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odeo
rode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598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就是我们的力量·RODEO作者榜(壹)

(2006-10-30 23:28:16)
分类: RODEO·作者群
吴虹飞
坊间叫我阿飞姑娘。“幸福大街”那个主唱。我要很多钱,但钱不多也可以;我想当主编,当不上当看门的也不介意;我的教育几乎没什么用处,清华五年环境工程系(工学士)、两年半的编辑学专业(文学士)、三年的中文专业(文学硕士)。只出过几本书。小说,随笔,还有一张音乐专集。但我绝不是一个废物,不是坏人。我也绝不骄傲。我也没什么坏毛病,不抽烟不喝酒,不和同事发生冲突。我一直想做一个可敬的事业男人婆,为了工作我可以不恋爱。现在我就将谈恋爱的有限时间,花在无限地给《RODEO》写文章上去啦。

吴梦
唐朝老早就在唱,沿着掌纹烙着宿命,今宵酒醒无(吴)梦。窃以为暗指的就是在下。其实我是个有梦的人,为了寻求梦,从老家苏州扑到了上海。当过自由撰稿人,做过平面设计师,比较显目一点的是做过实验剧场的演员。不过一点也不八卦不明星。说不准哪天在下河迷仓,你就能撞上我。平时做设计、看展览、采访、写字,还有就是看戏、做戏、演戏,这些构成了我生活的基本面目。偶尔有一点精神可贵,从不把自己的生活当儿戏,也从不今宵有酒今宵醉。
 
邱月
中性女。一代大“色”魔。因为喜欢颜色而选择了造型师。尤其擅长调戏天下儿女。身有强烈的幻想癖。非孤魂非野鬼,却游荡于北京、上海两大城市之间。在本期《RODEO》的大片拍摄中,本是幕后工作人员的她,被众位摄影大师傅一同慧眼识英雌,给拉到了拍摄的前台,正所谓:泡妞泡成了老公,当伴娘当成了新娘。欲知后事,请看本期《RODEO》的大片分解。

桃之11
作为一个人的存在。BOBO族,自恋分子,派对的狂热元素。各种时尚场合,以及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上的访谈能见证她那活跃的小身条。目前最令她有成就感的事情是才财貌3全;作为一个网络符号的存在。她不仅仅代表一个具体的人,还代表了一个知名的ID;作为一个《RODEO》时尚写手的存在。在写就与马甲同名的长篇之后,她正挟一股不泻之勇,以令其他文字。此次自告奋勇为《RODEO》剖析中西服装设计师的理念差异。

ZerO
名字源于藏传佛教的宗教信仰,“无”意义。老子他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小子我曰:无中生有。有中用无。所以ZerO也近似于道。只是ZerO不喜欢无风起浪,无事生非,一如现在的个人生活方式,放浪但不放荡。曾任“橡皮指纹”乐队的吉他手,现为“Microphonics”乐队的bass手,喜欢用骑车的方式去游山玩水。职业是音乐类游戏的混音师及音效制作。前些日曾飞临香港接受过Sigur ros的现场洗礼,回来后对《RODEO》记者大发好感,誓死捍卫“诗格洛丝”……

Louisa
以吃为人生终极乐趣,尤其脱不了辣的干系。由此推断此小妞性格火辣,而且具备某些异于常人的素质。迄今为止,自称会说中英法三国语言,外加不同国家的英语。因此眼观八方,将天下时尚尽揽进自己的胸怀。虽说视角敏锐(不包括350度近视),但思维发散且混乱,固常在人前人后自封为21世纪最复杂俏丽的——小妮子。苦读7年的专业和种种与常人不协调的细胞,让小妮子在媒体巨鳄里叫苦不迭,从此相信喉舌的使命非等闲之辈所能承受。正当无法释怀之时,《RODEO》出现,于是主动大胆示好与其暧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Louisa语录:写作是人的本能,我用本能颠覆痛苦。

KavkaLu
卡卡卡……卡夫卡(Kafka)的痴心粉丝。得不到该作家的签名,也没有机会和其留影,只好在自己的笔名上做文章,取该作家的希伯莱语词根,以作亲近之念想。此前干着一份和文字毫不搭边的工作,最终走出体制以教书、自由撰稿和策展谋生,并受邀为RODEO读者指点电影江山,“卡”门弄斧地发出自己尖锐而有质感的声音。2004年创建壹零柒艺术实验工作室,进行电影文化的推广和当代艺术策划。更咔咔咔……嚓的是,他正和朱屺瞻艺术馆合作推动《影像现场展映计划》,为中国的独立影像打造一个互动的学术平台。

兴安
蒙古大汉。长着一张和善得有如皎皎之月的面孔,却端的是月黑风高夜、酒大女鬼多的“恐怖文青”。擅长营造恐怖气氛,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著有《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恐怖小说?》、《恐怖小说与噩梦》、《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恐怖文学大师》,惟恐天下不恐。曾身任《北京文学》杂志副主编,后自组恐怖文学特种部队,推出过国内第一本恐怖小说《脸》,使当今文学界恐怖主义盛行。最近的心愿是也想亲自操刀,过过写恐怖小说的瘾。只是考虑到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在RODEO上大放恐词,改成小资一把,给你念叨念叨村上龙,友情提醒,此村上非彼村上(春树)……

