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边的野蔓草
路边的野蔓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456
  • 关注人气:1,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遂昌采风】你的眼神

(2011-12-06 07:41:28)
标签:

遂昌

汤显祖

爱情

情感

分类: 跌宕自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这眼神,您一定熟悉。

      憨厚中藏着缱绻,缱绻中藏着期待。

      在遂昌的画面里,构成了意想不到的诗意。

      镜头一直被各种各样的目光牵引着,这一刻,我被温暖着。

 

      再次去遂昌,因了一次摄影采风活动。

      记忆中的遂昌,是一个“死了都要爱”的地方,不为浪漫,也不为风光,而是明代汤显祖的伟大爱情史诗《牡丹亭》。老汤被贬至此,泡着温泉,撮合了昆曲舞台上伟大的爱情。

      老汤有言:“如杜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生死相许。这个型号的爱情,在我们的记忆里,已成为被祭奠的舞台经典。

      而遂昌,有幸成为这样一个经典符号,让两岸的戏曲家和剧作家,为牡丹亭而来,为杜丽娘而来,为穿越生死的缠绵而来。

      是故,每次踏上这个小小县城,心总会大大地神驰一番。

 

      所以,当我在淤头村,在林林总总的农人脸面之间,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苍茫大地上,发现这双目光时,我被凝固了,暂时忽略了采风的主战场。

      这目光,没有烟波流转,也没有心旌荡漾,或许还有点青光眼,亦或白内障,但却一点不妨碍穿透见素抱朴的生活。

      老汉,纵横沟壑的脸,盛着岁月的黄土,福相庄严的耳,挂着随时可以品尝的幸福。可以想象,身边的她,是他美好的心情,是一种他想企及却永远无法抵达的快乐方式。而她,在他面前,是娇嗔的,有一种随时可以释放的温婉和动人,他和她,一来一去,几乎可以滋养村里的生活。

      无独有偶,当我在遂昌大柯村的小径上,看到另一对互相依偎着的年轻人,眼神中释放的那份明丽和畅快,让这个村子都不由自主地立体起来。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两种表情。

      一种质朴,需要点燃,一种跳跃,需要依偎。

      如果后者是一种爱情基因,那么前者就是一串爱情密码。

      生命中,人人都有基因,但能对得上整串密码的,却无多。

      被贬的汤知县可否曾想,四百年后的昆曲已成为“人类口头流传的非物质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之首,可否曾想,现代杜丽娘与柳梦梅,已在戏外百转了千回,如今依然逶迤而来。

泰戈尔说:眼睛为TA下着雨,心却为TA撑着伞,这就是爱情。 

      老汤则说: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见仁见智吧。

      至少在这里,你的眼神,让人沉醉。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3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4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