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RODEO情人节主题策划】艳遇十日谈·关于艳遇那话儿(下)

(2007-02-12 19:46:47)
【RODEO情人节主题策划】艳遇十日谈·关于艳遇那话儿(下)
 
第六日 粲然:北京是艳遇的火山。死火山
 
粲然,女,曾被评为最被看好的网络作家。在须一瓜笔下,是“百年一遇的双面狐狸”。两人曾被当作厦门小说在新时代的代表。除了写过小说,还做过图书出版、网站策划、新闻报道,目前在北京做一档电视娱乐节目。喜欢说谎和捉弄人。
 
RODEO:要怎样,才算是你眼中的“艳遇”?

“艳遇”定义即——经济上严重收支不抵的感情、肉体行为。不仅要求有突破道德界限的厚脸皮;经得起熬夜缠绵的硬体魄;没有底线的资金外流;最重要的是最后还要说服自己这的确是件美事儿。
实际上艳遇都经不起回忆和考证。多半都是当时心中小鹿乱碰,过后很怀疑自己被人摆了一道。相信艳遇的鼻祖——如李香君吖包法利夫人吖许仙吖多半后来都挺后悔的,所以我始终攥紧荷包和衣服拉链,对艳遇充满警惕。

RODEO:什么样的城,才具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又有哪些根本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

该城市要让我觉得艳遇指数高,必须具备如下因素:其一,没人跟我谈工作。其二,挤满成衣店美容院SPA馆和男人们追踪而至的艳羡目光,让我产生——除了自己的美,几乎没啥资源被浪费——的错觉。其三,一栋古堡/一片海岸/一条长巷:诸如此类艳遇的标志性建筑或景观的存在。
没有艳遇想象可能性的城市首推北京。没错,以前我也认为北京简直就是个艳遇的火山,结果好容易爬到山口一看,敢情是个死火山!北京地太大了,稍微对上眼的男女就得开始考虑他们的经济收支问题。比如说,每天找个地方艳遇一把交通费得多少/饭费多少/分开住宿费或者开房费多少/电信联络费多少……算了半天得出结论是不如同居。同居了一段,为了买房就计较起相互名份来了。最后结果往往就是:彻底结束艳遇,进入最惯常的婚姻状态。

RODEO:你最希望在哪座城市来一次艳遇?

当然是希望英法边界的乡下古堡来场艳遇吖!葡萄酒的季节/女人们穿掉半个胸部出来的晚礼服/男人身影快如鬼魅——现在说起来有点像恐怖小说,但中世纪骑士小说把这样的场景塑造成艳遇必备!
国内就在厦门吧。刚好在自己老家门口。如果和艳遇男吃饭腻了还可以回家吃一口妈妈做的稀饭。或者被骗了!起码还可以冲回家哭吖!

RODEO:说说你亲身经历或者听闻的艳遇体验。

泰国曼谷的皇家SPA馆。在国内吃了几个月小米粥怀揣巨资洗知名SPA。清风天,明月地,小树林,幽池塘,半裸出浴时遇到一个意大利男用“深切的双眸”望着我。按照古往今来的惯例开始言语相挑。问了几句“从哪里来”“你是谁”这类似乎仅符合哲学命题的话后,我绝望地发现我们近乎巴别塔下距离最远的两个人——其他话题根本就是鸡同鸭讲。正迟疑要不要就此扑上去,来一场纯非精神层面的交流呢……我妈冷不丁撞将过来,大声地叫我帮她擦背……
后来因为住在王府井左近,经常在散步时也会被外国男人叫住攀谈。因为英语实在太差,把所有的问话通通不经过大脑的理解为询问厕所的出处。而回答通常很简洁,就是:right!left!straigh!诸如此类。
从以上经历可知,对进行一场跨国艳遇来说,精通一门以上的外语以及单独出门旅行是多么重要。

RODEO:对你所在(工作/生活)的城市,你觉得艳遇指数高么?对RODEO所在的城市——上海,又如何看待?

