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2012-03-16 08:03:31)
标签:

万一方

中央圣马丁

伦敦时装周

中国设计师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第一次见到万一方,是在中央圣马丁老校区的studio里。那天,所有一年级的学生都聚在一间屋子里开会。万一方站在最里面的一张工作台旁边,整个上身趴在桌子上,被前面高大的欧美学生挡得严丝合缝。作为仅有的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我们自然地开始聊天,成为朋友,也见证了彼此在这一年半中的奋斗、挣扎与成长。这个来自福建的女孩,个头娇小,你甚至怀疑她能不能够到那些高大的人台。但她却有无限能量,喜欢做大气随性的衣服,最终为自己的学业划上了完满的句号,也带给中国时尚界一个新的惊喜。

 

作为一个典型的在中央圣马丁学习时装设计的学生,万一方对这里的“成长秩序”非常熟悉。从国内院校来到英国,从头开始读本科,并开始接触真正意义上的设计与制衣,再成为女装设计研究生,建立自己的风格,她和之前同样从圣马丁毕业,现在已经在巴黎崭露头角的Masha Ma一样,沿袭了这里天马行空又严谨细致的工作方式。很多人都抱怨圣马丁的时装设计研究生课程压力太大,导师太严厉,甚至有人说这里“毁”人不倦。但万一方认为这是失败者的狡辩。她享受与个性强烈的导师Louise Wilson沟通,也勤奋得足以承受制作毕业作品时巨大的压力,更有不断挖掘新的创作机会的能力。

 

作为中央圣马丁第二个登上伦敦时装周T台的中国硕士毕业生,万一方并不像许多在海外学习时装设计的国人一样,在创作中刻意强调东方元素。相反,西方的极简主义和现代主义的“视觉错乱”构成了这个看似简约,实则充满玄机的系列。巨大的骨骼一般的配饰用扭转的立体制造平面的幻觉;拼接式剪裁的大衣模糊了造型搭配与时装本身的界限;立体的版型设计,更让看似贴合身体的服装在细节处充满了硬朗的气质。当Sarah Mower来到圣马丁“检阅”最终成型的设计师作品时,万一方令她赞叹。“你可以去做男装了!”对一个女装设计师来说,这是对其剪裁与细节处理的至高肯定。

 

虽然毕业后的去向还没有明确,但万一方并不焦虑。她不急于开拓自己的品牌。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她谦虚地认为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即便是结束课程后,她仍然每天泡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从成堆的杂志中搬出厚厚的几本,翻翻看看,寻找能启发自己的内容。对于西方的时装界她仍然充满好奇,对于中国的未来她也满心期待。就像她的导师所说,这个女孩子是一个可以自己做决定的人,不需要别人给她太多指导。

关于毕业作品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Yoanna:先说说这个系列是怎么形成的吧,似乎修改了很多次。

Yifang:应该说这个系列贯穿了整个硕士课程。从一开始就需要有一个想法,整个课程其实是一个很大的project。但是当你找到一个点的时候你会一直去发展它,从不同的方向去尝试。所以说所谓的灵感其实只是一个起点,后来会加入很多东西进去,可能和你一开始想的都不一样。我后来找了大量的资料,立体主义,斜式剪裁,裤装剪裁的想法不断影响,最后形成了这个系列。我那时候就到图书馆乱看,从几百张参考的资料里面挑出一些对我有启发的。

Yoanna:一开始的设计似乎特别非洲?

Yifang:一开始其实是关于非洲和环保面料的东西,也找了很多草来做面料,想做一个很有民族特点的系列。但效果并不理想。后来因为看到了一些陆战队的照片,很多士兵用草掩护他们的身体,想法的重点就到了迷彩,然后又看到了那些造成“视觉错乱”的艺术家的作品,之后才开始做这个系列。

Yoanna:所以最后的主题其实是“视觉错乱”吗?

Yifang:对。二战的时候有一些战船,被涂上了迷彩或其他干扰元素的漆,所以战船上的棱角在海平面上其实就看不到了,你完全看不出来这些船实际的形状,只看到一个平面的图案而已。

Yoanna:那最后的毕业作品中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

Yifang:那些带有棱角和弧线的配饰,看上去是圆润的轮廓,其实是棱角分明。还有些配饰看起来很大,似乎不可能固定在身上,但其实是有一个正好复合人体腰部最细部分的开口。我喜欢女装就是因为女人的身体是很奇妙的,整体是椭圆形,但是其中有宽有窄。而且人体的骨骼虽然是硬的,但是肌肉是软的,所以你的肌肉其实是可以被挤压得比实际看起来更细。这样一来配饰最细的开口从腰部穿过之后扭转过来就正好可以固定在腰部最宽的骨骼部分,骨骼是硬的,就正好可以架住这个配饰,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Yoanna:剪裁上有什么体现吗?