赵波
天生对“坏坏的”男人产生渴望和征服欲的女人,比如阿兰·德隆比如克拉克·盖搏,他们
一脸玩世不恭,让周围一切循规蹈矩的男人都显得稚嫩。当然这样难度比较大,相应地才有满足感,受伤了也不会觉得自己失败。所以一边受伤,一边自得其乐;
天生相信文字以文字为业的女人,比如写就了《北京流水》、《路上的露》、《快乐的单身猪》比如还在辛勤地耕耘自己的“赵波的北京流水博客”比如正给某个“大导演”(不方便透露具体姓氏,能肯定的是名气比现在的陈凯哥哥还要响)于明年投拍的电影狂写剧本比如还给《RODEO》发送自己的电影故事。所以一边受伤,一边在文字的幻像里自我疗伤;
又天生是多情善感的女人,所以一边《RODEO》示爱于她,一边上天却惯用坏男人来惩罚她。
 
Garry
是山东小伙子,却不像山东汉子。不见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每天倒忙着拾掇剪刀、梳子、发胶,以及各色染膏,跟一帮时尚型人低吟浅唱,风花雪“发”。
是优秀的发型师,却不勤于打理自己。每天花在自己头发上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余下的时间全部光荣贡献给追逐发型潮流的GGJJ、DDMM。人生口号是:从“头”做起。
《RODEO》编辑部的美女们在挑选本期大片拍摄场地时,全体对忘我工作着的Garry一见钟情。虽然此男的出现必定会导致一场美女间的内部纷争,但他给《闷骚·理发师》选题带来的柔美气质却是计划之外的惊喜。《RODEO》一致推荐,Garry可顶替陈坤去拍《理发师2》。
 
赵涤尘
望名生“意”,就跟楚留香、白展堂似的,颇像武侠世界里的一儿郎,骑青骢马,挎圆月弯刀,英姿飒爽,逞我英豪。只是现实中其人常自谓,三十不到,不少不老,眼镜不小。长发飘飘,胡子翘翘。长相两字——不帅,四字——非常不帅。常使专业相机为护身武器,欲以镜头试比高。目前身处江湖上三十六行中的摄影门派,名气小有。喜欢用自我的特有理解去表达自我所希望得到的结果,自以为是的过活着——这倒真有一点像来去无影的侠客了。恰如拔剑出鞘,快门打开的那刻,便有一种无名的快感油然而生,嘴角抹过一丝微笑。爽!摄我所欲也。《RODEO》在本期大片拍摄中,就曾让他“欲”仙“欲”死。
 
Rolento
六年前有人问他,活着为了什么,他就当了摄影师。
喜欢拍照因为每天他所认识的世界越来越丑,只好把照片里的世界拍成他要的样子。当然有时为了赚钱得拍比这个世界更丑的东西,那也没办法。
拍女人他希望把她们拍的有秘密,拍男人他希望把他们拍得象小人物中不被发现的英雄。
能够有文字表达的,最好不要用拍的。要拍的话就要拍到文字不能表达。偶尔也拍短片。
打算在四十岁死,因为四十岁不是大坏蛋就是不开心的人。
在没死之前,还是开开心心地为RODEO做回好人。本期杂志中,便有他奉献的精彩大片。

吴藏花
20岁前,俨然文艺青年,拍DV,排戏剧,写小说,出版有《1238公里的忧伤》,《捌零志》等。20岁后,幡然醒悟,朝着小生意人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活蹦乱跳在咨询业,电信业,广告业,以及等等。
不抽烟不喝酒嗜咖啡周工作100小时的劳逸结合人士,听Brit-Pop和Jazz,Tango,说阿拉伯语梦话,讷于言敏于思,业余爱好寻找感情支柱,长期在24h茶餐厅蹲点儿,偶尔出没北京工体周边。
目前人生的最大成就是养了一条叫“肚皮”的猫。长期阅读《Rodeo》并热衷与其稿来稿去,意在提升觉悟,三省吾身。

傲阳
阳光型的速度感的运动的模特的表演的男……男孩。
阳光型,恩,不会错的,看他的名字就知道。当然,翻翻本期RODEO上的大片,就能更明了地找到这三个字的佐证,可信度90%;
速度感,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恩,想必大家也是认可的。看看他健硕的身材,和有棱有角的肌肉线条,你能说什么?好歹他还有当运动员的经历,从8岁到21岁整整13年,披波斩浪来游泳的青春,无疑让他十分投缘本期RODEO《急速哲学》的主题。可信度100%;
至于模特,表演,和他的求学有关,这是有档案可查的。几年之前,他便分别毕业于东方丽人模特学校和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进修专业,可信度自然还是100%;
有过海洋丽人模特大赛五佳的荣耀,参演过多部影视,这位男孩子正等待破茧成蝶做男人的一天。这里的可信度就给他个200%。
 
徐勇韬
混迹于京城某高校,传道授惑解业也。靠舌头吃饭,不忘崇高理想,偶尔想作恶,结果却总是行善。广受爱戴,只因课程好通过;传授知识支离破碎,扯淡却能栩栩如生,如此,不免有深刻的不安全感,孤独感,进而怀疑人生,人生的有限性不足以承纳盛大的意淫,只好多多读书,不为明理,不为益智,只要看到某本书中的一丝念想如同己出,就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促狭的笑,仿佛是因为感到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或者,看到了自己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自然,和《RODEO》读者诸君于纸上交流,亦不失为一种取暖之道。

JESSIETSUI
紫色迷恋:希望这个夏天,能像紫色花朵那样优雅、高贵地盛开;
二手迷恋: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像二手物件那样远离一次性的消费,在时间刻度内被永久性珍藏……
常周转于世界的各地,流浪于巴塞罗那、威尼斯、香港的二手市场之间,喜欢收集一些被前人遗留下的东西,总能在那上面,看到过往的气息。触摸久了,自己也就跟历史对上了话,成了历史中的一份子。
是个很波西米亚风格的小女子。有些才华,有些特立,愿意被人爱着,但也愿意自由。自然,还愿意跟更个性的《RODEO》惺惺相惜,并向其倾诉自己的心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