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莽
原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886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国史载的第一个浅源大地震

(2008-05-28 11:24:05)
标签:

史载

第一次大地震

浅源

文化

分类: 如是我闻

  1303年山西洪洞8级大地——
  时间:1303年9月17日(元大德七年八月初六日戌时)
  地点:山西省洪洞县(北纬36.33度,东经111.7度) 
  灾情:震级8级,震源深度约17公里,极震区烈度达11度;破坏面积南北长达500公里,东西宽近250
公里,波及山西、陕西、河南、河北、山东、甘肃、宁夏、内蒙古等8省区,死亡20余万人。
  核心提示
  我国地处环太平洋地震带与欧亚地震带之间,自古就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华夏儿女在长期与地震灾害斗争中,很早就注意记录地震事件,留下了丰富的地震史料,成为我国悠久历史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也是我国地震科学发展的基石。在浩瀚的史料记载中,经专家考证,发生在1303年的洪洞地震,成为我国史载的第一个大地震……近日,记者采访了我省减灾协会副秘书长、省地震局宣教中心副主任管志光,他向记者讲述了洪洞大地震的前前后后……
  声如巨雷  山摇地动
  “元代中国依然是一个农业社会,在元朝的疆域内,农业区域的面积约占三分之二。然而,元朝又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时期,史料记载的各种自然灾害高达500余次,主要是水灾、旱灾、虫灾和地震。”昨日,管志光接受采访时说,“为了提高农业的抗灾能力,从元世祖忽必烈到元成宗铁穆耳,都实行了‘以农桑为急务’的劝农政策。水灾、旱灾、虫灾减少了,而来自地壳深处的另一种巨大灾害,在山西临汾盆地一触即发。”
  1303年9月13日(元大德七年八月初一),在晋东南的高平、晋城一带发生了一次4.5级地震。据《泽州府志》记载:泽州(今晋城县)高平地震,时夜将半,大风起,须臾地震,如摇橹状,官舍民庐坏无算。“高平、晋城一带在此之前没有发生过破坏性地震,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地区,所以这次小震并没引起人们的重视。”管志光说,“700年后的今天,地震专家分析认为,这次地震就是洪洞8级大地震的前兆震。”
  1303年9月17日晚9时左右,(元大德七年八月六日戌时),中秋的黄土高原,显得格外寂静,劳动一天的人们早早地居于室内……
  忽然,晋南大地的夜空大风骤起,声如巨雷,山摇地动,山崩滑坡,地裂渠陷,村堡移徙,城陷屋垣。我国历史上有名的洪洞8级大地震发生了,也是我国有地震记载以来的第一次最强烈的地震。史称“河东地震”。这次地震的破坏区北到太原、忻定,南达运城以及河南、陕西部分地区,涉及河北、山东、陕西、甘肃、宁夏、内蒙等8省区。震区的破坏面积沿汾河流域分布,南北长500公里,东西宽250公里,极震区烈度达11度。
  “山西,是中华民族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发达。在汾河两岸的断陷盆地之中,保存着丰富的古代文化遗迹,众多的历史文献记载了这次地震。”管志光介绍说,“特别是经过1956年、1978年两次全国范围内的地震史料搜集整理,有关这次8级大地震的历史资料,从皇家钦定的《元史》,省府州县的地方志,杂史、杂记、诗文集等地方历史文献以及考古调查所得的碑刻题记等文物资料,都对这次大地震有所记载,计有3万余字。山西、陕西、河南省有51个府、州、县的志书记载了这次地震的破坏情况。这在地方志尚未十分盛行的元代,记录并保存了我国有史以来能够确定最早8级大地震的基本史料,确实难能可贵。同时也使我们能够穿过历史的时空,走进震区,认识灾难。”
  丘陵为池  城郭为陂