关于北京,上面回答过了。
故宫让人想入非非。因为这里过往的艳遇都与宏大叙事有关:遇到一个异性,由此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历史——想起来就让人激动吖。
上海的艳遇应该发生在深巷里,就像北京的艳遇要发生在四合院里,山西的艳遇应该发生在窑洞里。丽江的艳遇应该发生在雪山下,厦门的艳遇应该要发生在大海边一样。艳遇说白了就是自我幻想的现实构成,经营得有地标性特色,回忆起来才会和过往最经典的时光环环相扣。
 
第七日 Vader:艳遇,只是爱情以外的一道大餐
 
Vader,中文名于恩健,男性,视觉动物,食肉动物,派对动物。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多媒体设计系,当今中国最年轻的跨媒体创作人之一。在夜里,他曾是上海多家著名夜店的驻场VJ,同时拥有美术指导/互动设计师/自由插画师/剪辑师/自由摄影师/独立导演/DVJ/自由撰稿人等多重创作身份。
 
RODEO:要怎样,才算是你眼中的“艳遇”?

何谓艳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按照本人的概念,既然是艳遇了,首先这艳遇的对象一定要够艳丽,对象不够艳丽,这艳遇的颜色就大打折扣,这颜色不够艳,何来这艳遇的调子,因此,本人肤浅的认为,作为一个正常男性,我所期待的艳遇,一定要有个艳丽的女人,与我邂逅,当然至于是肉体还是精神上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既然艳遇,大家都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些什么,男人想要什么,女人想要什么,因时间,空间而变化,再讲,本人认为艳遇只能是艳遇,它不是爱情,艳遇只是爱情以外的一道大餐,吃完后,美味只留脑中,但不会长留心中,这就是爱情与艳遇的本质区别,哈哈。

RODEO:什么样的城,才具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又有哪些根本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

具备都市气质的城市一定具备艳遇的气质。虚荣的光辉,糜烂物质生活的气息,发达的夜生活。如果非我来排列,那么就是:1.东京;2. 上海;3. 北京;4. 香港;5. 杭州。至于哪些城市,根本就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本人认为有女人生活的城市一定存在一定的艳遇指数,真的要有些城市根本就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的话,我想除非是世界一些经济非常落后的城市,或者说存在在险恶自然环境中的城市吧。

RODEO:对你所在(工作/生活)的城市,你觉得艳遇指数高么?对RODEO所在的城市——上海,又如何看待?

上海,中国最具魅力的城市,个人认为也是中国城市中艳遇指数最高的城市,对在上海的男人而言,上海的女人是精致的,是艳丽的,也是最容易“艳遇”的,当你在这城市中有自己的角色后,你会在各种场合中,遇见各种在上海的艳丽女人,他们不一定是本土上海人,不一定是中国人,但是她们在上海,在上海的灯光下,她们一定是光彩迷人的,一定是男人眼中的美好幻想对象。呵呵,在上海,本人认为最容易艳遇的地方是各大生意兴隆的夜店和各大奢华虚荣的派对,这样的地方,女人都容易散发艳丽的光彩,男人和女人们在这样的色调下,更容易激发情素,更容易发生艳丽的故事。
 
第八日 Alex So:艳遇是舒缓生活的某种需要
 
Alex So,网络杂志COLDTEA的创办者及N-G影像触进社创始人,同时也是活跃于网络和时尚传媒的摄影师、典型的城市漫游者,随时随地把镜头对准周边的世界。COLDTEA所收集和呈现的鲜活街头影像以及充满活力的亚文化生活,为人们观察急剧转变中的大城市的另类生态提供了异常丰富的视角。其现任职现代集团网络事业部创意总监。
 
RODEO:要怎样,才算是你眼中的“艳遇”?