Yifang:我做了很多不规则的剪裁。衣服的版型都是以几何形状拼接起来的,打好的版看上去都是一块块直线构成的几何形状,但拼在身体上之后就成了自然的弧线。还有袖口和领子的部分都是一块硬朗的三角形布料,但是看上去却是自然的身体弧线。所以衣服看上去很大,但是细节的部分都很立体。主要的风格也都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种很大的轮廓,还有立体主义。很多衣服其实是用两件只有一半的衣服对拼起来,看起来很不对称。有一件黑色的看起来好像是三件衣服叠穿的搭配,其实是用几件只有一半的衣服拼在一起。

Yoanna:这个系列中有一个裤装做的特别好,当时在秀场上我看到很多女人见到那条裤子之后眼睛都亮了。很多人称你的设计非常极简。

Yifang:其实以前我不太知道极简主义到底是怎样。但Louise一直跟我说她觉得我的东西里面有一种很简单的元素,她也说不好,就是觉得里面有一种简单随意的东西。因此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些简单大气的东西。但简单的东西其实最难做,任何失误都无处可藏。就说这条裤子,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是完美的,每一条线的位置,上腰下腰的比例都一定要是对的。而且我们不知道最后走秀的模特是什么样,因此这个裤子必须穿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对的。所以就试了很多次,平裁改立裁,最后还是平裁,连口袋的位置都改了又改。做简单的东西不容易,这是我这次最大的体会。

关于自己、中央圣马丁和中国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Yoanna:你怎么形容你的风格?

Yifang:我做的东西比较随性,比较优雅。每一次Louise都知道我做的东西会是这样,虽然用的材料不一样,表现形式不一样,但都知道这东西是我做的。很神奇的事情是,我一直都觉得我做的东西都很不同,但到最后交作业的时候Louise就总会对我说:This collection is really you. 所以我就开始想,我是什么?为什么你会说这个系列非常像我?这个毕业系列我从头到尾其实做了六次,每一次改的都天翻地覆,但现在重新再看,确实是有我自己的东西在里面。

Yoanna:我觉得看你做的东西完全想不到它会出自你。你不会想到这么大的廓形的衣服是一个这么娇小的女孩子做的。

Yifang:这就是我理想中的我会穿的衣服啊。如果我有这么高,身材这么好,我一定会穿我的衣服。

Yoanna:整个MA做了这么多衣服坚持了这么久,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Yifang: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我会用另外一种眼光看待同一件事物,也会相信自己有无限的潜力,需要不停地激发他。我也有经历过迷茫的阶段,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但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阶段,不一定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这个课程短短的一年半里跳出这个阶段,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天分,只是时间还没有到。

Yoanna:你之前在微博上经常会发一些Louise说的话,你觉得在这个系列中她对你的影响在哪里?

Yifang:我觉得她对我最大的帮助是她让我自己做决定。很多时候她会对我说“这个东西不够新”,因为这么多年她看了数以百计的设计师的东西,很多东西我想到了,我以为是新的,但可能别人早就做过。所以她只是会给我一个信息,让我知道我需要再往前走。之前我一直以为她不愿意理我,后来她跟我说,因为她相信我是会自己做决定的人。她让我学会自己独立的创作。

Yoanna:但是她也给了很多人许多非常具体明确的指示,比如颜色或者面料上,她会明确地说出她的想法和要求。

Yifang:我觉得服装是一个很视觉的东西,一定要做出来,眼睛看到这个3D的东西才会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即便Louise给了你明确的指示,你也要把各种方案都实际做出来才会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在这个毕业系列中我觉得自己做的最好的就是,我很用心,不停地在做衣服。她说好的我也做出来,她说不好的我也要去试。之前那个迷彩的系列,她说不好,我就不信,结果做出来果然效果不好。但是她也有错的时候,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想法,都还是要实际做出来才能看到效果。

Yoanna:在Studio里除了做衣服这件事情之外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Yifang:我觉得跟Louise沟通就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虽然她是一个很犀利的人,但她心里面其实很爱这些学生。她是一个很爱才的老师,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学生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就比如她批评我说我穿的太邋遢……她跟其他同学也会说一些有的没的,比如你要包装你自己啊什么什么的……

Yoanna:还有你之前提到她对中国的态度?

Yifang:她之前跟我说,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中国有很优秀的艺术家,但是没有很优秀的设计师。她问我为什么。我觉得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设计师本身可能不够勇敢,因为有太多舆论和商业化的东西在影响,大家对审美有一个固定的传统的默认。有这种束缚在,设计师就很难跳出来。艺术家可能就不太有这种束缚。因为设计其实是一个很实际的东西,说白了是把产品的附加值提高,所以即需要在满足功能性的基础上提高设计的附加值,还需要有人可以接受这种附加值。我觉得中国的环境还不够,太多传统的审美还没有被打破。这是一个束缚,但并不代表中国的设计师没有天赋。

Yoanna: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去到世界各地学习时装设计,作为一个从中国来到圣马丁的人,你对中国时装的将来的态度是什么?

Yifang:我很有信心。很多人在英国穿衣服穿得很有趣,也很有自己的风格,回国之后渐渐就变得无聊了,可能是因为国内的环境的确很难容下那些个人色彩强烈的穿衣风格。所以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个群体来培养带动起一个气氛,就像当年英国这里的嬉皮士一样。大家一起建立一种风格,一种对时装和风格的态度和坚持,慢慢就会影响到其他人。我相信我们可以带来改变。

Yoanna:毕业以后你的打算是什么?

Yifang:我很想继续在国外学点东西,希望去成熟的品牌做点事情。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学校的环境里做“设计师”,对于产业我真的不太了解。但长远的想法还是想回国做自己的品牌。我觉得MA的这个过程会让你渐渐看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设计师。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很适合给别的品牌打工的那种人,因为这一年半中我做的衣服够做六个系列了。但是后来我发现在这个系列中我有很多我想说的东西,所以我还是想有朝一日能做自己的品牌。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做大衣服的小女孩——万一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