  极震区的太原、临汾盆地,人口稠密,建筑众多。在这次强烈地震冲击下,从都市到乡村,大地变异,山河改观,房倒屋塌,破坏十分严重。在霍县、赵城、洪洞一带南北长44公里、东西宽18公里的范围内,房屋几乎全部倒塌,官署民舍、庙宇塔楼无一幸免。据震中附近上纪落村的一块碑刻(公元1335年)记载:迨于大德七年坤舆大震,观洞屋庐摧圮为之一空。距震中约7公里的广胜寺《重修明应王殿之碑》(公元1319年)记载:不幸至大德七年八月初六夜,地震河东,本县尤重,靡有孑遗;霍州(今霍县)署衙全部倾圮。据现存州衙大堂内的1305年王士贞撰写的《霍州创建公宇记》碑刻和《霍州志》所记,这次大地震使霍州城的署衙官邸、内宅行宫,皇帝敕建的大型佛寺,新建的州学,连同其他官署公廨、寺观庙宇、民用庐舍等建筑,遭此大震,“震撼摧压,荡然无存 ”。
  大地震还席卷赵城以北的灵石、介休、孝义、平遥、汾阳、祁县、徐沟、文水一带,公廨倒塌殆尽,官舍民房率皆崩陷,庙宇震圮。“摧圮一空、荡然无遗”的历史记录,屡见不鲜。在孝义县,县志记载,“坏庐舍一万零八百余间,城垣官署全部圮毁”,建成7年的县学宫,均全部摧圮;在平遥县,《元史·五行志》记载,“公廨倒塌殆尽,房屋倒塌二万四千六百间”;在汾阳县,据《元史·五行志》记载,“北城陷长一里,东城陷七十余步”;在太原,元代王居实撰写的《奉圣寺记》碑记有“大德癸卯,坤道失宁,上下两刹,多致圮坏”;在临汾,据万历《临汾县志》记载,“丘陵为池,城郭为陂”,规模宏大的尧庙倒塌;在灵石县,位于张嵩村绵山脚下的洁惠侯庙,1362年《重修洁惠侯庙记》碑记曰:“大德癸卯,厚坤失载,殿宇倾颓,鞠为茂草。”占地数十亩山林的洁惠侯庙,尚有遗址可寻,瓦砾遍地,碑立其中,成为毁于这次大地震的佐证。
  “据各地史料记载统计,墙厚地基好,柱粗梁多的大型建筑物,如寺观、庙宇、官署、儒学等,震毁1400多座。”管志光痛心疾首地说,“这样的大型建筑物,总的来说抗震性能是好的,但在这次地震中,免遭毁坏的不多,完好无损的更少。在震区外围,北至忻县、定襄,南到河南的沁阳,东至长治、左权,西到大宁、陕西朝邑,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山移十里  地裂成渠
  由于震中处于临汾盆地北部,中间是汾河流域平原,东西两侧由黄土丘陵过渡到基岩出露的山区,所以地震时的山崩地裂现象特别严重。据《元史·五行志》记载,“赵城县(今属洪洞县)范宣义郇堡徙十余里”,《元史·孝友传》曰:“地大震,郇堡山移,所过居民庐,皆摧压倾圮。”《赵城县志》比较生动地描述了山崩滑坡时的情景:“大德癸卯秋八月,河东地震,营田东北摧阜移,其土之奋怒奔突数里,跨涧茵(音)谷,直抵营田。”
  郇堡村位于洪洞县东北部的霍山南麓,海拔550米,为山前黄土丘陵区。这一带地下水源十分丰富,形成一系列上升泉,如著名的霍泉,水量极大,常年不断,其次是从山上冲下来的地表水也很多。因此,这种地貌和水文地质环境,为发生大面积的地滑现象提供了有利条件。
  1303年9月17日夜,伴随“轰隆隆”的巨响,大地和山脉像惊涛中的小舟猛烈地晃动起来。随着地震波的强大作用,郇堡村东北500米处的山体突然倒塌,形成一个长约1600米、宽1400米的地滑体,以排山倒海、不可阻挡之势直泻而下。滑动体上的村落随之迁徙好几公里,直抵西南的营田,并摧毁许多村堡、水渠、道路。滑动体附近及其以南的马头村一带,还同时发生泥石流和河岸坍陷。
  这次郇堡村山体大滑坡,是典型的大地震引发的次生灾害。虽然已过去700多年了,但如今从地貌上仍清晰可见,在航空和卫星照片上,也都有明显的显示,是一个“东倒西歪”的块体。据地震专家调查,这次地滑的范围大致从郇堡东北500米处,至西南的马头村以北,长约2至3公里,宽约1.5公里,其中以郇堡一带的现象最为典型。据当地群众流传的说法,郇堡村原来是一个整体,经地震后,才分裂成为南、北郇堡。事实证明,这种传说是有一定道理的。
  此外,《元·五行志》还记录了徐沟、祁县、平遥、介休、汾阳和孝义等地“地裂成渠”、“泉涌黑沙”的地貌变异现象,其中以平遥、介休、孝义最为严重。
  百姓死亡  无人埋葬
  “这次大地震发生在晚8时左右,人们虽然未熟睡,但大部分已居室内。极震区的太原、临汾盆地,人口稠密,房屋建筑质量差,特别是土坯房和土窑洞,极不抗震。”管志光沉痛地说,“地基又属第四纪冲积层,地基失效加重了建筑物的震害,使许多人在毫无警觉和提防的情况下,死于倒塌殆尽的房屋。面对摧圮一空的惨状,震后各家都失去了自救能力,加之当时无救灾力量赴现场救援,遇难者难以及时得救,造成了严重的人员死亡。”