艳遇,可以是人,可以是物,可以是一件事情,只要是美好的。

RODEO:什么样的城,才具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又有哪些根本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

浪漫的城市的艳遇指数高。就比如巴黎吧,不是说这是一个浪漫的城市吗,并且巴黎是一个成熟过头的城市了,大家都过着赖不叽叽的生活,自然而然是恋爱的好地方。国内的话,香港吧。香港生活节奏过快,艳遇也许是舒缓生活的某种需要。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城市也有很多,例如广州,因为大家都很实际。

RODEO:你最希望在哪座城市来一次艳遇?

如果让我选择在哪个城市艳遇,我更宁愿是在飞机上认识,飞往同一个旅游区,之后又在酒店遇上,度过一个美好的假期,然后各分东西。

RODEO:说说你亲身经历或者听闻的艳遇体验。

曾有个女孩在欧洲旅行许多次,一次,她在巴黎街头左顾右盼等出租车时,一位非常有气质的法国年青男子向她搭讪,问她:“一起喝咖啡好吗?”她同意了,在咖啡馆,两人从法国文学聊到法国电影,十分投机。谈兴正浓时,一句怪怪的话突然钻进她的耳朵———“你家还是我家?”女孩满腹狐疑地看着对面那个温文儒雅的男子,男子也惊讶地看着她。后来他向她解释,在巴黎,你如果答应和一个陌生男人喝咖啡,就等于同意和他上床。女孩心里叫苦不迭,又怕被看成是乡巴佬,只得应付道:“那你把名片留我,我考虑考虑。”接过名片一看,对方竟然是国立图书馆的馆员。

RODEO:对你所在(工作/生活)的城市,你觉得艳遇指数高么?对RODEO所在的城市——上海,又如何看待?

广州,如前所述,不会;而上海则很ok。因为上海很漂亮,很浪漫,是国际化大都市,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第九日 恭小兵:艳遇故事的主人公,应该既美且帅
 
恭小兵,80后作家。6岁进小学,16岁进监狱。20岁触网,22岁在台湾出版繁体单行本《我曾深深爱过谁?》,近来连续出版《我们,我们——一场80后的盛宴》(合集)、《云端以上,水面以下》、《无处可逃》以及《十少年作家批评书》。身份半工半农,职业半写半读。识得简体汉字若干,偶遇外乡人,会讲几句北京方言,现供职于安徽商报《橙周刊》。
 
RODEO:要怎样,才算是你眼中的“艳遇”?

艳遇就是人心向往之而在日常生活中不常遇到的、和情爱、情欲有关的情事。肉体上的和精神上的都有,肉体交流为主吧。纯精神交流的,恐怕不能叫艳遇。她的特点应该是浅、表面。但实际上,只要是“艳遇”都会让男人心动。不过对于保守派来说,只能是最符合其个人想象的,才能打动他吧。而我却身兼保守和前卫两种气质。因为有时候,我很绅士,有时候,我很流氓。有时候我想在某个地方突然遇到一个一直都在追求且有眉目的姑娘。比如说在某个百无聊赖的午后,一个人在城市里溜达,突然发现身边的她。然后我们去个陌生的地方呆上一段时间。这比较让我心动。艳遇估计就是这样吧。一男一女,邂逅,不相信,却是真实的情节,然后……。

RODEO:什么样的城,才具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又有哪些根本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

城市要大,节奏要快,情节要生动,流动人口要多;人们走在街上而不是呆在家里度过闲暇时光;再有就是城市本身必须具有文化底蕴、艺术氛围,等等内在的因素,才会有艳遇气质,才会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像北京、成都、南京、杭州,和上海。最没艳遇想象的城市应该是那些矿山城市吧。灰尘把一切都熏黑了,再怎么遇也艳不起来。脾气都没了,哪还有艳遇的胃口。

RODEO:你最希望在哪座城市来一次艳遇?

