我们还去了北京、广州、海口和重庆。我们遇到了许多中国艺术家,因为我们在伦敦的工作室正在寻找志同道合的艺术伙伴。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品。

Rodeo:中国和英国艺术之间还有着差距或者不同吗?
Anthony Gross:西方的画廊仍然在向欧洲收藏家推荐一些传统的中国艺术作品。但这里的年轻艺术家有着更棒的艺术点子,很让人兴奋。
Jen Wu:我不觉得中国和英国艺术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也许只是缺乏沟通而已。但我们已经在这方面看到了很大的改变。

Rodeo:我在这个展览上也看到一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在其他作品中也加入了一些中国元素。来自中国的元素对伦敦的艺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Anthony Gross:事实上,此次展览上的许多艺术家都有着国际背景,也许他们的爷爷是中国人,他们身上有着融合的文化。这就是我们喜欢的。

Rodeo:中国的元素对伦敦人的生活也产生了影响,是吗?
Anthony Gross:我想是的吧。就像今年在伦敦举行的中国年,市长先生在那个时候举办了一个很大的活动。我们还有亚洲影院、来自亚洲的蔬菜等等。

Jen Wu:但伦敦没有丰盛的中国菜
Rodeo:你们喜欢中国菜吗?
Jen Wu:我们太喜欢了。我们在伦敦吃不到这样的中国菜。
Anthony Gross:在伦敦有一个上海餐馆,但里面所有的菜都是粤式的。

Rodeo:伦敦的艺术家与中国艺术家在生活方式、工作态度与日常习性上有什么不同吗?
Jen Wu:有一点很奇怪的是,伦敦艺术家很少跨出伦敦,他们的经济状况都不太好。在伦敦,艺术家并不被认为是知识分子,他们中的很多人还要另寻职位,以求生存。总的来说,伦敦艺术家的生活比较低调,甚至有点落魄。中国的艺术家似乎拥有更多的机会。在我们游历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中国艺术家比较容易找到相互交流的对象,比在伦敦容易很多。也许因为中国正处于一个激情的阶段,而伦敦一直是激情的。虽然伦敦已经十分国际化了,但能够走出伦敦,和不同的艺术家交流是一件令人很兴奋的事情。很可惜,只有少量艺术家有这样的机会。

Rodeo:就这两地的艺术家而言,你们认为谁更希望被主流社会所承认?
Anthony Gross:看上去最近在中国有一个趋势,许多人都想成为艺术巨星。他们带着这样的动机进行艺术创作,希望他们的画能卖出百万天价。在1990年时,伦敦有一个展览,参与这个展览的是十个百万身价的艺术家。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艺术家在财力上达到那样的高度。但也许在中国,成为百万身价的艺术家还是可能的。

Rodeo:如果伦敦的艺术家一直坚持独立的艺术态度,他们是不是就一直贫穷下去了?
Jen Wu:这个事情不好说。的确有一些艺术家会针对主流社会的口味进行创作,我觉得与其说他们在追求艺术上的成功,不如说他们只是想和主流社会靠拢。
Anthony Gross:这个展览中的一些艺术家都是多才多艺的,但他们比较低调。他们只做自己喜欢的,他们就会感到非常的充实和开心。

Rodeo:滚石刚刚来过上海开演唱会,为什么英国出产了那么多优秀的乐队?这和你们的艺术氛围有关系吗?
Anthony Gross:要知道,伦敦的生活成本是非常高的。当一个人觉得生活困难时,他们就会想要做一些出人头地的事情。伦敦人也是很有创造力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不断想出新点子与新的音乐模式。他们从不抄袭,坚持创作自己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