  关于这次地震的死亡人数,吉县《大帝庙碑》所记:“河东地震,压杀者二十余万人,屋之存者十之三四。”万历《临汾县志》记载:“于时死者二十余万人,祸其惨毒。”《元史·地理志》记载,当时太原路辖二十余府州县,包括今太原市、晋中、忻州和吕梁地区的大部,人口为155321人,平阳路辖50余府州县,包括如今的临汾、运城、晋东南地区的大部和晋中地区部分,人口为270121人,两路合计共有人口425441人。这次地震的死亡人数约占人口总数的50%,极震区各县高达70%。1978年在孝义县贾家庄元墓砖壁上,发现了大地震伤亡的墨书题记:“大德七年(八)月初六日地震,倒尽房屋、土平,人民均死,无人埋葬。”墓主人很可能遭大地震而死亡或是死于大地震后不久,幸存者对地震之惨痛伤亡记忆犹新,书此以记。这一偶然的发现,为我们了解这次地震在孝义造成的破坏和伤亡程度,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物史料。由此可知,史书记载的“压死人民不可胜计”的说法,并非骇人听闻和故弄玄虚。
  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元成宗铁穆耳接到禀报后,决定发钞九万六千五百锭,遣使赈济,蠲免差税,开放山场河泊,听民采捕,以渡灾年。
  然而,大震之后,余震不止,元成宗惊恐万状,认为得罪了霍山神灵,立即遣近臣翰林学士林元,带上御香、宫酒、异锦、幡合、内帑、银锭,拉上平阴府僚和霍州、赵城的官员前去癸奠霍山,企图使山神灵息怒。然而致祭之后,余震还是“频频不止”,震后大旱三年不收,人民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元成宗更为恐慌,又于大德九年(1305年),下令改太原路为冀宁路,平阳路为晋宁路,以期使余震安静下来,而余震仍是“连连不止”,持续达五年之久。“地震专家分析认为,这次地震属前震不明显的主震余震型地震,对元朝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各个方面造成严重的影响。”管志光说。
  同一构造  两种地质
  “临汾断陷盆地以地震活动的频度高、强度大而著称。这与它的构造背景是分不开的。”对地震深有研究的管志光说起这些显得驾轻就熟,“临汾盆地位于山西隆起区的南段。盆地西侧以北北东向的罗云山断裂为界;东侧受南北向霍山断裂和北北东向的浮山断裂控制;北面被韩候岭隆起所截;南北被峨眉岭台地所挡,形成一个四面环山的断陷盆地。盆地内汾河经霍县进入盆地直抵侯马,转向流入黄河。此外,汾阳岭隆起又横切盆地,这样,整个盆地被分成四段,从北往南,依次是霍县上升区、洪洞——临汾沉降区、襄汾上升区、侯马——河津沉降区。赤峪断裂以北北东走向斜贯盆地中部。根据卫星照片判读结果,盆地内北西向隐伏断裂比较发育。这一复杂的构造背景,决定了盆地内部是积累巨大应变能的良好场所。所以这次地震震级大、震源浅、烈度高、破坏性大。”
  然而,在这次大地震中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峨眉台破坏较轻。
  峨眉台地位于临汾盆地与运城断陷盆地之间,万荣、稷山、临猗三县的大部分地区位于峨眉台之上。该区离震中约140公里,但没有发现这次地震破坏情况的任何记载。当时这三个县的交通、文化、经济都较发达,所以不存在遗漏的问题。查阅有关史料,仅发现两条与地震有关的记载,而这两条记载又都说明峨眉台地顶上的“风伯雨师庙”在这次大地震时完好无损,人们对此传得神乎其神。过峨眉台地往南,到运城盆地的夏县、解州、虞乡、永济、中条山南侧的芮城一带,震中距虽已超过200公里,却记载了严重的破坏现象。最南部的芮城县,大震时民居官舍亦多数倾圮。
  “其实,峨眉台地虽离震中较近,但破坏轻微,其原因和峨眉台地的地质基础是分不开的。”管志光解释说,“在区域地质构造上,峨眉台地是一个次一级的隆起区,构造不太发育,台地上覆盖着几十米至百米以上的第四系黄土,潜水面可深达百米以下,是山西黄土高原上著名的缺水区之一,所以不存在砂土液化、地基失效等现象。至于建筑在台地顶端的风伯雨师庙完好无损,除峨眉台地的地基性质外,与建筑本身具有良好的抗震性能是分不开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03年7月,山西省举办了“山西洪洞大地震七百年”纪念活动,其目的就是以史为鉴,动员社会力量,加强地震监测预报、震害防御、应急救援三大工作体系建设,造福三晋人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