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莽
原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020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京!南京!》不值两个亿

(2009-05-03 15:54:47)
标签:

电影

南京南京

票房

陆川

宁财神

杂谈

分类: 如是我闻

《南京!南京!》不值两个亿
原 


    之前我看过宁财神先生的一篇博文,说是打赌《南京!南京!》不会超过两亿票房,他提前怯场认输了。我当时就不以为然,看了《南京!南京!》的广告宣传那种打着高尚旗帜倒卖欢场弄俏的做法,不过是皮条或掮客们一贯的伎俩,商业炒作的广告历来披着金衣内装垃圾。这场赌局,在鹿死谁手尚不知时宁先生何须急着出来叫出过两亿票房?这其中的深意令人玩味!宁先生既没谈这部电影本身如何,何出此言论败,我看了半天没找到论据,难道只因“声势”就站到陆川的台子助威了?看来过去的文人相轻早被现如今的和谐给挽救,可喜。(虽然我深喜爱宁先生的《武林外传》,但不影响我的态度)
    《南京!南京!》的到来,真有点像来势凶猛的台风,来得快似乎消失得也快。《南京!南京!》公映后,反应好象并没有预期炒作时那么浩荡、强烈,观众表现得很安静,他们的热情远不及对电视剧《潜伏》的钟爱,甚至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津津乐道”,懒得动唇舌。
    一部电影的宏大叙事,要展现和表达人文精神是无可厚非的,是必备的艺术格调,但我一开始就对《南京!南京!》持怀疑态度,一种法西斯的疯狂的民族侵略战争,给侵略者塑造良心与人性未免是在嘲笑和辱没生命。艺术高于生活,不是让它脱离生活,违背生活。这个问题上,我始终没能揣出陆川对南京大屠杀的“冷静”。正如一位网友在我的博文《陆川:儒家文化的幻想者》的留言:
    在战争影片中探索人性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导演选择的时间地点不对,在南京大屠杀这个时间地点来展现侵略者的所谓良心人性就显得非常虚假,也极大的伤害人大多数中国人的感情。日本侵华战争那是日本全民支持的疯狂战争,尤其是30年代末40年代初更是如此,那时他们有什么人性呢?并且侵略者的凶残直至末期还是一样,这是他们的主流。请看44年日本侵略军在桂林的暴行:
    日寇在桂林进行毒气战 1944年月10月29日,桂林市东南郊柘木圩王家村民142人避日军入黄泥岩洞,被日军用毒气弹毒杀于洞内;11月9日,日寇对在桂林七星岩内坚持抗击的中国守军用大量毒气弹毒杀于洞内,日寇对此惨烈情状亦深为恐惧,侵占桂林八个内,未敢入洞察看。光复后,桂林警察局长谢凤后带队殓骸,823位守军尸骸均保持战时状态,有如雕塑,非常惨烈。更有在李宗仁家乡进行的惨无人道活剖村民的暴行!
    中国人不是仇恨太多,而是对不恰当的人滥施了宽容,如东郭先生,这样只会让日本人笑话,而永不会让他们忏悔!你看那些领导人年年参拜靖国神社,至今不承认侵华战争事实!而我们还总是一厢情愿宽容、向前看,并且要求所有的中国人如此,否则就是不识大体。这算什么逻辑?!
    战争!!电影是永远阐述不明白的,小小的、造作的演技和不成熟的思想只能迎合某些人卑鄙的商业目的,战争每天都在发生,因为满足了部分人或国家的目的!(
包括标点,只字未改的原话)
    这网友的很多观点我很赞同。《南京!南京!》体现了“文艺腔”的文化媚态(不知洪晃怎么就谄媚地说它没有“文艺腔”),强行架构人性悲悯色彩,把一个民族耻辱装扮成欢场婊子卖俏喧哗。这是违背对人性的尊重,对生命的辱没,极其曲解了人性本质世界给人本身带来的伤害。很恶心!如果说过去是把人性妖魔化了,那么如今就是把妖魔人性化。这便是《南京!南京!》引得广大人群对其极为不满的原因。
    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事,建议少去打着高尚的旗帜去裸奔,很无趣,那样不会吸引人,只会让更多人讨厌。花四年的时间去拍一部《南京!南京!》这样的电影,实在有些浪费和可惜。如果陆川们自我感觉很欣慰,并不是这部电影有多么高的艺术价值,无非是那些被好奇所致而又怀着美好愿望的中国人甘愿给他们所期待的“火暴票房”买单。结果付钱的嫖客失望了,赚钱的婊子提了裤子在那儿偷着乐了。
    毫不客气地说,《南京!南京!》的价值不值两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