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厉无咎2000
厉无咎200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349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北京!

(2011-06-06 00:45:17)
标签:

杂谈

几年前,凌晨回家,总会四处发消息,吵醒了别人和我一起聊天。

他们或者结婚,或者规律地生活,又或者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内。这个夜晚,当我翻起电话薄,已然不知给谁信息。画地为牢,突然蹦跃到我的脑海中。2005年,从长沙奔往北京,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想在回无锡之前自由自在一回。

北京!北京!

在那趟列车上,我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姑娘,门牙外露,不好看,但笑起来很可爱。她说,她在北京读书;她还说,她想留在北京。几年后,偶尔在QQ碰到,互相问起现状,她结了婚,留在北京,做着一份之前她根本没想到的工作。然后,我呢?

下了火车后,我打车去面试的单位,路上高楼林立,我侧着身子,看着那每一层楼狭小的窗户,每一个人从缝隙中探出脑袋,就像鸽子探出脑袋,翅膀却在笼子里扑凌。彼时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某天倚着窗户往外看,也很像一只鸽子。

且做一只和平鸽吧。

我有过很多念头,近似理想——坐船游览莱茵河;写一本小说;去一次非洲看动物;在海浪声中对姑娘说我爱你;40岁退休,然后提着一根钓竿整日里钓鱼,惟独没有留在北京。最早上班,有如盲人骑瞎马,第一次写稿就犯了常识性错误,而第一次做版,就被领导劈头盖脸一顿骂,甚至选图都很茫然。有个朋友给我发了封邮件,给我介绍她的经验,将之前的报纸找出来,每一张都细细去看。

这一看,就是六年。

曾经住在分钟寺,边上一家四川会馆有一个相当雅致的池塘,偶尔会跑去钓鱼,可惜那儿的鱼实在太好掉,往往几十分钟就解决问题,提着鱼回家的感觉真不像满载而归的渔夫,倒有点类似在菜市场被人蒙骗的买家。

慢慢地,我离单位越来越远,活动范围越来越小。352晃荡着,从旧宫到光明楼,我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看着窗外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随波逐流。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群陌生的人中间,片刻茫然是一种幸福。

回忆是痛并快乐,向往却少了快乐。

只顾着自私自利地活,哪怕主动地把自己放进监牢中。习惯骚扰别人,习惯有人带着睡意和我聊天,终于有一天,他们都不见了。依然习惯性地拒绝很多人,很多事,把自己埋在一个小房间里,和那些鸽子一样,以为这就是天堂,这就是人生。

刚来北京,我写过一段讽刺美国球员兰尼·库克的话,其中提到他要写自传,我给他起了一个书名——《我去过亚洲》,也许有一天,如果我真的写了一本小说,书名我也想过了,《我去过北京》。

北京!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