我既希望在上面提到的著名城市艳遇,也愿意在拉萨、丽江这些还不甚大的艳遇之城艳遇。最想的是,在欧洲某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小镇(小城),镇上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和他们至今尚在的古堡,因为那个家族的存在,那个小镇宁静平和、喜欢读书和听音乐,在这种小镇上艳遇,大概可以物我两忘了。

RODEO:说说你亲身经历或者听闻的艳遇体验。

听一个朋友说他在深圳艳遇过一个女孩,本来是艳遇,他却弄得刻骨铭心。两个人都身在异乡,因为过节别人都回家了,就他们还在外面奔波,他们有同命相怜之感。还听过一女同事说:AB两女子去乌鲁木齐,A约见男同学C,酒酣,BC狂舞维族舞蹈,舞后艳遇,第二天回来A翻脸,方才知,AC是初恋情人。AB不欢而散,各自打道回府。后来我想,酒和维族舞蹈应该都是催情剂吧。哈哈。我还好,酒后只会乱打电话,没其他方面的不雅冲动。今后很难说,说不准我这叫情窦未开型呢。一旦开了就有故事啦。

RODEO:对你所在(工作/生活)的城市,你觉得艳遇指数高么?对RODEO所在的城市——上海,又如何看待?

都市白领的艳遇应该普遍存在,也是这类人群情事的一个不能忽视的组成部分。我生活在内陆城市合肥,艳遇指数不是太高。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现在没办法艳遇。平常的工作很忙,很累,很不罗曼蒂克。如果非要说上海,那倒是非常容易产生艳遇的,美女很多,帅哥更多。这就容易产生艳遇,主人公不美不帅的,情节再生动,都不能称之为艳遇。
 
第十日 沈浩波:家在这里,艳遇就不好办了
 
沈浩波,很诗人的;也很书商的;像好人的时候,形象很诗人;像坏人的时候,形象很书商。曾和韩寒在BLOG上斗法,惊起口水无数。是民间诗刊《朋友们》和《下半身》的发起人。写诗时,常作放荡不羁状,鄙薄文化的力量,相信本能。
 
RODEO:要怎样,才算是你眼中的“艳遇”?

艳遇,必须是肉体的,只能是肉体的。精神上的?那是小孩子过家家。你在某处,遇到一个女人,你特别喜欢她这个人,尤其是她的身体,她也同样,两人把事情办了,办的过程完全符合甚至美妙得超过你的想象。这就是最让我动心的艳遇。可惜。这样的艳遇我还没有遭遇过。

RODEO:什么样的城,才具有很高的艳遇指数?又有哪些根本让人没有艳遇想象的可能?

任何城市都有艳遇的可能。任何城市都有好女人。问题是,我遇得到吗?我觉得本来应该是北京的艳遇指数最高,但在我这里却不得不降低,原因很简单,家在这里,不好办啊。任何一个城市,都会给我艳遇的想象。有女人的地方就可能有艳遇。我们不能自断生路。

RODEO:说说你亲身经历或者听闻的艳遇体验。

没什么艳遇体验。我所经历的艳遇都太正常了。正常得近乎无聊。而且对于一个30岁的男人来说,希望有艳遇这么弱智的白日梦早就不做了。艳遇艳遇,遇,是遭遇的意思,是很突然的,一定不在你编造的梦境中。

RODEO:对你所在(工作/生活)的城市,你觉得艳遇指数高么?对RODEO所在的城市——上海,又如何看待?

北京太让人想入非非了,因为令人心动的女人太多了。在任何地方都可能遭遇艳遇。可惜啊可惜,由于家庭在此,我拒绝了多少可能会很美妙的艳遇啊。这个话题不能再说,再说下去,我对自己就太不人道了。上海?说老实话,我对这个城市没有感觉。并基本不太憧憬在这个城市发生艳遇,因为我觉得这个城市挺傻的,挺无聊的,挺干燥的,挺平胸的,挺像是抹了很多粉出来卖的,挺没情趣的,挺装风骚都装不像的。所以,我拒绝去想象这个城市。当然,这不代表我在这个城市没有发生过艳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